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章 惊天变(一)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翻看了一会儿李唐朝给我的秘籍,这东西看着果然是受益匪浅,书中认为,人类的反应力是战斗最为重要的标准。

所谓的反应力,面对危机的应变能力。假设甲方向乙方砍出一刀,而乙方反应力非常快。在短暂的零点零一秒内,他就知道该怎么躲避并且反击,而甲方若是反应不过来,就很可能会死在乙方的刀下。

我决定先回庄园里好好拜读一番,便离开了训练馆,对于这里的人们来说。此时的我就像个丧家之犬,夹着尾巴灰溜溜地离开。

回到庄园,陈小妹等人正在游泳池里玩耍,见到我回来,江美立即从游泳池里出来,她走到我身边,小声在我耳边说道:“成哥,有贵客来了,正在主卧室里等你回来。”

我皱眉道:“既然是客人。怎么能随意进入我的主卧室?”

“看气场不好惹……”江美解释道,“而且女仆们对他们特别尊重,我们一时间也不敢发话。毕竟是在温柔乡,我们连基本的生命权利都无法保证。”

我点点头,既然最睿智的江美都这么说,看来屋里的人确实不好惹。我满腹疑惑地回到宅子里,女仆立即来通知我说有客人,我点点头,将西装外套脱下放在大厅的椅子上,走到了楼上的主卧室。

主卧室门并没关,等看见屋里的人们后,我立即松了口气。

这不是东方青云与东方又玉吗?

东方青云正翘着二郎腿,坐在我房间的椅子上。端详着房间的装修,而东方又玉坐在我的床上,看见我进来后,她对我露出了一个笑容。

不对劲……

这真是奇怪了,按照东方又玉的性格。应该会直接扑过来才对,现在却忽然露出个笑容,比以往要拘束太多。

我压下疑惑,笑呵呵地说道:“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来了,你们若是提前说的话,我也好招待你们。”

“不用怎么招待,又玉。你先去游泳池和江成的朋友们玩一会儿。”东方青云摆摆手说道。

东方又玉忽然顺从地站起身离开,在走出房间前,她又对我微笑了一下,但笑容有些勉强。我满心疑惑地坐在床边,好奇道:“怎么看你们好像欲言又止的样子?”

东方青云从口袋里摸出包黑利群香烟,也没打算分我一根,他点燃之后,静静地吸上两口,随后缓慢道:“我最近要办事,想让又玉在你这住两天,到时候会有人来接她回去。你别揣测太多,我们并没有温柔乡的门票,只是元门卖个薄面让我们进来,东方家对温柔乡是采取反对态度。”

我点头笑道:“看你与又玉也不是那种喜欢拿人命当游戏的人。”

他嗯了一声,看着手里燃烧的香烟,轻声道:“前些时间,你是不是与一个叫罗巧巧的人帮元门得到了两个大阴物?”

“对,怎么了?”我连忙问道。

他轻声道:“昨天早上,元门已经凑齐六个大阴物。”

“那他们向鬼奴许了什么愿?”我疑惑道。

“这些大人物还能许什么愿,自然是希望华宏的鬼奴能帮自己得到更多利益。江成,我记得以前与你说过,东方青云,是因为能平步青云,你还有印象么?”他忽然问道。

我下意识说道:“记得,你的话总能让人记得很深刻。”

他笑了笑,随后站起身走到我身边,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:“在温柔乡的战神训练馆,排行第一的那家伙与东方家有过节,他名为赵洪荒,是个二十五岁就让南方各大势力寝食难安的东北佬,精通暗杀,最后还是被元门高价收入门下,是元门大长老麾下猛将。结果在两年前,他因为单枪匹马暗杀元门五长老,被打入罪恶之地。”

我听得一皱眉,沉声道:“暗杀五长老却只被打入罪恶之地,绝对是大长老的命令。”

“对,白痴都能看得出来,但问题是赵洪荒成功了……”东方青云轻声道,“树倒猢狲散,平日里与五长老串通一气的人们大话也不敢放,匆匆将赵洪荒打入罪恶之地八年了事。他在钢铁山拼了两天时间,便直接进入温柔乡登顶第一,在这儿过得滋润无比。”

我听得咋舌,有关系的人果然不一般,当然赵洪荒也有自身的实力。我总觉得东方青云话里有话,便问道:“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个?”

他摇摇头,看着白色的天花板,喃喃道:“东方家与元门门主联盟,而门主一向与大长老不合,也许赵洪荒会对付你。江成,让你与又玉扯上关系,也不知是给你鲤鱼跃龙门的机会,还是太早将你扼杀在摇篮里。无论怎么说,我还是挺欣赏你,其实上次让你帮我追求东方艳月,是我第一次追女孩。”

第一次?

我想起了上次犹如言情电视剧一样的场面,心里顿时又是一股恶寒。他又点燃根烟,随后说自己要离开了。我站起身要送他离开,笑吟吟地说道:“你就安心办事吧,我会带又玉去玩个痛快,放心吧,这丫头在我这儿总能玩得乐呵呵的。”

他将原先的烟头随意丢在我的地板上,随后叹了口气,轻声道:“没有我在身边,又玉其实会挺没安全感。江成,我这次办事要离开得挺远,又玉虽然是东方家千金大小姐,那也是因为我在东方家表现出色,我们的母亲是父亲的第五个妻子,从出生那天起,就注定了不会在东方家有地位。”

我笑道:“那你们现在不是过得很好吗?”

此时他想了会儿,又从口袋里拿出烟,这次分给了我一根,还帮我点燃,平静道:“我三岁学道,为了让我学道,母亲在那庞大的家族里苦苦哀求,终于为我求来几个最基本的道术书本,也没人愿意教我。我想学道,就要学字,她每天守在我身边教我读字,十岁时,我无师自通跨入道兵。等十二岁,我又踏入乾坤兵……”

我沉默着没说话,关是听这三言两语,就能知道东方青云起来得有多辛苦。

“十五岁,我踏入乾坤将的门槛,东方家终于愿意为我安排老师。等十九岁时,我成为乾坤师,四年内其中经历了二十五次暗杀,但在二十三岁,也就是去年时,我已经是乾坤君,同一辈最强的第二人都只是乾坤将,按照东方家的规矩,这个少家主……必须我来做。”

说起这些话时,东方青云话语中有一丝欣慰,仿佛是对自己的认定,却也有几分遗憾,我的心却犹如惊涛骇浪。

他丢下烟头,随后点燃了第三根烟,温柔道:“从那天起,又玉也从灰姑娘变成东方家大小姐,你若是仔细翻阅道云榜,年轻一辈中,我被人们称为道教创立以来最强的男人。其实结果到底是什么呢?无非是一个普通小子不想让母亲妹妹受苦而已,谁知道会爬得这么高。江成,我给你留句话,你要是有兴趣就记在心里,你要是没兴趣就当随意听听。”

我连忙道:“你说。”

第三根烟他没抽完,而是交到我手上,轻轻地吐出一口烟雾。

“当你攀爬巅峰的时候,不如多留点时间陪伴家人。这点我没做到,若是我妹妹以后会嫁给你,我希望你能陪她,我看得出你爱她,从那被磨去了青铜的老烟枪就能看出来。离开了我,她也只是个灰姑娘,需要有人保护着。”

说完这句话时,他已经离开走下楼梯,我感觉他的背影看着深沉。

等我来到楼下,已经看不见东方青云的身影。东方又玉正坐在游泳池旁休息,我说带她去玩,她摇头说自己来的时候很疲惫,想先回房间睡一觉。围亩见血。

我总觉得东方又玉的表现很奇怪,但现在问也不合适,打算等她明天起床后再问。随后我因为要学习搏斗秘籍,就也回房间休息了,夜晚时迷迷糊糊睡着。

等深夜时,曹大的一个电话把我吵醒了,他那边说话语无伦次,我细心听了许久,最后惊得我从床上跳起来,我睡衣都来不及换,疯狂地朝着东方又玉睡觉的房间跑去。等我撞开东方又玉的房门,看见她正抱着腿坐在床上,红肿的眼睛里满是泪水。

曹大告诉我,东方青云死了。

深夜时,这个道教创建以来最强的男人,在元门大殿门口,拔剑自刎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