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八章 判决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小南死了。

当我检查他的情况时,发现这家伙已经没气了,尸体还一直在口吐白沫,眼睛很不甘地看着天花板,手还死死抓着我的白鹭弓。事情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想,当着我的面。一个弱小的鬼魂杀死了我的雇主之一。

而这个场景,让我缓不过劲来,我惊慌失措地联系李唐朝,他很严肃地告诉我,这是自爆。

鬼魂的自爆,是将阴气打入敌人体内。相当于魂飞魄散,但比魂飞魄散还痛苦。当自爆之后,鬼魂还会有一丝残魂,会时时刻刻都被疼痛所折磨,而且这一缕残魂会永远在回忆自己死前最痛苦的时候。

要如此飘荡七七四十九天,那残魂才会彻底失去。而因为自爆的杀伤力特别小,几乎没鬼魂愿意自爆。

小南原本不会死,可他整天宅在家里玩贴吧打游戏,身体素质比起正常人要弱小许多。他那身体阳气本来就不足。普通人若是经历这个等级的自爆,顶多会大病几天,如果是像我这个身体素质,休息几分钟就会没事,因为李爱爱真的很弱小。

可是小南熬不过,那点阴气足以将阳气本就不足的他彻底杀死。

我心里清楚,要不是因为李爱爱脑子傻,肯定也不会有自爆的事情发生。她只是下意识想保护自己,却换来了这样的结果。若是换做任何一个正常的鬼魂,谁愿意魂飞魄散后还痛苦七七四十九天?

第二天,我是以一种失魂落魄的精神状态回到元门总部,我也终于知道罗巧巧为什么说元门不担心弟子会在汇报任务时撒谎。

因为在第一次汇报任务前,弟子需要向太上老君发誓。发誓自己永远不会向元门汇报有一丝虚假的任务信息,否则魂飞魄散,不得好死。

道士是不能拿太上老君开玩笑的,因为对待道士,老天爷盯得很清楚,那是气运。一旦对太上老君撒谎,气运也会随着降低,就是所谓的遭报应。

而我在汇报了任务结果后,元门方面立即命令我待在屋子里不能出来,等待他们的下一步结果,说是要对我进行判决。

我坐在屋子的床上,静静地看着天花板,不知道为什么,我脑子里全都是李爱爱自爆前的模样。我看得清楚,那表情是发自内心的惊恐。害怕,还有满满的无助。

为什么会这样……

从来只有人会害怕鬼魂,为什么鬼魂也会露出那样害怕的神情?

等下午时,外面有人敲门。我打开门后,看见是曹大与孙尚香正站在门口,令人惊讶的是罗巧巧也来了。

我将三人迎进来,问他们怎么忽然来了。罗巧巧叹口气,她轻声说道:“根据惯例,任务处要将你送去刑法部判决罪名,根据元门规则,道士伙伴可以帮忙辩解,有点类似于法庭。但是比法庭要简单许多。今晚六点就要开始审判,到时候我们会帮你说话。”

我点点头,呆呆傻傻地坐在椅子上。曹大拍了拍我的肩膀,示意我不要太担心,会将事情处理好。

晚上五点多时,果然有人来告诉我,要我跟他们前去参加元门审判。曹大几人便跟在我身边,一起去了刑法部。

刑法部是立于元门南边的一栋大楼,专门为违反门规和任务失败的弟子设立。根据罗巧巧介绍,这刑法部里有八十一个审判房间,每晚都会进行审判。

等来到我的审判房间,我看见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,但好像都是工作人员,设置得不像法庭,反而像是教室,只不过讲台换成了一张办公桌,有个男子正坐在那儿。罗巧巧偷偷地告诉我,那是元门的执法人员之一。

我们都坐在椅子上,应该是为了保护隐私,有工作人员将门给关上了。

执法员看着桌上的文件,他的声音听着颇为严肃:“江成,知道为什么叫你过来么?”

我点头道:“知道,因为我的雇主死了。”

执法员抬起头,他对任务处的工作人员问道:“任务处方面有什么要说的?”

“有。”

一人连忙站起来,他神情激动地说道:“这是作业任务,可谓是元门最简单的任务类型。之前按照我们对江成的弱点观察,安排了一个几乎没杀伤性的鬼魂任务,而对雇主们的安全也不会造成威胁。江成自己肯定也能作证,任务资料中就已经说明,根据我们的分析,该鬼魂攻击欲望不强,完全威胁不到雇主。这明明只是个练胆量的任务,江成却能造成一名雇主的死亡,这简直是……不可理喻!”

执法员嗯了一声,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出他的想法,他看向我,轻声说道:“江成,你现在将事情仔仔细细地说一遍,还有你与雇主的接触,我需要判定你是否因为私仇而借刀杀人。”

我便将事情彻底仔细地说给执法员听,等述说完后,执法员问道:“现在……有没有人要为江成说什么?”

“我!”

孙尚香立即站了起来,她颇为认真地说道:“先生,那小南本来就是个人渣,死有余辜!”

“请不要带有私人情绪去评判事情……”执法员平静地说道,“我们是被雇佣者,他们是雇佣者,拿钱办事,天经地义,我们并没有资格去评判和打听雇主的为人,只负责将事情办得圆满。若都是为了好人工作,那元门不可能赚钱。”

孙尚香哦了一声,委屈地坐回椅子上。罗巧巧此时站起来,她轻声说道:“先生,江成确实没保护好雇主,他有一部分的责任。但那时候江成原本要阻止雇主,是雇主采取了暴力行动,才会引发这种事情发生,我认为可以降低对江成的处罚。”

“但是我们需要认清一点……”任务处的工作人员立即反驳说道,“会发生这些事情,都是因为江成强行将雇主带去面对鬼魂。雇主都拿钱请我们办事了,还让他自己去搞定,这是什么道理?我认为江成办事冲动,应该将他逐出元门总部。”

“请不要这么做。”

曹大立即站了起来,他恳求地说道:“这是江成第一次做任务,请再给他一个机会。”

“第一次杀人也可以被判无罪么?”那工作人员反问道。

执法员此时摆摆手,他看向我,认真地问道:“江成,你有什么想说的?”

我深吸一口气,随后抬起头看向执法员的眼睛,认真道:“如果再来一次,我还会这么做。”

“哗!”

人们顿时哗然一片,整个房间里都是倒吸凉气的声音,他们窃窃私语,对我感到不可置信。

我看着自己的手,轻声说道:“一直以来,我都认为人就是人,鬼魂就是鬼魂。而这次的事情让我有了新的看法,先生,我发现他们也会惊恐,害怕,无助,绝望,和发自内心的哭泣。我才想明白一个点,在他们变成鬼魂之前,不也跟我们一样,像人类那般好好地活着么?这次的事情给了我许多看法,但如果再来一次,我还会这么做。有的恶人需要为人付出代价,有的恶人需要为死者付出代价。”

“这是你的答案么?”执法员问道。

我点头道:“对,是的。”

人们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我,罗巧巧戳了一下我的肩膀,气恼地埋怨我乱说话。

执法员思考一会儿,随后他说道:“江成因为感情上的胡乱决策,导致雇主死亡,理应逐出元门。但是我们之前要考虑到一个点,之所以会发生这一切,是因为雇主半路私自追加任务,希望江成能选择超度,增加任务难度。所以我认为,雇主也要负一部分责任,所以……把江成送去罪恶之地两个月,就这样吧。”

“罪恶之地!”围土边亡。

罗巧巧惊呼一声,脸上满是惊恐与紧张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