第一百二十二章 虚弱的罗巧巧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被三个大木钉钉在水底,如果说之前我还有一丝侥幸的希望,现在却有个念头让我浑身冰冷。

这绝对不是活人。

此时情况焦急,我将罗巧巧的匕首拆下来,疯狂地砍在那孩子的手上。不料这手却连匕首都不怕,无论我怎么用力。都没有半点效果。罗巧巧这把刀有多锋利,我是亲眼简直过的。

我感觉自己已经快窒息,罗巧巧也是累得神情疲惫。我只能将她裤子割破,将她用力地朝着上面推去。

此时我真感觉自己要昏过去了。眼前的视线慢慢变黑,迷迷糊糊中只看见一只手抓住了我,将我朝河面上拖去。

“哗!”

让口腔肺里终于不再只有水,增加了空气的进入,我用力咳嗽几声,将肺里的水都咳出来。痛苦地喉咙难受。

罗巧巧正趴在旁边的树枝上,她也是在用力咳嗽,眼睛被呛得血红。我们疲惫地抓着树枝朝岸边走去,终于爬上岸后,我总算松口气,瘫软着身体坐在地上。

“谢谢……”

罗巧巧躺在我身边,她疲惫地说了一句,然后闭着眼睛休息。我也非常累。不知不觉也闭上了眼睛。

等我醒来时。天空已经不再那么明亮,看天色约莫是四点多。我揉了揉疼痛的脑袋,转过身去,便看见罗巧巧还睡在我身边。可看见她的模样,我顿时心里一惊。

此时罗巧巧脸色很难看,她脸色苍白,嘴唇也是一点血色都没有。她的眼睛并没有全闭着。反而有些微微睁开,但一点神色都没有。

我连忙拍了拍她的脸,小声叫道:“罗巧巧?”

她没有一点反应。

我心里顿时有了最坏的打算,连忙将她身体翻过来,耳朵凑上去听她的鼻息。

还有呼吸,但是很微弱。我连忙用力地拍她脸,想要将她唤醒过来,功夫不负有心人,她终于微微将眼睛睁开,如同没睡饱那般静静地看着我。

我松了口气,轻声道:“你感觉还好吗?”

她嘴唇动了动,样子看着很虚弱,声音也满是无力:“别动,就这样压着,好暖和……”

暖和?

我疑惑地将手放在罗巧巧手臂上,才发觉她身体冰得吓人。我脑海里立即窜出个想法,连忙抓住绑着她腿的布条撕开,随后忍不住倒吸凉气。

伤口发炎很厉害,而且因为长期在水里泡着的关系,那牙印肿得吓人。

该死!

我连忙抱起罗巧巧,艰难地朝里面走去。这里湿气重,我需要让她有个能安心休息的地方。

罗巧巧双手无力地垂下,却一直看着我的眼睛,她忽然张开口,轻声呢喃道:“江成……我想睡觉。”

“现在可不能睡觉,你实在太废物,只是咬你一口就生不如死的,以后若是传出去,人们真以为我会有狂犬病。”

为了让罗巧巧有点精神,我半开玩笑地说了一句。她却没笑,只是无力地看着我。

走到林子里,我发现有块挺干燥的草地,连忙就把罗巧巧放在那儿,又把自己的背包给她当枕头。

随后我手忙脚乱地找来干树枝,从背包里找出打火机生火。

等火焰燃烧起来,罗巧巧的身体明显有好过些。我下意识用手摸她的额头,很是冰凉,我最担心的不是冰冷,而是怕她发烧。

原本罗巧巧就被我咬了一口,还经常在水里泡着,再好的身体也会生病。

我将她推得离火焰近一点,罗巧巧轻声道:“江成,你刚才看见没?那三个木钉,钉在了孩子的身上。这事情不好惹,不是所谓的灵异事件,是有道士在作祟。”记节沟才。

“先别说这些……”我看着罗巧巧微凹的小腹,皱眉问道,“你是不是特别饿?”

她没说话,我了解她的性格,估计是不想在我面前展现出软弱。我连忙就去船上找,找到了两包泡面。

此时我将空道符做成纸船,小心地搭在火焰上,然后用水壶装水倒进去。这是借用上次东方又玉的方法,那小妮子挺多主意还是可以借鉴的。

等水被烧开,我将泡面放进去,煮好后用树枝当筷子盛入水壶盖。随后我坐在罗巧巧身边,夹起一些泡面说道:“张嘴。”

“江成,我自己来。”

她努力想爬起来,可无力的她却办不到。我索性单手将她的嘴掰开,然后把面喂进去。她也不急着咀嚼,眼睛还是在看着我。

我无奈地问道:“你总看我做什么?”

“江成,万一我死了,变成鬼来索命的时候,也能记得你的样子。”罗巧巧吞下泡面,解释道。

“那你还是用人的身份来报仇吧,还有……为什么你每说句话都要叫我的名字?”我翻了个白眼道。

她躺在草地上,随后缓慢地张开口,我小心给她喂进去,也趁热给自己吃了两口,反正女孩子吃不下太多东西。

她恢复了一些体力,虚弱地对我问道:“你爹妈真是农民么?为什么会给你这山里猴子起这么好听的名字。江成……江成……感觉这名字喊一辈子都觉得好听,真羡慕。”

此时我忍不住点点头,因为罗巧巧这名字确实不好听,她羡慕我是应该的。

等将泡面吃完,我捧起罗巧巧的头,让她靠在我腿上,小心地喂她喝汤。人在虚弱时,若是能有一碗热汤,整个身心都会被治愈。

她喝完汤,依然看着我,弄得我心里感觉特尴尬。忽然,她轻声说道:“真怪,我那时候感觉要昏过去,看见你潜下来救我,心里感觉怪怪的。原本想丢下你自己游走,可看你被淹没,心里又是怪怪的,你为什么要救我?”

我解释道:“因为这次的你不一样,这次的你,是想帮助几个失去孩子的父母。”

“失去孩子的父母有人帮助,失去父母的孩子,谁又会多看一眼呢?”她轻叹道。

面对罗巧巧的感叹,我一句话也没说。

一切都仿佛是冥冥注定。

若不是我杀了罗老爷子,罗巧巧不会沦落到这地步;若不是她在元门拼搏,她就不会接关于燕姐的任务;若是她不接这个任务,她的父母也不会死。

感觉任何错误,都能怪到我头上来,虽然我也只是为了让自己活着。

真是……彻底的冤家。

我轻声道:“看你这模样,恐怕暂时不能战斗。接下来就交给我,如果真像你所说,那几个孩子是被人钉在这,那一定还会有状况发生。”

“晚上八点……”罗巧巧吞了口唾沫,她呢喃道,“晚上八点,就会有情况发生。那时阴气不盛,阳气不重,正好让那人行动。你万事要小心,我怀疑是邪修。”

“什么是邪修?”我问道。

她解释道:“邪恶修道者的简称。”

我在心里细细思考,如果对手是人,那我也不用太惧怕,我只怕自己对付不了的鬼魂。

为了让罗巧巧安全,我先去森林深处寻找合适的休息地方,最后我选择用许多树枝和野草做了张柔软有弹性的床,还特别暖和。

办完这一切后,我回到罗巧巧身边,小心地将她抱起来。因为很担心罗巧巧,我还压低声音威胁道:“你要是敢在这时对我动刀子,我就把你丢河里去。”

“你猜我会不会。”

她虚弱地说了一句,随后将脸埋在我的胸口。

等走到那临时床边,我轻轻地要放下罗巧巧,她却忽然发声了:“抱一会儿。”

“啊?”

我被弄得莫名其妙,而她抓着我的衣服,呢喃道:“任何人都好,你也可以,抱一会儿……”

这个二十岁的女孩在我怀里咬着嘴唇,眼泪却止不住地流出,忍着自己家破人亡,最后的歇斯底里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