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遗书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面对我的威胁,钱雨欣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,她满脸憎恨地与我说道:“我的人告诉我,还有一群人盯着你的父母。那些人其余都跟普通人差不多,但前期是每个人的手掌虎口都有个闪电纹身。”

闪电纹身?

我下意识问道:“那在这温柔乡里,有没有谁是带着闪电纹身的?”

钱雨欣没好气道:“我怎么知道。莫非你要我一个个去找温柔乡的人们,然后跟他们说请把手给我看看?”

我一想也是,便也没再为难钱雨欣,直接就离开了。等我回来时,陈园告诉我,元门已经给我放假。总计七天时间。他们会派人盯着我,另外奴隶们也要跟我一起回去。除了回家,我哪儿都不能去,否则会被视为逃跑。

我对此也没意见,因为我是真的已经无路可走。

当天晚上,我便搭上了离开罪恶之地的私人飞机,这飞机是直接去往温州的,飞机上除了我们,还有其余要去温州办事的富豪们。这里的私人飞机还会为富豪开放。毕竟许多富豪都是做生意的人。

我坐在窗边,静静地看着窗外的景色。即使是罪恶之地,当飞上天空之后,也才觉得是这么渺小。

当飞机飞稳后,有个女人走到了我旁边坐下,她给我递来个烟灰缸,轻声说道:“江成先生,还请你节哀顺变。我是你这次随行的保镖,你可以叫我张秀丽。”

我轻声道:“知道了。”

我从口袋里拿出包烟,当我咬住烟时,她拿出打火机帮我点燃了。我吐出口烟雾,轻声问道:“去温州要飞多久?”

“半个小时,几乎是一飞稳没多久就要降落……”她说道。“元门已经为您安排了货车,到时候我会负责开车,棺材与奴隶们可以待在车厢里。”

我点点头,随后看着香烟发呆。

当飞机降落在机场,张秀丽带着我们从特殊通道离开。这儿的出口早已经停了一辆大货车。我们将棺材放进去,随后货车便发动了。

等晚上九点时,我们才终于到达小山村,棺材要抬上山有点难,但我们人多,抬上来并没有太吃力。

忙完这一切后,我让大家住在新房里。自己则是与父母一起待在老屋里。

我打开昏暗的灯光,躺在床上看着父母,可能是太过疲惫,我感觉一阵困意袭来,便深沉地睡了过去。

睡着的时候,我迷迷糊糊感觉有人正在推我。等睁开眼睛,却看见江修正站在我旁边。

“江叔……”我呢喃道,“我父母出事的时候,你去哪儿了?”

江修脸色平静,看着犹如死人般苍白。他呆滞地与我说道:“江成,去江雪的坟墓看看,我给你留了东西。”

留了东西?

说完这句话后,江修忽然就转身离开了。我连忙追出屋子,却看见江修被两个看不清脸的人驾着离去,他们走路的速度非常快,走起来还摇摇晃晃的,脚尖踮得很是夸张。

这场景让我忍不住揉了揉眼睛,等再一次仔细地去看,他们已经消失了。我总觉得这好像是勾魂,而江修一直待在这等我,就是因为遗愿未了,想与我说这最后一句话。

但是……为什么江修会死?

张秀丽等人还在我的新房里,我估摸着现在上山最合适,就拿了手电筒往后山走去。

夜晚的后山很是寂静,黑压压得让人感觉沉闷,哪怕有手电筒,也是让人看不太清道路。

走到山顶,我看见了江雪的那个小坟墓,这里果然有最近被挖过的痕迹。我将手电筒放在地上,卖力地将坑挖开,顿时出现了一个约莫有篮球大小的木盒。

我将木盒打开,却看见里面是森白色的骨灰,这估计是江雪的骨灰,我又立即合上,继续往下面挖。

这次挖了挺久,终于又挖出个黑色盒子来。

我打开黑色盒子,发现里面放着一串佛珠,佛珠旁还有一张信封。

我将信封打开用手电筒照了照,发现上面是江修的字迹。

“江成,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,我已经死了。若是不出意外,相信你的父母也是已经离开人世。你不要太过惊怕和难过,既然做了道士这一行,就要做好许多准备。当年我踏入道士行业的时候,师傅就曾跟我说过,这是一脚踏进了阎王殿……”

“在我死前几天的时候,我就算出自己会有大劫,同时还帮你父母算了一卦,同样也是血光之灾。然而你近日却会是一帆风顺,平平安安。我去找你父母商量,讨论着要搬家,可在确定搬家后,你的命格却变了。虽然我们会安全,但你却会大难临头。最后你父母决定不走了,想留在这个小山村。正好那天你打电话来跟家里借钱,你妈妈很开心,其实那时候你爸爸很想接电话,但又怕被你发现疑惑,只能一直抽烟忍着。你心眼实在,做人也孝顺,他们不想你担心……”

“不要责怪自己,除非是比死还痛苦,否则有哪个父母愿意白发人送黑发人。你的爸爸妈妈都没文化,也不知道你在外面过得怎样。我就委托朋友常把你的消息告诉他们,说你在上海被很厉害的道士组织看中了,说你通过了道士中最重要的考试,说你成功进入了总部。他们不明白其中有多少凶险,但得知孩子有超越常人的成就,已经足以让俩人骄傲。每当我朋友传来你的消息时,你爸爸就能吃三碗饭……”

“房产证都留在老屋的柜子里,上面的名字是你的,这几天他们将田地转出去了,家禽也都卖了,你妈妈的存折里还有五万块钱,密码是你的生日。他们都叨叨絮絮地说你最近用钱比较厉害,五万块钱可能不够你花的,你尽量省一点吧。男子汉出门在外,钱肯定是需要的,但也需要自力更生,这些是你爸爸妈妈最后的遗产,等拿走这些,再也没有了。这几天他们也没做活,每天拿着你小时候的照片看,我知道这时候你如果能来个电话,你爸爸一定会去接,但你没有,但这也能让他们放心……”

“我没想过要走,小时候我父母死得早,我身子弱做不了农活,是你父母养活的我,他们对我来说犹如哥哥与嫂子。那时候哥哥每天都会分我番薯干吃,等天冷了的时候,嫂子也是先给我织毛衣。后来我下山去做道士,还跟哥哥嫂子要了不少路费。我一生无儿无女,也将你当成我的亲侄子。这里是我最重要的宝物,是我师傅给我遗物,能拿来镇邪。实际上你拜的师傅并不是我的师弟,他好像是个大人物,但我了解得不深……”

“能与你说的话不多了,你只要记住一件事情就好。千万别调查是谁杀了我们,就当你父母是正常死的吧。就算真要调查,等你达到道君的层次了,再慢慢地查吧,现在知道太多,对你反而是恶事,永别了。”

我拿着手里的遗书,哭得泣不成声。

原来……爸妈早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,要不是因为我,他们也不会死。而我却浑然不知,甚至也没给家里打过电话报平安。

要是他们那几天有接到我的电话,该有多么快乐。

我是个罪人。

我缓慢地收起遗书,眼含泪水地将佛珠戴在手上,又坐在山上大声哭泣。哭声淹没在风声里,全天地都仿佛只剩下我一个人,哭得歇斯底里。

第二天早晨,曹大,罗巧巧,江雪,曹中,艾青,李唐朝,曹小小都来了我这个小山村。眼下还有许多事情要做,我便让他们来给我帮忙。

亲戚们得知父母的死讯也都来了,我看着大伯叔叔们趴在父母的棺材旁哭得歇斯底里,大伯问我丧事怎么办,我说办最好的。

我将元晶出售了一些,用所有积蓄在后山给父母买了个坟墓,因为我不想火葬。坟墓的地址是曹大选下来的,他跑遍了整座山帮我找风水,随后大家一起盖坟墓,将坟墓盖得很大很结实。

当父母入土为安后,我就在坟墓旁守灵。时间没剩下几天,我想多陪伴父母一会儿。

曹大等人也没回去,都在我身边陪伴着。曹大问我在罪恶之地过得怎么样,我说还行,过得还算顺利。

关于闪电纹身的事情,我也询问了大家,可人们都说没听说过闪电纹身,真相估计只有死去的江修会知道。这次灾祸分明是因我而起,我却不知道对手是谁,想到自己害死了父母和江修,我心里就痛苦万分。李唐朝让我别太自责,他说可能是旧仇,我却不相信。因为父母为人忠厚,不可能会惹上仇人。

元门给我安排的时间很快就过去,转眼已经到了要回罪恶之地的前一天。人们都已经纷纷离去,李唐朝还没走。他帮我把父母的坟墓扫了扫,轻声说道:“你上次问我李红尘的事情,我已经查出了一些来。”

“是什么人物?”我问道。

他盘腿坐在我旁边说道:“不清楚,关于他的事情不多,好像是几百年前的人物,具体是哪个年代说不清了。喜好用弓,被人们成为箭仙。”围见台号。

“是剑仙还是箭仙?”我又问道。

“弓箭的那个箭仙,其他的传说确实不多,可能是我还没达到那个层次。若是华先生在,肯定能知道大概,其实仔细想想,我们也该努力了,还差一个大阴物就能完成。”李唐朝叹气道。

我想了想,很小声地问道:“华先生莫名其妙失踪,他的鬼奴们肯定不知道他在哪儿,否则也不会有你打造的三十大阴物。等拿到了六个大阴物要做什么,莫非是跟老仇人报仇?”

李唐朝摇头道:“不可能,能让华先生失踪的对手,自然也不是他的鬼奴能对付的。曹大已经想好了愿望,到时候让他自己安排就行。人长大了,总会有些自己的想法,事情交给曹大去办,我能放心。江成,你现在的处境也挺危险,下一步准备怎么办。”

怎么办……

我自嘲道:“我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,原本是想说提升实力,将来也能赚点钱给父母享福。可现在你看……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是需要去做的?”

李唐朝看着我的眼睛,轻声说道:“前些日子,美人红来我这做客,说当初的东方家大小姐沦为联姻之物,两个月后,将会召集南方七十二家参加她的婚礼。你好歹欠她点什么,这份人情……总要还吧?据说为她选的丈夫是个无能之辈,吸毒嫖娼赌博,样样都沾,还因为吸毒染了疾病,那家人正愁没女孩愿意嫁给他。但没办法,那丫头只能认命。一个女孩,总会有许多幻想,别让她跌落到地狱的地步。”

我拿起父亲的老烟枪,点燃之后,呢喃着说道:“知道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