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章 不甘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坐在小房间里,等待着工作人员将弓箭送给我。在主持人说出比试的项目后,所有温柔乡的人们都是投票通过,一时间气氛高涨。

我知道,大多数人对我被杀死没兴趣,他们在乎的只是想看见赵洪荒出手。身为温柔乡最强的战神。赵洪荒的人气自然是非常高,若是能看见他出手,自然可以成为温柔乡许久的谈话。

主持人也是非常兴奋,他感慨道:“上次见到赵洪荒先生出手,还是一年前的事情,如今已经一年过去。不知道赵洪荒先生变强到了什么地步。还没下注的朋友们赶紧下注,目前押江成能活下来的赔率是一比二。”

一比二?

我惊讶地说道:“我本来以为至少会达到一赔一百来着,想不到支持我的人还不少。”

“有些人认为你有底气……”陈园说道,“否则正常人哪里会跟赵洪荒挑战,他们都认为你肯定有底牌。话说成哥,我们也特别在意,你到底有没有底牌?”

我尴尬道:“底牌……还真没有。”

确实是没有底牌,原本江影算是我的底牌,但问题是赵洪荒这么强的人。若是让江影随意去上,肯定要被赵洪荒活活打死,这次只能依靠我自己。

希望学了这么久的回流身法,能给我带来点好处……

陈小妹此时忽然按动了服务铃,那服务员立即就走了进来,问有什么事情。陈小妹微笑着说道:“我主人说了,押他自己能活下来五千元晶。”

我顿时惊得瞪大眼睛,连忙说道:“你疯了呀,这五千元晶要是输了,那就没几个钱了!”

陈小妹平静道:“要是你输了,还要钱干什么?”

我仔细一想,觉得陈小妹说得很有道理,就无奈地说道:“押五千元晶。”

服务员立即从我手中接走一袋元晶。笑呵呵地说道:“好的,请您加油。”

这服务员才刚出去,就又有工作人员走了进来,工作人员将三根弓箭递给我,恭敬地说道:“江成先生。东西都已经准备完毕,可以下去了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我接过弓箭,先是很仔细地检查一番,确定弓箭没问题后,便跟工作人员一起走出了小房间,随后来到了篮球场的入口后方。

工作人员客气地与我说道:“为了有舞台效果,请在主持人叫你的时候再出去。”

我点点头。看来他们还将这盛会弄得挺认真,就跟搞舞台剧似的。此时主持人已经开始说话了:“各位,工作人员已经将一切都准备好。接下来,请让我为你们介绍下以为出场的人物。他曾进入元门总部,用高傲的成绩让一群人折服,可怕的武力值让每个元门新秀闻风丧胆。这男人来自浙江温州,入道半年不到的时间,他就在上海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潜力,成为了元门让人极为敬畏的人物……”

我听得一惊一乍的,从来不知道我还有这般能耐。工作人员这时候尴尬地对我笑了笑,我才知道是为了增加效果,开始胡乱吹牛了。

“元门的长老们将他评为成就最高的天才之一,现在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有请--威武道士,江成!”

我从来不知道自己有这么无聊的称号,但我还是走进了篮球场,顿时全场都爆发出热烈的掌声,哪怕那些人是在小房间里鼓掌,我也能听见掌声与喝彩声。我站在主持人旁边,他则是兴致高昂地说道:“下一个人,我相信人们都不会陌生。”

全场顿时都安静下来,静静地听着主持人的诉说。

“这个男人来自于小兴安岭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山村,当走出这山村的时候,他知道了自己最适合的职业,那便是道士。进入这一行后,这男人立即以恐怖的武力值令人闻风丧胆。在十五岁时,他只身屠戮漳州的最大势力;在二十岁时,他被全福建的道士组织通缉。然而……这个男人依旧霸道地走在自己坚持的道路上,二十五岁时,他创造了一个巅峰,登上北方道士地榜第五名。”

我皱起眉头,感觉主持人应该不是在胡说八道,估计赵洪荒真做过这些恐怖的事情。

此时就连主持人脸上都带着一丝惊愕,他认真道:“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,有请温柔乡战神排行榜第一名,赵洪荒先生!”

刹那间,掌声如海啸般响起,在这庞大的体育馆里,令人震耳欲聋!

赵洪荒慢悠悠地走进篮球场,正好在我的正对面。主持人连忙往后退了几步,他认真道:“比赛规则刚才已经与大家说过,每人只能射出三箭,绝对不能把地上的箭捡起来再次使用。如果三箭过后江成先生还能活下来,就算江成先生获胜。那么……比赛开始!”

说完话后,主持人连忙躲在了篮球馆的角落,生怕被我们的攻击给波及到。我看见赵洪荒身后背着一个朴素的巨弓,说它是巨弓,是因为这把弓足足有我人这么高。

他取下巨弓,这么大的一把弓,在他手里却仿佛小孩玩具一般。围妖匠划。

赵洪荒并不急着拉弓,而是忽然朝我伸出手,对我做了个招手的动作。我没理会他的嘲讽,这种战斗最重要的就是心情一定要平静,若是心情暴躁,也就相当于输了。

此时赵洪荒将弓箭搭在弓弦上,忽然就拉动了弓弦,那冰冷的箭头立即就对向了我。

我顿时感觉心里一凉,那是种极为危险的感觉,就如同自己被一条毒蛇盯上了一般,让人心里特别不舒服。我小心地挪动脚步,争取不让他的弓箭对准我。

忽然间,赵洪荒放开了手中的弓弦,只见那弓箭……消失了!

弓箭凭空消失了!

我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切,双腿顿时吓得一软没法走路。可就在这一瞬间,我左边忽然就多出了一把弓箭,牢牢地钉在了墙壁上!

这……

不是弓箭消失了,是因为那弓箭的速度实在太快,让人根本就看不见!

我的心里忽然有种想法,这才是玩弓的!与赵洪荒比起来,我玩弓的技术简直就称得上是垃圾!

我刚才就是往左边挪动,要不是因为我吓得腿软没法走路,恐怕这弓箭就会洞穿我的身体!

好强的预判!

“挺有意思嘛……”

此时整个体育馆都很安静,赵洪荒忽然笑了起来,他饶有兴致地跟我说道,“竟然能判断出我的弓箭走向,这么及时地停住。这若是换了一个人,已经相当于淘汰了。江成,我忽然对你刮目相看。”

我心里一阵苦楚,我哪里有赵洪荒说得这么强,只是因为被吓得腿软而已。

他忽然露出个微笑:“不过那也没用,虽然我没走到那个巅峰,但我也能知道,在这普天之下,没有道士玩弓比我更厉害。我,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弓箭手。”

第一弓箭手……

不知道为什么,当这句话在我脑袋内响起的时候,我突然脑袋疼得特别厉害,而且全身都特别疼痛,尤其是黑龙的那一片位置!

一种不甘的情绪在我心中爆发,哪怕我脑子里是认同赵洪荒的那句话,心里的情绪却是愈发愤怒,甚至有些……不屑!

“在我面前……玩弓呢?”

忽然间,我这疼痛的脑袋里传出一道莫名其妙的声音,此时我身体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。

我的手将弓箭装在白鹭弓弓弦上,随后右手一扯。

极难拉动的白鹭弓……犹如满月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