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总有人更低等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越野车停在钢铁山脚下,车上走出几个衣着整齐,光鲜亮丽的人。而钢铁山的罪人们排成一排,犹如等待被主人买走的家禽一般,静静地等候命运的安排。

强者们说说笑笑地走到这些奴隶身边,时不时犹如验货一般。捏捏男人们的肌肉,或是肆无忌惮地抚摸女人们的身体。

人们都不敢反抗,只能瑟瑟发抖地被当做畜生挑选,因为工作人员们统一站在这些强者身边,每个工作人员手上都拿着把长刀,宣示着不可撼动的地位。

当有人被挑选中后。工作人员就会强制性地将那弱者拖走,被选中的人都嘶吼出声,想将全部的不甘都发泄出来,时不时有哭声响起。

而势力的头领们都饶有趣味地坐在洞窟口,谈笑风生地看着强者们挑选奴隶。

此时又有个漂亮的女人被挑走,一个男人愤怒地大吼出声,冲出人群抓住自己的女人,死死不肯让她离开。

工作人员先是怒骂几声,男人忽然跪在地上。苦苦地恳求他们别带走自己的女友。

“傻逼。”

我身旁不远的一个洞窟主人忽然冷笑一声,他话音刚落,有个强者颇为不耐烦地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长刀,竟然直接狠狠地砍在了那人的脑袋上!

男人倒在了血泊中,被挑选的女子哭得撕心裂肺。

人们都沉默地站在一边,更有甚者直接后退几步,就怕自己被波及到。

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不反抗?

我很明白这群家伙的心理,每个人都不甘于这个命运,但在这个时候,他们的心中却还是有一种狡猾。

不想死。

人们都不想死,他们希望能有出头鸟为自己抗下所有的子弹,让自己潇洒地活下去。

弱者真可悲。

我这时候才忽然有这种想法,狡猾的弱者真是可悲。

明明已经生活在最底层。却还是保持着那最为本性的自私。这是钢铁山的弱者们的最可悲之处。

挑选奴隶的时间并不久,充其量也就二十分钟左右。被选中的奴隶们被工作人员粗暴地赶上后面行驶来的一辆大巴,所幸的是多亏陈园的提醒,我手下并没有人被挑走。

等大巴走后,人们都松了口气,认识的人击掌祝贺,而被带走伴侣的人们蹲坐在地上哭泣,总体来说,气氛还是欢快的,因为强者们只带走了二十几人做奴隶,而钢铁山的人数一直都在六百人左右。

我坐在洞口,势力的头头们开始出来收钱,陈小妹带人收的最多,她这次损失了两个人,但这对陈小妹来说连伤筋动骨都算不上。

收完钱的陈小妹走到我这边,笑呵呵地说道:“江成。是不是要感谢我一次?”

我点头道:“是要感谢,若不是因为你的帮助,恐怕我也有可能要被挑走当奴隶。”

“因为我有消息来源……”陈小妹得意洋洋地说道,“这么多势力给我交钱,他们也算是心甘情愿,因为我可以提供温柔乡强者们的信息。你看,若不是我,这些势力老大不可能会活下来。”

“嗯。”

我看着颇为快活的陈小妹,轻声说道:“不觉得可悲吗?”

“可悲?”陈小妹疑惑地看了我一眼,她问道,“此话怎讲?”

我回忆着刚才人们的反应,叹气道:“这里的弱者……简直都是垃圾,我曾经还有一丝同情和惋惜,现在却觉得这些人都是活该。几乎每个人都是这样,挑选奴隶的时候只要别选中自己,人们就会忍不住庆贺起来。只要有一个比自己更惨的人诞生,这些人就会忘记自己生活的处境,然后疯狂地嘲笑欺负那个最弱者,借此来安慰自己变态懦弱的性格。”

陈小妹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,她沉声道:“你是在侮辱我们?”

“侮辱?这算是侮辱么?”

我点燃根烟,缓慢地说道:“就好像在这社会上,几乎每个人都说房价太高,工资太低,但意志消沉的人们还是在增加,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知道为什么钢铁山的人都会被欺辱。”

她皱眉道: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做总经理的人,虽然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打工者,但他们可以对其他部门的经理们指手画脚,使得自己生活变得圆满……”我吐出口烟雾,嗤笑道,“做部门经理的,天天受老板和总经理的气,但他们可以对白领大骂出声;而当白领的人们上班时受累受委屈,下班后却可以将脾气洒在餐厅的服务员身上……这么一层层地嘲笑下来,人们获得了足够变态的自我满足,哪怕到了最底层,他们又能翻过来嘲笑。可以嘲笑总经理游戏玩得不如自己,贴吧等级不如自己。只要人们找到比自己更低成就的那个人,总能让自己忘记痛苦。”

陈小妹思索一会儿,她随后说道:“你的意思是,我们就好像是白领和服务员,生活在底层,但却在逆境中寻找精神的自我安慰?”

我摇头冷笑道:“钢铁山的人们,已经不能算是人,或者说我们这些势力头头能勉强算个穷人。然后穷人们嘲笑走狗为自己卖命,走狗嘲笑没势力的废物们为一个馒头丢掉性命,废物们嘲笑被选去温柔乡当奴隶的可怜人……”

“够了!”

陈小妹打断了我的话,她冷哼道:“大道理谁都会说,可钢铁山就是这么个情况。你若是不爽,你大可以去改变这个情况。但问题是……你算个什么东西?在这整个钢铁山,你也只能算是九牛一毛,你什么都不是。”

我躺在洞窟的地上,轻声道:“等我实力足够,就能改变这一切。而这一切的起点,就是先拿到去温柔乡的门票,看看统治者们的灵魂究竟腐烂到什么地步。”围扑阵技。

“那我还真是感兴趣,很想看你能怎么改变这个地方。到时候你若真办到了,老娘跪在地上给你吹一管。”

她也有些烦躁地说了一句,随后转身离去。

等过了会儿,江军他们来到我身边,跟我询问任务的情况。他们说自己就能将任务办好,不用我这个老大出手,我也乐得安宁。

当夜幕降临,我又带上家伙离开。这次我准备多赚点元晶回来,见到我又要离开,江军他们担忧地跟我说了几句,我笑着说绝对没问题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每当离钢铁山远了,我都会感觉到自己真正地在活着。只要生活在钢铁山,就像是生活在一个行尸走肉的地方,让人心里特别不舒坦。那就好像是一只无形的手,死死地扼住了我的咽喉,让我呼吸都觉得沉闷。

我又来到那大石头上,深吸一口气,满足地说道:“江影,老规矩,你在我旁边就拍拍我肩膀。”

我的肩膀立即传来一阵冰凉感,此时我想起昨晚的遭遇,连忙认真道:“转我脑袋的时候轻轻赚,知道了就拍拍肩膀。”

肩膀又传来冰凉感,我总算舒服许多,慢悠悠地坐在石头上抽烟。

“嗯……啊……”

正在这时,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淫声浪语,我惊得连忙掐灭烟,小心地从石头上趴下来,顺着那声音静悄悄走去。

那声音不小,在一块巨大的石头后面,听着很是浪荡,但感觉听着还很熟悉,等凑近了,我才终于反应过来。

这是陈小妹的声音!

我敏捷地爬上巨石,小心往下看去,这边有个篝火堆,而在篝火堆旁,有几个白花花的身体正在交缠,陈小妹就是其中之一。

这几人……不正是白天时的那几个温柔乡强者吗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