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三章 别有洞天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等夜晚时,我将树枝和小船都藏好,潜伏在一个草丛茂密的岸边,监视着河面上的情况。

罗巧巧猜得并没有错,在晚上八点左右,果然有船来了。

那是一艘简单的渔船。上面被拜访上十几根蜡烛,在黑漆漆的河面上看着颇为明亮。有两个人正站在床上,但他们脸上戴着面具,使得我看不见面容。

渔船行驶到孩子们顶上的时候停住了。我发现这两人似乎挺紧张,因为他们经常来回渡步。这是个思考的习惯,许多脾气较为急躁的人都会来回渡步思考问题,我也是这样。记节岁号。

只见有个人拿出张道符,那道符忽然化为一团绿色火焰,轻轻地飘在湖面上。碰水却没灭,安静地燃烧着。

果然是道术。

绿色火焰就如同鱼饵,当它落下来后,河面里就开始有水花涌动。

忽然间,有东西从河里窜出来,我看见后忍不住一惊,正是村民们跟我说过的怪鱼。此时我们隔得也不远,我能看见怪鱼的模样。

那东西有眼皮。时不时会眨。肤色看着竟然与人类完全相同,肮脏丑陋的鳞片遍布全身。令我惊讶的是,这些怪鱼竟然还有长耳朵,与其说是长得像人的鱼,不如说是长得像鱼的怪人,说起来更为贴切。

渔船上其中一人从船里拿出个东西,我仔细观察后。发现是只死鸡。他将死鸡丢入河中,这些怪鱼立即犹如饿虎扑食,将这死鸡撕成了碎片吞下。它们明显没被喂饱,于是那人又丢下两只死鸡,总算是喂饱了这些怪鱼。

我皱起眉头,眼下若是想知道全部,就应该把那人抓过来仔细询问一番,才能得到最真实的答案。可对方有两个人,我该怎么下手呢?

我可以用弓箭把一人射入河中,可问题也就来了,河里这么多只怪鱼,我不可能会下水游过去,那样太危险。

对了!

我脑海中忽然有个想法,为什么不试着将这些人引上岸?

想到这里,我从地上拿起两块石头,将其中一块朝着河面上丢去。当丢出石头的一刹那,我立即将另一块朝着远方的树林砸去。

“砰!”

“咚!”

当两道声音响起时,船上那两人吓得差点落入水中。他们将手电筒朝着森林那边照去,我听见其中有人传出声大喊:“是谁!”

奇怪……这声音听着有些耳熟,可我就是想不起来。

他们似乎是在商量,随后做了决定,将船朝岸边驶来。

等船靠岸后,他们走上岸,小心地用手电筒照着四周。我连忙拉开弓箭,对准了其中一人的腿。

等松开弓弦后,弓箭立即快速而去,准确无比地刺穿了那人的大腿。他倒地发出一声痛叫,另一人明显吓坏了,连忙朝着河里跑去,而水面上立即出现许多怪鱼。

那人跳下来后被怪鱼接住,顿时犹如开了快艇一般逃窜。我皱起眉头,也不装弓箭,对着那边拉开弓弦,顿时红色的弓箭出现。

暴雨狂袭!

弓箭化为星光点点,疯狂地向河面窜去,许多红光还进入了河里。原本逃窜的那人摔了个踉跄,重重摔入河中,他挥舞着双手扑腾,我才发现这家伙是个旱鸭子。

旱鸭子也好。

我又拉开一道弓箭,等弓箭飞出去后,水里那家伙立即没了动静。此时我松了口气,一步步朝着岸边受伤的那名男子走去。

他惊慌地大喊大叫,求我饶他一命,而这家伙声音真的很耳熟。此时天色太黑,我们谁也看不清对方的脸,我就将他拖到船边,毕竟那里有烛光。

等到船边时,他看见了我的模样,顿时惊呼道:“江成!”

嗯?认识我?

我将他的面具掀开,总算是看见了这家伙的真面容。

周世豪!

当初我还没找到八卦堂时,江雪的肚兜被老婆子抢走,我连忙追上去,然后被两个大汉拦住,我们在巷子里进行了一场斗殴。周世豪就是那个东北腔很爱嘚瑟的大汉,原本我觉得生活不可能再跟他有交集,想不到今天又碰面。

我冷声道:“周世豪,给我个理由,你为何会出现在这?”

周世豪面色惊慌,他连连摇头,我便用弓箭对准他的喉咙做威胁。他吓得连忙大叫:“别杀我!我来这是为了赚钱!”

“赚钱?这水底下的孩子们,是你弄出来的?”我阴沉着脸问道。

周世豪害怕地说不是,他说那是燕姐弄出来的,是八卦堂的黑幕生意。

我听得抬了抬眉毛,不过也没觉得意外。我随波漂流得不远,还在上海周边。而这边掌管的就是八卦堂,如果有邪修,确实很可能是八卦堂的人,毕竟这儿也算是人家的地盘。

我沉声道:“燕姐死了没?”

“死了死了……”周世豪惊慌道,“燕姐被你一箭射穿了两个肾,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,现在八卦堂是八元哥做主。”

我点点头,既然燕姐已死,那自然是最好,免得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。不过真没想到,这才刚逃出没多久,我就又跟八卦堂扯上了恩怨。我平静道:“跟我说说看,这里的怪鱼到底是什么?”

周世豪吞了口唾沫,他小声说道:“怪鱼是那些孩子们,燕姐把孩子们的魂魄挖出来,然后炼制出了这样的怪鱼,也算是一种活道器。因为小孩子神智不清,他们比较听话。”

我忍不住皱起眉头,疑惑道:“我有件事情想不明白,制造这样的怪鱼到底有什么用?”

“用处很大……”周世豪这个孬种,此时任何秘密都不敢藏,他快速说道,“水里的财宝有多少,你根本就不敢想象。自古以来数千年,不知道有多少沉船,有多少没被人挖出来的宝贝。比如说黄浦江,这么湍急的水流,哪些人敢下去看看?但是这些怪鱼可以,退一万步说,总有妇女在河边洗衣服,不小心将戒指之类的掉入水底,怪鱼也能找回来。”

“哦?”

我倒是真没想到,燕姐竟然是为了赚死人财,而做这种伤天害理之事。水里的财宝我自然是知道,曾经我们那边的河里被发现古代沉船,那时候开了许多警车过来,先将河水堵住抽干,然后也不让人们靠近。那沉船里到底有没有东西,老百姓谁也不知道。

我忍不住问道:“这样能赚多少钱?”

“一般每个月就赚十几万……”周世豪小声道,“但有次找到好东西了,捞了个金兔首回来,被燕姐拿去黑市卖了。内部的人们都有分到钱,我听说八元哥就分到二十万,燕姐自己到底拿了多少,没人知道,但绝对是天文数字。毕竟只要是从水里捞出来的,大部分都是古董。江成,我把所有知道的都告诉你了,你放我走吧,我保证,我绝不会将你供出来。”

“走?”

我嗤笑道:“你们杀了这么多无辜的孩子,还想我放你走?既然孩子们的性命无法挽回,让你下去陪葬也不错。”

说罢,我抓起弓箭,狠狠地朝着周世豪的咽喉刺去。他吓得脸色苍白,连忙大叫道:“别动手!孩子们没死!”

“没死?”

我停住手,掐着他的衣领问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周世豪用手指着河面,他已经害怕地瑟瑟发抖:“河底……河底别有洞天,好像是个水底房间,孩子们就在里面。但我们没进去看过,只有燕姐知道里面是什么。”

别有洞天?

我心中一惊,莫非藏着大阴物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