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弱者是狗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为了让刚加入我这边的人安心,我告诉他们,每人可以得到五个白元晶,这些人顿时激动得不行,就等着十点钟的那个工作人员能早点过来。

随后我们就守在赵忠国的洞窟门口,赵忠国此时不再骂了。脸色一直很阴沉。而他的那几个手下都只敢在远方看着,完全不敢凑上来。

我点燃根烟,看着那些不敢过来的人们,微笑地对赵国忠说道:“赵国忠,现在你感觉如何?强逼女人卖身,原本你风光一时。现在却只能静静等死。”

“强逼女人卖身?嗤嗤嗤……”

赵国忠面容呆滞地看着外面的天空,他喃喃道:“你是叫江成吧?这句话真是笑死我了,你要问我感觉如何,我觉得特别爽。我在这里待了一个月,这一个月里,我玩过的女人数量,是外面大部分男人不敢想象的,而且我还只玩尤物。成王败寇,赢了就是赢了。输了就是输了,你现在跟我说这些,莫非还要我哭着说自己做错了么?”围围夹圾。

我看着手里燃烧的香烟,摇头叹道:“好好的人,怎么会变成这样。”

“我不想听你这雏鸟说大话……”赵国忠躺在地上,他疲惫地说道,“在这地方待久了,谁都会变成这样。你才刚来一天,有什么资格说大话?别说废话了,让我躺一会儿。”

我不明白赵国忠为什么如同一个年过百岁的老人在等死,那种洒脱是我没想的。真奇怪,刚才他还会疯狂地逃命,而一旦知道死亡已经离自己很接近。却显得这般随意。

罪恶之地……还能改变人们的心境么?

我蹲坐在地上。手里把玩着两个红元晶,喃喃道:“她们是从哪儿弄来红元晶的?”

“卖身。”我身旁的一个名为陈园的男人忽然说道。

我疑惑道:“卖身?她们平时不就在卖身吗?”

陈园摇头道:“这卖的不是一般的身,而是将自己卖到温柔乡去了。在钢铁山左面有个工作人员,我们都叫他奴隶主。成哥,你有所不知,这罪恶之地是真正地充满了罪恶。其实钢铁山的人们都是奴隶,而温柔乡那边就是主人。如果他们看重了哪个奴隶,可以直接花钱买走,价格由奴隶主来开。”

我皱眉道:“如果不愿意呢?”

“他们自然有办法让你愿意……”陈园叹气道,“温柔乡那边的人,一个个刑期都长着呢。有一年的,有五年的,甚至还有十年的。而被卖到温柔乡后,我们就会有专有的主人,必须完全忠心地为那主人服务,直到那主人刑满被释放。努力也会跟着被释放。但说实话,享受过温柔乡后,那些人都舍不得再离开,甚至会再犯事儿让自己增加刑期。”

我听得有些疑惑: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,如果我们被买走当奴隶了,那食物和住所该怎么办?”

“主人那边会提供住所和饭菜,比起这里肯定会好很多。”陈园说道。

“那不是好事儿吗……”我认真道,“这绝对是好事啊,在钢铁山这里甚至会为了馒头丢掉性命,还不如去温柔乡那边当奴隶。”

陈园苦笑道:“如果真是那样就好了,所谓奴隶,就是真正地没了人权。成哥啊,你根本不知道温柔乡的恐怖之处,我朋友曾经去过,后来回来了。知道在那边奴隶过的是什么生活不?就如同旧时代的黑奴一样,平时要干活,还会被当做角斗士,两个奴隶被安排战斗,直到一方死去为止,每天都要战斗,每天都会负伤,这一切只是为了满足主人们的乐趣和赌博……男奴隶在那活不过一个月,我朋友就是杀死对方前被打断了两条腿,然后被放逐回来。一个残疾人,自然是当晚就死了。”

我吞了口唾沫,万万没想到温柔乡还有这等规则,人们也都是听得惊讶,江军好奇道:“女人也要搏斗吗?”

“在温柔乡,女人并不是女人,她们被称为美畜,也就是长得美丽的畜生,这些女人先是被玩,主人们腻了之后,让她们吃屎舔痰都干得出来……”陈园喃喃道,“那时候一起被买走的不止是我朋友,还有我的妻子。她长得很好看,对我来说犹如天使一样。可我朋友却告诉我,我妻子到温柔乡的第一个晚上,因为长得漂亮,她主人竟然呼朋唤友带人来玩弄她。他们强奸我的妻子,还把我妻子的脑袋按在水里,说是这样玩得刺激。最后他们舒坦了,可是我妻子……她……她……”

我用手抓住陈园的肩膀,轻声道:“好了,不说了,如果我有一天能去温柔乡,会帮你打听是哪些人买了你的妻子,随后帮你报复回来。”

他点点头,疲惫地坐在地上,明明只是说了段话,却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。

江美害怕地喃喃道:“元门……我本以为元门是名门正派,却没想到他们会做这种事,这真的是为了锻炼弟子吗?”

“噗哈哈哈!”

洞窟里的赵忠国忽然大笑起来,这一大笑弄得我们都没缓过劲来,我没好气地骂道:“草,你笑什么?”

“我笑你们太蠢,什么都不知道就被送来了罪恶之地……”赵国忠嗤笑道,“这世上本就是弱肉强食,哪有什么同情正义。你们真以为罪恶之地是处罚元门犯错弟子的地方?白痴,这里是富人们的天堂,能为元门带来巨大的利润。一千万现金,只需要一千万现金,外人就能购买温柔乡的门票。实话告诉你们,那些主人有百分之八十,都是外人直接花钱购买的。为什么要设定一千元晶买温柔乡门票的规矩?因为元门也担心一些真正的精英会被浪费。”

我们听得目瞪口呆。

罪恶之地……竟然是富人们的天堂!

五千万,在这里就能享受国王一般的待遇。换做在其他地方,哪里能有这么血腥残暴的权利。

赵国忠笑着笑着,忽然就流出了眼泪,他声音沙哑地说道:“一千万是什么概念?对我们来说,这是一辈子都赚不到的财富;但对富人们来说算什么?他们只会觉得物美价廉,毕竟这些人在豪华游艇上豪赌一夜就要花去几十万。这些年来,不少势力和有善心的富人们都在打压罪恶之地,可有什么用?老板们投了好几亿进去,那些势力也做了不少行动,可元门会放弃这块肥肉吗?不会!那些富豪会丢掉这个天堂之地吗?也不会!”

他站起身,摇摇晃晃地走出了洞窟,随后盘腿坐在我身边。我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,而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脖子,大笑道:“那几个娘们也够狠,为了雇你杀我,竟然将自己卖到温柔乡去。罪恶之地有句话,宁愿死在钢铁山,也不活在温柔乡。江成,我也给了你些信息,你要是愿意给薄面,那就给我个痛快。”

我深吸一口气,紧紧地握住慈悲,看着眼前这个男人,轻声说道:“有没有什么要说的?”

“这是个充满罪恶的地方,只有比那些恶人还恶,你才能活下去。要说有什么遗愿……我很想死前睡陈小妹一次,不过我现在没机会了,你如果有机会,帮我完成这个心愿。”他颇为潇洒地笑道。

我点点头,直接手起刀落,狠狠地砍在他的脊椎神经上。赵忠国立即昏了过去,而我举起慈悲,刺穿了他的太阳穴,心情久久不能平静。

弱者是狗,只有被人玩弄的命运。

强者是神,玩弄弱者几乎不用亲自动手。

我的脑海里忽然莫名其妙有了个想法。

要想像个人那样活着……只能拼命地逃,在这个名为罪恶的笼子里找到个裂缝,使劲地钻出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