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恐怖的一箭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现在我的身体仿佛已经不受我的控制,明明双手已经疼得要命,却还是将白鹭弓拉到了最圆满的地步。

我脑袋昏昏沉沉的,弓箭却还是对准了赵洪荒。对于我的表现他有些惊讶:“你是要跟我对着来?”

我想讲话,嘴巴却张不开,尤其是双手传来的疼痛让我感觉钻心得疼。而且现在我拉弓并不是用蒙古史拉弓。而是用地中海式拉弓!

我有一种感觉,那就是现在若是有一点不对,我手指甚至有可能会断掉!

鲜血从我的手指里流了出来,我浑身都流出了血液来,不用看我也知道,肯定是黑龙已经开始游动。

这古怪的黑龙!

我才刚有这想法。就忍不住震惊了。

此时黑龙竟然游到了我的手部,我还没反应过来,它就附在了白鹭弓上。

就跟我那天看到的一样!

这黑龙在白鹭弓上游动,看着是如此真实,用栩栩如生来形容也不为过。

怎么会这样……这是我办到的吗?

能将弓变成这种模样的人,到底是我,还是黑龙,还是某个我不知道的存在?

黑龙敏捷地游到了弓箭上,此时那弓箭哪里还是普通弓箭的样子。分明就是一条时刻准备呼啸而出的狰狞黑龙。

此时并没有任何人惊讶,对于这些人来说,我这黑龙仿佛不存在一般。莫非……只有我看得见?

赵洪荒冷笑一声,他已经将第二道弓箭搭在弓弦上,微笑道:“拉弓却不松手,明显是想与我对着干。江成,我很佩服你的勇气,只不过……你离死不远了。来,我们玩个大胆的游戏,数到三松开弓弦,谁也不准逃。”

我依然没法说话,身体却是动了动。赵洪荒脸上露出一丝狞笑,他拉弓如满月。轻声道:“一……二……”

“三!”

当他数到三的一刹那,我的手也立即松开了,但我能感觉到,在手松开弓弦前,我的手移动了一下弓。虽然那动作很细微。但我能感觉到。

黑龙呼啸而去,我耳里忽然传来一声龙吟,那是种特别奇怪的声音,听着却很有震撼力,令人头皮发麻。当射出这一箭后,我双腿一软,坐在了地上。

整个会场都异常安静。我俩的弓箭几乎都是同时消失不见。半空中忽然传出砰的一声,只见两道弓箭竟然都是掉落在地上。

这……

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,现在我明白了,刚才那忽然一个细微的动作,就是为了攻击到赵洪荒的弓箭!

两个弓箭在空中相撞,那要多么精准才办得到!

这一刹那,全场都沸腾了,人们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与喝彩声,赵洪荒脸上也是不敢置信的神色。

我用弓箭挡住了赵洪荒的弓箭!

那可是温柔乡的战神第一人!

我双手已经疼得不行,甚至怀疑那已经不是我的双手,现在我要是想把双手捡起来,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赵洪荒惊异地拿着巨弓朝场中央走来,浑然不怕此时的我再次拉动弓箭。

他好奇地拿起两把弓箭看了看,随后竟然将巨弓放下,大步走到我面前,将弓箭丢在我面前。

这两把弓箭……已经竖着断开了,而且前面的钢铁部分彻底损坏,特别是那尖锐的地方,两个弓箭的尖锐地方都已损坏。

赵洪荒轻声呢喃道:“正好弓箭对弓箭,正好箭头对箭头。若说这是巧合,那我绝对不会相信。若说这是人为,我没这个本事,我自己几斤几两,自然是清楚的。江成,你的箭术怎么高到这个地步。”

我气喘吁吁地看着赵洪荒,双手累得根本抬不起来,他看了我的手一眼,冷声道:“你手流血了,说明这弓还不是你能驾驭的。”

此时我又能说话了,无力地说道:“能不能驾驭又如何,至少我成功射出了这一箭。”

“你的身体也在流血……”他平静道,“我看得出来,你肯定催用了某种提高身体潜能的禁术,否则不会对身体造成这么大的符合。但主要是刚才那一箭的精准,让我感到不可思议。江成,你愿不愿意跟我说说看,你到底是怎么射出的这一箭?”

我抬头看向赵洪荒的眼睛,虚弱地说道:“从小练习的成不成?”

“那可真是了不得。”

他又将一根弓箭捡起来,平静地说道:“原本我可以轻松地杀了你,但我舍不得。对于任何男人来说,都不忍心杀掉这样的对手。我看得出来,这是白鹭弓,虽然我可以拉到大圆满,但对于你来说还差得太远。若是你用更好的弓来与我对抗,恐怕受伤的人会是我。”

我无奈地苦笑道:“你觉得我还能拉开更强的弓么?”

“确实,估计你的手指会直接断掉。”

他把那弓箭收在怀里,淡然道:“就如我说的,我舍不得杀掉你这样的对手。人们都以为我在乎钱或势力,但把这一切都抛开,我更喜欢进步,喜欢足够强大的对手。今天你让我见识到了,希望在你服满刑期之前,能与我再来一次比试,那时候我想看你拉弓三次。”

说完这一切,赵洪荒直接转身离开,在他捡起巨弓时,他将自己的最后一道弓箭随意射出,便走进篮球场入口,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中。

人们久久没反应过来,当赵洪荒离开几秒钟后,终于有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,随后而来的是如同巨浪般的掌声与喝彩声。

主持人慌乱地回到门口,他激动道:“太精彩了,这实在是太精彩了。虽然赵洪荒先生的最后一箭明显放水,但让我们看见了十分了不得的一场战斗。我的天……刚才我根本看不见弓箭的轨迹,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见。那么我宣布,这一次比赛……江成胜利了!”

人们都欢呼出声,就连输了钱的人们也不在意,他们毫不吝啬地发出喝彩声。有工作人员走到我身边将我扶起来,他激动地说道:“江成先生,虽然我输了一个星期的薪水,但这场比赛真的很精彩。我们从来不认为有人能抵挡住赵洪荒先生的弓箭,谁知道您就这么硬生生地扛下来了,好了不起。”

我苦笑道:“在你夸赞我之前,能先帮忙把我父母带回来吗?”

工作人员连忙说好,现在就去把我父母带到我的房间。我忍着双手的痛楚朝自己的小房间走去,刚才那一箭威力虽然很强,但代价也太可怕了。关是我手上的伤口,等父母安全后,我估计要立马去医院止血才行。

我回到小房间里,看见陈小妹等人正在庆祝欢呼,我看见他们后有些温馨,感叹道:“是在为我活着回来感到开心吗?”

“不,是为赚钱了而开心。”陈小妹笑嘻嘻地说道。

我想想也是,毕竟刚才五千元晶都押在我自己身上了。围妖台巴。

就在此时,外面传来了敲门声,一个工作人员走进小房间里,我连忙问道:“我父母呢?”

“江成先生……”他吞了口唾沫,小声道,“我们有件很遗憾并且悲痛的事情要通知您,还请您平静下心情。”

我心里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,急忙道:“快说!我父母呢!”

工作人员脸色苍白,声音颤抖地说道:“您的父母……死……死了……他们的主人已经离开体育馆,很抱歉,按照温柔乡规定,我们没法提供他的有关信息。”

我感觉脑袋轰得一下炸开,全世界都仿佛在旋转,眼前也是顺势一黑,昏了过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