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何必客气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就知道钱雨欣不会这么简单放过我,所以当钱雨欣这么对我说话时,我并没有觉得很意外,但心里还是挺不舒服的,就赔笑着说道:“雨欣姐姐,没必要这样吧?我们之前不是说得挺好吗。我觉得老话说得好,退一步海阔天空。我这已经退了十几步,您就给个薄面吧。”

钱雨欣依然是很妩媚地笑着:“哟,嘴巴还真甜,不过我跟你很熟吗?突然叫别人姐姐,这可是耍流氓呢。”

我认真道:“世界上有两种女人:一种是让人根本不想搭理的。一种是让人朝思暮想的。雨欣姐姐,您已经美得让我忍不住厚着脸皮凑上来讨好了。大家都知道,我这人平日里脸皮薄得很,您却让我突破了自己。”

“你这嘴呀,就跟抹了蜜一样甜。”钱雨欣伸出手指,在我的嘴唇上戳了一下,随后她把手指放在自己的嘴唇上,咬着手指,嗔怪着说道。“我怎么舍得欺负你呢?既然遇见了,怎么都要一起玩玩,陪姐姐赌三把好不好?”

我只觉得一阵凉意从背后凉飕飕地上来了,小声说道:“如果我说不好的话,会不会有意外发生?”

她顿时笑了:“当然不会,这里是温柔乡,而你是元门强者,我还能拿你怎么样呀。毕竟你这孩子这么可爱,从温州大老远赶来上海拼搏,我一直觉得你很了不起呢。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,你那村子也确实够穷的,所以养出了你这么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帅哥,是不是?”

我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凝固了。此时钱雨欣贴在我身边,紧紧地抱住我的胳膊,对我撒娇道:“好弟弟,陪姐姐玩三把,好不好嘛。”

我努力让自己脸上挤出笑容。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道:“好姐姐,你对我那小山村理解到什么地步?”

“姐姐能有多了解呀,毕竟是外家人……”她温柔道,“不过弟弟,你这地方真是麻烦呢,我原本想在那邀请一对农村夫妇出来玩,谁知道她们竟然有个老人护着。我就打听了一下。之后我才知道,想找人打发那个老人,至少要花五百万,你说这是不是亏本生意呢?”

我扭头看着钱雨欣,咬牙道:“确实是亏大发的生意,就怕姐姐你赔了夫人又折兵。”

钱雨欣耸了耸肩,脸上带着胜利的微笑:“虽然心疼,但姐姐随时能拿出五百万来,就看你能否讨我开心了。乖,今天先陪我赌三把,要陪姐姐尽兴嘛。”

我冷哼一声,与钱雨欣走到桌旁坐下,平静地说道:“赌什么?”

钱雨欣平静道:“八百元晶赌一把,总共三把,用简单点的方式,来!”

她忽然拍拍手,人群之中,有三个光着脚的女奴隶走到我们身旁。钱雨欣微笑着说道:“这是温柔乡一种特有的赌博方式,叫醉生梦死。在这地方,大家都喜欢玩点特别的东西,这里有三个美畜,你知道吗?听说男人如果失去三分之一的血液,就会失血过多而死。但女人则是要失血一半才会死去,所以我想跟你赌一赌。”

我心里顿时跳了一下,咬牙道:“赌什么?”

“赌她们会不会死……”钱雨欣乐悠悠地说道,“我会不停地安排人抽血,这三个美畜体重都一样,每个人都约莫有三升的血液。而抽血的注射器为一百毫升,抽满十五管之后,就让这些女人休息一小时,看看能否再醒过来。顺便说一句,我赌她们都会死。”

我听得怒火中烧,传闻果然都不假,温柔乡的人们喜欢拿奴隶的命来玩!

人们都纷纷起哄,就好像此时正在玩一个很好玩的游戏。此时钱雨欣推出了两千四百元晶的筹码,乐悠悠地看着我。

这个女人……打听了我很多事。

她知道我只剩两千四百元晶,她知道我的小山村,她知道我父母有人帮忙保护着。这该死的贱娘们,虽然她不能杀我,但她知道该怎么玩死我!

我用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,平静道:“姐姐真是过分了,我们只是要赌一把,不用扯上三个女孩吧?到时候她们要是死了,姐姐岂不是损失了些元晶?”围帅土血。

“我钱多,不在乎……”钱雨欣微笑道,“而且她们也想为我而死,来,我的奴隶们,你们愿意为我死吗?”

三个女孩都是真诚地看着钱雨欣,纷纷说自己愿意。我心里一沉,估计这就是所谓的驯化,难怪奴隶们都不会反抗主人,竟然这般邪门!

怎么办……这种赌博根本是我不想参与的!

我转过头看着陈小妹等人,她们此时都是脸色苍白,我尴尬一笑,轻声道:“要是我不赌了……将元晶全都送出去,你们会怪我不?”

她们都是摇摇头,陈小妹轻声说道:“我知道你,你不会为这种事情赌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我叹口气,将元晶全部推出去:“这种赌博,实在是我不喜欢的。姐姐如果想跟我恶作剧,那就只管……”

“哎呀,这不是江成吗!”

正在我说话时,忽然有人高声打断了我的话。我疑惑地朝人群中看去,却看见那有个穿着整齐的男人正朝我走来,可问题是我根本不认识这个男人。

他走到我身边,笑呵呵地说道:“好久不见啊,当初要不是因为你,我那闹鬼的别墅还真没法让人住。哈哈,陈哥好久没看见你了,来拥抱一下。”

陈哥?这家伙谁啊!我什么时候帮别人处理过闹鬼的别墅了?

我莫名其妙地站起来跟陈哥拥抱了一下,在拥抱时,他忽然在我耳边说道:“只管放心赌,东方大小姐家会保佑你。”

又是东方又玉……原来东方家的手都伸到温柔乡来了!

可听见这个名字,我心里却是忽然自信很多,就微笑着说道:“姐姐如果想跟我恶作剧,那就只管来吧,但我可不会输哦。我就赌她们都不会死,毕竟你将她们养得白白胖胖的,说不定血多。”

“好!开始!”

钱雨欣根本不管跟我说话的陈哥是谁,她大声吩咐了一句,顿时人群中走出几个手拿注射器的奴隶,他们二话不说,立即就开始抽血。

每当这些人抽满一管鲜血,都会放在桌上给我们看,不多不少,正好一百毫升。

没一会儿,桌上就摆满了四十五个注射器,看过去一片血红。那三个女孩早已经昏倒在地上,钱雨欣看着三个女孩,微笑道:“好弟弟,姐姐可是被大家称为温柔乡女赌神,恐怕你这次要心疼咯。”

我微笑道:“不心疼,赚钱也不难。姐姐您是不知道,最近有个骚娘们特喜欢我,还给我拍裸照,还送我元晶花,啧啧……你说怎么有这么傻的娘们。”

钱雨欣脸色一冷,但很快就掩饰不见,媚笑着跟我说道:“说明弟弟你魅力高。”

我没再与钱雨欣说话,赌场里有兔女郎免费送香烟,我拿了一包,抽着烟静静等待着。

当一个小时过去,立即有人过来测三个女孩的心跳。钱雨欣脸上满是得意洋洋的笑容,似乎胜利已经是囊中之物。

测心跳的人抬起头来,声音冰冷地说道:“三个都活着。”

当他说话的一刹那,钱雨欣立即就愣住了,脸上的表情非常精彩。我则是将所有的筹码推到自己面前,笑吟吟地说道:“一见面就给我送钱,姐姐何必这么客气,我实在受宠若惊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