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五章 叩首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当金色箱子自动打开的一刹那,我下意识往后退两步,因为担心会有危险的事情发生。

等几秒过后,我确认并没有危险事件,便好奇地凑到箱子旁,里面放着一个信封。并没有粘上。

我将信封拆开,从里面拿出张一片空白的纸张,弄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放张白纸是什么意思?

正在我纳闷时,这白纸忽然开始发光发亮,让人惊奇不已。而上面开始渐渐出现字。我总算明白了。

估计这纸张被李红尘动了手段。只有真正靠缘分打开的人才能看见纸张上的内容,而对于强行破坏箱子的人来说,他们只能看见一张白纸。

纸张上渐渐有了文字,是繁体字,幸好繁体字这东西,只要是个华夏人,几乎在成年之后不用学习,也知道繁体字该怎么读,这纸上的内容就一句话。而且没有标点符号。

“本座李红尘收有缘者为徒有缘者欲想得之需三十九叩。”

看着纸张上的语言用法,我可以推算出这约莫是两百年前到一百年前的说话方式。这句话的意思不难理解,加上标点符号就行。

“本座李红尘,收有缘者为徒。有缘者欲想得之,需三十九叩。”

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。如果我想得到那有缘人的东西,就需要对李红尘磕头三十九次。

要不要磕?

我在心里暗暗比较着,虽然我已经有李唐朝做师傅,可道士拜师比较随意,可以拜多个师傅。我曾经就听说过有人拜了一百多个师傅,学到许多本事。

我担心的是,万一磕头之后会遇到危险,那可怎么办?毕竟未知的事物最可怕,如果会触发到某个机关,那就得不偿失。

但是……这么好的机会,简直是可遇不可求。

不管了!富贵险中求!

想到这里,我便跪在那李红尘的尸体面前,轻声说道:“弟子江成,在此拜李红尘为师,行三十九叩大礼。”

说罢我就开始磕头,在心里默默数着。

等磕满三十九个,我满怀希望地抬起头来,希望能发生点让我激动的事情。可让人气馁的是,任何事情都没发生。

这……

我连忙又在洞窟里四处寻找,可确实没发现有啥是与众不同的。顿时我被气笑了,我好像是被死了许久的人戏耍一把。

无奈之下,我只能打算先去将孩子们救出来。可等路过李红尘面前时,我忽然感觉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。

我疑惑地回头看去,发现地上有一块比较凸起,只是被沙土掩盖着,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。

我好奇地蹲下身子,用手去擦了擦,随后我惊愕地发现,这地里竟然是镶嵌着一个蒲团。

莫非……是要我磕在这蒲团上?

想想也有道理,李红尘肯定算不到自己的衣钵会隔这么多年才被人继承,所以也难免有了些变局。而且我感觉,这可能是燕姐动的手脚,之前第一个箱子已经被打开,估摸着就是燕姐拿走的。她为人自私,不想让人发现这里的秘密,就把那蒲团用沙土给盖住了。

真是……令人作呕。

我连忙又跪在那蒲团前,重新磕了一次头,当脑门碰到蒲团时,我忽然听见砰的一声,很是沉闷,但却又有些响亮。围介扔才。

顿时我心中大喜,就是这个!这次没有错!

我连忙再次磕头,等第二次磕满三十九次头,我只觉得头晕目眩,起身后都有些站不稳脚,有些想吐,就跑到那河边忍着恶心,用冷水洗脸,希望能让自己清醒点。

正在此时,我眼角余光看见旁边有东西似乎在动,连忙转过身去,却惊愕地瞪大了眼睛。

竟然是那李红尘的尸体在动!

他那眼睛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,我才看见他的眼眸非常好看,是深邃的棕色,脸上的笑容比之前要灿烂些,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。他张开口,似乎是在说话,但没有声音传出。

此时他站了起来,约莫有一米八这么高,静静地看着我。

死了多年的尸体忽然动弹起来,要说不害怕,那是不可能的。我被这一幕吓得吞了口唾沫,小心翼翼地抓住背后的慈悲,颤抖着问道:“你是人是鬼?”

李红尘死了这么多年,我估计很可能是僵尸……

李红尘不说话,但却一直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,忽然他一步步朝我走来。我哪里敢停留,连忙想躲,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,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,就如同被无形的锁链给束缚住一般。

诡异!果然富贵险中求没这么容易!

此时我慌得冷汗淋漓,口中一直跟李红尘求饶。他已经走到我面前,与我眼睛对视,忽然露出个微笑,接着伸手放在我天灵盖上。

刹那间,我感觉到一股冰凉的感觉从大脑中袭来,随后那冰凉感仿佛忽然炸裂开来,全身都被寒冷占据,却不觉得难受,反而有些舒服。

而面前的李红尘,却是已经起了天翻地覆般的变化。

他的身体竟然开始变得微微透明,而且还在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加剧。在我的大脑内,忽然就被强行灌入了自己从来不曾有过的记忆。

我看到了。

那是一座山峰顶端,我站在云端之上,一览众山小。狂风吹过,我的青衫被吹起。

青衫?

我看向自己的身体,发现果然是一片青衫!这不是我的身体!

莫非是在夺舍!?

我曾听说过,一些厉害的鬼魂可以直接夺舍别人的身体,相当于能重新再活一次,但也非常损耗阴德。哪怕是成功了,日后也会经常遭到报应。

一有这个想法,我的心就彻底冰凉,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要被夺舍。

大脑里的记忆越来越清楚,就如同真正发生在我身上一般。

我看见自己站在山峰上,而在那九重天,更为高耸的云端,忽然伸出了一只巨手,足有数百丈巨大,看着犹如吞天盖地。

那巨手朝着我这边盖来,看似缓慢,但因为绝对巨大的关系,无论怎么逃跑,都逃不出这巨手的五指山。

等那巨手接近,我却是不由得心中大惊。

那根本就不是手!

那是数以万计的鬼魂,被组成了一只巨手模样。这些鬼魂面容狰狞,脸上身上有诸多鲜血,眼珠死死地朝我看来,每个鬼魂都发出极为恐怖的惨叫声,仿佛要将我彻底吞噬。

这到底是……什么东西!

正在这时,我的视线开始渐渐模糊黑暗,忍不住要昏过去。在昏过去前,我看见自己的双手拿出了一把长弓,虽然四周的情况都已模糊,但只有那把弓能让我看得真切。

这是巨弓,足足有人这么大,如果放在我真正的身体面前,恐怕比我还要高。

整张弓的弓身与普通弓截然不同,而是一条栩栩如生的黑龙,每一道鳞片都让人看得清清楚楚。那龙首威武雄壮,血红的眼珠令人胆战心惊,龙口张开,仿佛在对天空长啸。巨弓的弓弦是暗红色,在阳光下反射着妖异的红光。

一只洁白修长的手搭在弓弦上,忽然拉起弓弦,而那黑龙竟仿佛活了过来,在手上来回游动。

那手拉弓后松开,一道龙吟在我耳边响起,黑龙竟然脱手而出,呼啸而去,直撞庞大巨手。那姿态高傲,仿佛要冲破一切束缚,狠狠击碎自己的每一个敌人。

弓。

这……才是弓。

此时我彻底昏了过去,四周都是黑暗,而脑海里只回荡着一句话。

“红尘三十年,千万坎坷,最恨成仙难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