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六章 孩子要爸爸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什么东西!

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后退两步,浑身都止不住地发抖。因为我动作夸张的关系,还不小心绊到了红线,原本刚才弄好的红线,立即被我给弄乱了。

李爱爱已经有点接近于癫狂,她朝着我爬来。脸上的表情很是狰狞,那眼珠子越瞪越大。

“帮我的孩子把爸爸找来好不好……”她用一种类似于哭,也接近于咆哮的语调对我说道,“求你了,帮我把孩子的爸爸找来好不好……孩子想要爸爸……等孩子看见爸爸了,我立马就走……”

我害怕地吞了口唾沫。连连点头。

这就是我曾经说过的神智不清的鬼魂,永远像行尸走肉一样活下去,记忆永远停留在最痛苦的时候。

看见我点头,李爱爱忽然就笑了,她忽然将手往裙子里伸去,下一秒她手上已经满满都是鲜血。她忽然将手放在我肩膀上,我只感觉一阵冰凉从肩膀传来,而李爱爱还对我哭道:“孩子想要爸爸,孩子想要爸爸……”

我连忙道:“我现在就去找他。”

说完我就要站起来。李爱爱却是一下子扑在我身上,虽然是个鬼魂,但她的力气却很不小,直接将把我压在了地上。我看见她脸上有一种怪笑,是那种精神病人特有的笑容,正常人是没法露出这种笑容的。

她抓着我的脖子,也没用力掐我,但就是死抓着,又咆哮着跟我吼道:“他想要爸爸!你帮我找来!你帮我找来!”

这女人彻底疯了,她根本就听不懂别人在说什么!

我连忙推开李爱爱,从口袋里抽出张镇阴符贴在自己胸口,李爱爱脸上立即就露出了惊恐的表情,她用双手捂着头。害怕地说道:“不要打我……不要打我……”

就在这时,李爱爱身体里忽然传出一道婴儿的哭声,那哭声听着沉闷,就如同像李爱爱的肚子在哭一般。我看见有一条长长的东西从李爱爱裙底伸出来,惊得我一阵反胃,差点就吐了出来。

那是脐带!

怎么会这样,那婴儿不是早就已经被李爱爱流产了么,为什么还能有脐带连在一起!

只听砰的一声,李爱爱裙底掉下了个东西,那是一个鲜血淋漓的婴儿。可这孩子长得一点也不可爱,他脑袋并不是圆的,而是多边形的,好几块都凹了进去。在那凹进去的地方,还密密麻麻长着许多小眼睛,这些小眼睛无一例外都是双瞳。两个瞳孔在狭小的眼珠里互相挤压。围土木才。

这是什么怪物……

我吓得双腿发软,无论多少次,我对鬼魂的免疫力就是很低,因为他们总是长着令人不敢相信的模样,而且神出鬼没,行为诡异,根本就没法让人理解。

那孩子缓慢地朝我跑来,我连忙想回屋里躲着,不料那脐带却立即拦住了回去的路。我这时候才看见,那脐带上竟然也密密麻麻长着眼珠子,令人不寒而栗。

“嗤嗤嗤……嗤嗤嗤……”

李爱爱忽然发出一阵怪异的笑声,此时她头发凌乱。有些歇斯底里地对我低吼道:“你也要害我们母子,你也要害我们……”

我吞了口唾沫,努力将胃里的恶心给压回去。我小声说道:“你别激动,先不要激动。我可以帮你们找爸爸,我是真心想帮助你们。”

可李爱爱仿佛听不懂我说的话,依然在歇斯底里地哭叫。那怪婴离我越来越近,我终于慌得不行,连忙往后退了两步,退到了我刚才跳下来的那个窗户底下。

现在必须回屋里去,不能跟李爱爱硬来。虽然我只要肯动手,肯定能将李爱爱弄得魂飞魄散,但我狠不下心来。

最重要的是……此时我吓得双腿发软。

对了!江影!

我脑子里忽然想起了江影,刚才我是从楼上跳下来的,江影很可能还在窗户那边看着我们,否则李爱爱应该不敢这么对我动手。

我连忙喊道:“江影,把我带到楼上去!”

没过多久,楼上忽然掉下了一根绳子,也不知江影是从哪儿找来的,我连忙就抓住绳子多绕两圈,不料江影的力气还挺大,很快就将我撤了上来,我只看见李爱爱还站在那哭泣,而那怪婴就趴在她旁边,看着颇为恐怖。

第一次接触,算是失败了。

我坐在地上大口喘气,想不到李爱爱竟然这么麻烦,她的精神已经彻底混乱,完全听不懂人话。我连忙就在微信群里发消息,想请大家给我帮忙,曹大说等一会儿,他来想想办法,因为他任务已经完成。

我听得心里咯噔一下,顿时挫败感很严重。

我是丁班的弟子,现在被任务弄得手忙脚乱,而曹大是乙班的弟子,却已经轻松完成任务。

曹大很快就给我打来电话,我连忙接起电话,将事情很仔细地与他说了一遍。

曹大听后,他沉声说道:“李爱爱这是因为阴气和怨恨的关系,使得大脑更加混乱。江成,这个任务可以从心理学的角度出发。通常精神病人有三种类型,一种是有主观的伤害欲望;一种是容易产生幻想,执着地坚持某件事情;还有一种就是被害幻想特别强烈,李爱爱经历过这么多事情,她毫无疑问是第三种,从你们之间对话里的那句‘你也要害我们母子’就能听出来,她是害怕你伤害她们,所以采取了主动的伤害。”

我连忙问道:“那该怎么办?”

“这时候你要弄清楚一点,你要知道她需要的是什么,不需要的是什么。比如你的安慰就是不需要的,你跟李爱爱素不相识,她对你只会有防备之心,越是靠近她,越会让她恐慌。你先别去找李爱爱,以免刺激到她。”

我疑惑道:“那她需要什么?”

“人在遇见自己恐慌的事情时,潜意识地都需要他人或者某件事物来安抚自己的情绪……”曹大轻声道,“刚才李爱爱说了好几次孩子要爸爸,这其实是她自己的直观思想,她想要见到自己在乎的人,也就是你所说的那个小南。现在她认定任何人都会伤害她,你最好是将小南给带过来与她见一面,也许她反而会冷静下来。”

我连忙好,现在就去找小南。

挂掉电话后,我焦急地跑出门,敲响了对面邻居的门。他们在开门后问我有什么事,我问小南住在哪儿,他们说住在顶楼,一号房就是小南的家。

我连忙道谢,然后一鼓作气冲到了顶楼,来到一号门门口后,我用力地敲着门,叫小南快点出来。

没过多久,小南开了门问我干什么。我连忙说道:“小南,你就帮帮忙吧,只要有你在旁边,我让李爱爱投胎而去的几率也大一点。”

小南顿时脸色都白了,他烦躁地说道:“你这人怎么这样啊!这是你接下大家伙儿的生意,凭啥要我给你帮忙,万一她杀了我怎么办?”

我急忙解释道:“不是啊,她肚子里那孩子是你的,你好歹要负责。”

小南气得一跺脚,他对我骂道:“这还没确定下来,你怎么就能认定是我的孩子!这又不关我的事,谁知道那女疯子在外面有没有被别的男人玩过,你别扯上我行不行,我不想被你害死啊!烦死了啊!见到你这种不分是非的人最恶心了啊!”

说罢,小南用力地将门关上,直接把我锁在门外。无论我怎么用力地敲门,他都当做没听见,根本就不理会我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