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四章 巷子里哭泣的女人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打扫小院里的尸体花费了我半个多小时,当打电话叫来元门的工作人员带走尸体时,他们脸上写满了震惊,还同情地看了我几眼。

我心情烦闷地去传学楼上课,经过昨天的事情,丁班的弟子们都认为我是有背景的人。与我说话客气许多。

慕容爱梅来上课时,给了我一个手抄本,说是我来上课之前,她教的一些文科。随后她开始给每个人发资料,笑吟吟地说道:“各位,明天就是双休日。这是我安排给你们的作业,麻烦大家要仔细看。每个人的资料都不同,但对于你们自身来说,难度大致相同。”

我疑惑地看起了手中的资料,发现原来是元门给的任务。这元门总部还真有创意,让弟子们以做任务为作业。一方面能锻炼弟子们的实战能力,一方面能给元门带来经济利益。

而我这任务单,却是令我有些毛骨悚然。

这任务单上说,在杭州市区内的某条小巷很诡异,那附近的居民们总能听见渗人的哭声,等打开窗户往外边看,会看见一个白衣女人正坐在外面的地上哭。可当他们走下去想询问的时候。那白衣女人却消失不见了。

问题是……等居民们回到楼上时,却又会听见哭声传来,白衣女人竟然再次出现在巷子里。这弄得人心惶惶,所以就找元门,希望元门能帮忙解决。这个任务若是完成,可以得到一百个元晶奖励。

巷子里哭泣的白衣女人……听着怎么让人感觉毛骨悚然的。

等下午时,我又见到了东方艳月。

她是穿着一身运动服进来的,丁班的男弟子们看见她后都有些激动,上课也特别认真。东方艳月一见到我有些惊讶,还对我笑了笑,我也还给她一个微笑。

这女人虽然脑子单纯了点,但一上起课来,那专业知识真是叫人五体投地,说得比钟浩天要好许多。等一小时过去,我们还沉迷在东方又玉的讲课里。

东方艳月的战斗理念比钟浩天要高明许多。她将自己的搏斗方法命名为伤害战法,就是要时时刻刻对敌人造成最大的伤害。

搏斗时,当兵器受限,用手掌不如用拳头,用拳头不如用手肘,用手肘不如用膝盖,时时刻刻将自己的身体也当做兵器,这是伤害战法的基本理念。

而伤害敌人时。第一目标是眼睛,咽喉,裆部;第二目标是肚子,大腿,鼻子;第三目标是耳朵,胸口,肋部,这些是伤害战法的伤人理念。

一节课下来,人们对东方艳月佩服得五体投地,练习时也格外认真。东方艳月教导弟子很认真,等散课时,还嘱咐我们明天任务一定要小心。有这么好的新师傅,人们简直忘了钟浩天是什么东西。

等晚上回去,我找来个相机给江影,很认真地让他躲在悬崖那边,并且吩咐他,如果有人来我这里,他要立即拍照。确定江影会拍照后,我才放心地回床上睡觉。

等第二天醒来,我下意识就去小院那边查看,这次外面不再有尸体,反而是有了一堆生活垃圾,气得我直咬牙。

我走去悬崖那查看,那边地上正安静地放着个相机,估计因为白天的缘故,江影已经躲了起来。

我打开相机查看,里面果然多出许多一些照片,可等看见那些照片后,我顿时惊得瞪大眼睛。因为往我这丢垃圾的竟然不是钟浩天,而是几个我根本不认识的男人。

这几个男人全都穿着白色的制服,将东西往我屋里丢,我能用性命保证,我绝对不认识这几个人,甚至我怀疑自己在生命中有没有遇见过他们。

奇怪……

明明就不认识,而且虽然不知道是几年级,但他们绝对是乙班的人。

怎么这个档次的天才,会跑来跟我这个一年级丁班的人过不起?真是叫人百思不得其解。

我叹口气,事情只能等以后再慢慢查探,今天还有任务要做。我连忙收拾好东西下山,随后坐飞机离开了岛屿。

我坐出租车来到了目的地,这儿果然是条小区巷子,楼上是商品房,而一楼是家庭工厂。我随便找了家工厂进去,说自己是接受委托来的,老板连忙让我等一下,说打电话叫人过来。

没过多久,楼上就有几个人跑下来,叽叽喳喳跟我说了许多事情,事情全都不在重点上,听得我一个头两个大。最后我让他们给我准备个屋子,我今晚看看情况,他们连忙说好。为了让我上下跑方便,他们给我安排了一个二楼的屋子,而原屋主暂时去邻居那边睡。围系名号。

等下午时,事情有了发展,我正在屋里画道符,外面忽然有人敲门。我疑惑地去打开门,只见一个年轻男子正站在门口,小声地跟我说道:“先生您好,听说您是来给大家帮忙的对吗?”

我说是的,让他有话进来说。他进来坐在沙发上,样子看着很是拘束,神情看着好像很犹豫。我疑惑地问道:“你想对我说些什么?”

“请问……世界上有鬼吗?如果有鬼,你能让鬼去投胎转世吗?”他小声问道。

我也坐在沙发上,平静地说道:“如果听话,我就能让它投胎而去;如果不听话,我就让它魂飞魄散。”

“千万别啊!”

听到这儿,男子连忙对我说了一声,我顿时明白--其中肯定有故事。

我脑子里想了一会儿,忽然想起曹大曾经教我的一个办法,他说委托人如果心里有鬼,是不会将实话全都说出来的,要学着跟委托人耍阴招,这样能得到最真实的信息。

我按曹大教我的说道:“你有什么事情,只管跟我说来就是,我保证不会说出去,也帮你把事情办好。不过这挺累人,要花很多功夫,恐怕……”

说话的时候,我还将手伸出去,做了个钱的动作。男子脸上露出放松的表情,他连忙掏出钱包,抽出全部的百元大钞递给我,哭着说道:“先生,您可一定要帮帮我啊!”

“那你就将事情说来。”我轻声道。

他一把鼻涕一把泪,将事情都跟我娓娓道来。

原来,这男子名为小南,他说那个白衣女人名为李爱爱,与他有那方面的关系。

在李爱爱小时候,家里煤气中毒,父母双亡,她则是因为大脑神经中毒,成了一个弱智,靠自己的大伯抚养。

经过多年智力恢复,李爱爱的智商还是不够高,只有八九岁的孩子水准。因为很幼稚,找工作也不好找,在她满十八岁后,大伯家里不肯再抚养她。于是李爱爱就靠低保生活,每天都在巷子里走来走去。

后来有一天,小南正好在家里看黄片弄得心猿意马,听见楼下有女人在笑,他疑惑地探出头去看,发现李爱爱正蹲在路边与流浪狗玩。小南心生一计,跑下楼跟李爱爱说,要与她玩一个很好玩的游戏。李爱爱啥都不懂,就跟小南回家了。

于是李爱爱就这么沦陷了,她啥也不懂,只知道跟小南一起睡觉会很舒服,甚至有时候一天要来找小南玩三四次好玩的游戏。小南心里也舒坦,他觉得反正对一个疯子也不用负责,免费的炮谁不愿意打?

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,经过一段时间的游戏,李爱爱月经不来了。小南害怕地带她去医院检查,医生笑吟吟地跟李爱爱说她有孩子了。

想不到李爱爱在这方面竟然不疯,她很开心地与小南说自己有孩子了,她是妈妈,小南是爸爸。小南担心这疯婆娘到处乱讲,就偷偷骗她吃了堕胎药。

那天李爱爱说自己肚子痛,小南知道是要流产,就让她去厕所。谁知道没过多久,李爱爱竟然捧着个血淋淋的肉团回来,说她不小心把孩子生出来了,要塞回去。

小南吓得大吼李爱爱,让她赶紧滚蛋。李爱爱不肯走,小南气得打了她几个耳光,精神病人的胆子本来就小,李爱爱哭着跑走了。

之后,小南就再也没见过李爱爱,但是他那天从楼上往下看哭泣的女人,能认出那绝对是李爱爱。

我听得皱起眉头。

原本以为是某个失意女子的鬼魂,想不到竟然是精神病人的鬼魂。这精神病人的思维跟正常人不同,可不会按套路出牌。

不好办啊……要超度李爱爱的鬼魂,恐怕难度系数非常高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