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一章 木牌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当假期满后,我便回到了罪恶之地。才刚回庄园,女仆就说有人要见我,让我去一趟富豪路八十八号。

富豪路八十八号,听着就感觉是挺不一般的地方。考虑到很可能是大人物,我不敢让人家久等。就连忙去了富豪路八十八号。

这儿是个巨大的庄园,比我的庄园还要大两倍。外面是个金黄色的大门,看着辉煌且肃穆。按动门铃后,有个老管家走出了屋子,他对我问道:“请问您是哪位?”

我解释道:“我是江成,听说这地方的主人要见我。”

他恭敬地说道:“是的。请随我进来吧。”

我跟他进了庄园,他带领我往左边走去。这庄园果然很漂亮,一进来就是个花园走道,前方出现个游泳池,好像有人在里面游泳。老管家对我点点头就转身离开了,那人正在水里潜泳,我也看不见是谁,只能依靠长发认出是个女人。

她穿着纯白色的连体泳装,可以看出这是个自信的女人。很少有女孩愿意穿纯白色的泳装。因为这种泳装打湿了会犹如半透明,这时候万一身体有任何地方是有点黑的,那就会挺尴尬,也就一些十八禁的岛国动作片里会出现,但人们并不会在乎里面的女主角穿着是否有美感。

游泳池旁放着躺椅,我随意坐在了一张椅子上。那女人现在游到了头,我原以为她会上岸,不料她翻了个身继续游。我索性也不管这么多,点了根烟坐在旁边看着。

等我一根烟快抽完,女人终于上岸了,这时候我才认出来,她竟然是送我白鹭弓的胭脂红。

胭脂红外号不愧是美人红,此时她一头秀发贴在身上。湿漉漉的头发与脸庞看着满是妩媚。纯白色的泳装果然变得半透明,但却仿佛与她的肌肤贴在一起,看着都如雪脂般美丽。

她对我露出个笑容,随后走到我身边的躺椅坐下,我叫了声红姐。她笑吟吟地问道:“我这三十岁的女人看着如何?”

我认真道:“很漂亮。”

“哦?”她饶有兴致地问道,“说说看是哪儿漂亮,说漂亮的人很多,可真的要让人说具体来,可大部分都讲不出来。江成弟弟,可别跟那些人一样,只会阿谀奉承。”

我轻声道:“脚趾好看。”

胭脂红的脚趾是很小巧美丽。上面还涂了白色的指甲油,嫩得就跟婴儿的小脚一样。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,随后笑道:“我原本以为你父母死了,你会心情平静,想不到你的承受能力还行。说说看,是怎么走出阴影来的?”

“仇人还没死,我自然不该堕落。”我诚实地说道。

她那妩媚的眼神一直看着我,却让人觉得犹如条毒蛇一样要让人警惕。没过一会儿,她淡然道:“我先向你表达我的遗憾,希望你能尽快振作起来。确实是很遗憾,死的不是我爹妈,他们若是早点死了,那庞大的遗产我也早点能拿到。说实话,我这些年设计了十几次意外想让我那亲爱的父母赶紧命丧黄泉,可姜还是老的辣,每次都被我爹给识破了。”

我听着胭脂红的疯话,心里一点想法也没有。早就听说他们家族都是恶人,相信多大的恶事她都做得出来,比如创建这个温柔乡,就是足以下十八层地狱的事了。围沟扔扛。

胭脂红又说了一些没多大意义的事情,随后轻笑道:“元门总部那边,已经一年级甲班的选拔开始了。江成,倘若你是甲班的弟子,哪里需要受这委屈,元门肯定会乖乖将那凶手的资料给你。”

我听得心中一动,小声道:“红姐的意思是?”

“按照温柔乡的规矩,那凶手的资料确实连一星半点都不能给你,但那是因为你没人家高级,元门认为别人能带来更多的利润。没有永远的仇人与朋友,只有永远的利益……”胭脂红微笑道,“可若是哪天元门认为你更高级,这天平自然会朝你这边倾斜,懂我的意思了吗?”

我连忙道:“意思就是只要我加入甲班,元门就会将凶手信息告诉我?”

胭脂红耸了耸肩,她微笑道:“谁知道呢,取决于那凶手在元门心中的地位,但至少加入甲班是基础。按照我知道的消息,这次甲班选拔会有四十二天,等你刑满回去,还有两天的时间,也算来得及。前提是你在温柔乡这边至少要达到六级战神的程度,这样他们才会为你大开方便之门。”

我点点头,轻声说道:“多谢红姐提醒,这份恩情我会记在心里。”

胭脂红轻声地嗯了一声,那声音妩媚得让人头皮发麻。此时有几个女奴从庄园那边走出来,而胭脂红就趴在躺椅上让女奴帮忙涂一种奇怪的乳液。这乳液是黄色的,看着很奇怪,而当乳液涂到身上,红姐却是露出了十分满足的神情,嘴里也在轻轻呻吟着。

我疑惑道:“红姐,这是身体乳吗?”

“是妙龄处女的尸油……”胭脂红微笑道,“我喜欢这东西,能保养我的皮肤。你要问为什么能保养,这自然跟化阴术有关系。好弟弟,帮我把后面的带子解开。想帮我涂么?嗯?”

我平静地解开了胭脂红背后的牺牲,她雪白的后背顿时展露无遗。胭脂红饶有兴致地看着我,她嬉笑道:“我原以为你至少会多问两句,为什么我要弄来这些尸油。”

“我已经不在乎她们是怎么死的了……”我抓起尸油倒在手上,随后轻轻地揉搓着胭脂红的后背,平静道,“成王败寇,无论你是从尸体上弄来的尸油,还是将她们杀了制作尸油,都很正常。她们弱小,所以被杀了也怪不得谁。”

“你倒真是性情大变……”胭脂红眯眼看着我,她微笑道,“曾经还听说你这人颇为有趣,甚至认为人人平等,怎么现在忽然变了个心态。”

“因为这是罪恶之地,而且这世上人本就是不平等的。如果平等,为什么会有个温柔乡。如果平等,为什么我父母会死。如果平等,元门为什么会保护凶手离开。红姐,其实我原本真有那些想法,只是现在没了。”我淡淡道。

“你说的都是温柔乡,可在外面也一样……”胭脂红轻声道,“江成,记住我一句话,温柔乡是个好地方,至少在这儿你能知道自己的处境。可等离开这儿,你原本以为自己是人,说不定别人实际上当你是狗。”

我没说话,就静静地帮胭脂红涂尸油。当后背涂好后,我收起手,一个女奴连忙递来毛巾给我擦手。胭脂红有些惊讶地看着我,她魅惑地笑道:“让你涂后背,你还真的只涂了后背?江成,我现在相当于没穿,手轻轻地碰一下,说不定屁股那一块的泳装就掉了,你到底是不是正常的男人?”

这女人说对了,现在的我还真不是正常的男人。涂了这么久,我一丁点感觉都没有,看来那聚阴丹的效果真是不一般。

见我真没打算继续,胭脂红顿时露出了个欣赏的笑容,她忽然递给我一块木牌,微笑道:“拿去,这可是个好东西。你刚才若是继续往下摸,我可能真没给你的打算了。”

我接过木牌,只见上面写着个红字。

我问这是什么,她闭上眼睛享受着女奴们的按摩,轻声道:“将这东西给训练馆的工作人员,准备鲤鱼跃龙门吧,小子,李唐朝可真是为你付出了不少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