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下药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有句话叫无妄之灾,其实我一直都是不相信的。

因为我觉得,一个人若是不去惹事,麻烦也不会无缘无故找到他头上。可现在我却是错了,这个人我百分之两百肯定绝对不认识,完全不认识的人。为什么好端端的说要弄死我。

我何罪之有?

在这人的大声呼喝下,酒馆里的人们都下意识朝我们这边看来。我被弄得很焦躁,连忙说道:“兄弟,你是不是认错人了,我记得自己并不认识你啊。我们无冤无仇,你为什么说要弄死我?”

他咬牙道:“怎么可能不认识。你就是化成灰我都记得。”

我无奈道:“大哥,麻烦你用点脑子好不好,我连你叫啥名字我都不认识。”

“我是阿峰啊!”

阿峰?

我实在不认识叫阿峰的人,不过我却是想起来,以前读书的时候,我曾经有个同学叫陈晓峰,我俩之间倒是有过别扭。那时候考试,陈晓峰想要抄我的答案,我因为跟他关系不太好不让抄。结果他下课的时候要打我,被我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打了一顿。

莫非这个真是陈晓峰!?不可能吧,我都离校这么多年了,竟然还能遇上自己的同学!

我小声并且不确定地说道:“你是……陈晓峰?”

出乎意料的是,男人却怒骂道:“什么陈晓峰,我就是阿峰!”

我摇头道:“那你肯定记错了,我真不认识阿峰。”

“滚!别想糊弄我,你和你那朋友当初从我这抢了五百元晶,不是说一个月内就会还给我吗?现在都过去这么久了,元晶呢!我就问你,元晶呢!”

我的天!

我呆呆地看着面前的陈晓峰,忍不住拍了下自己的额头。

忘了,真忘了!

这就是当初被曹大打了一顿并且还抢走一顿的可怜老实人阿峰。那时候他因为包着纱布,所以我现在有些认不出他。这下真是尴尬了,这家伙估计是今天喝高了,随后又看见我在这,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怒火。想问问到底要不要还他那五百元晶。

我连忙拿出六个红元晶递给阿峰,诚恳地说道:“我是真不小心忘了,绝对不是故意的,你别放在心上。这里有六百元晶,五百元晶是还你的,另外一百就当利息和当初的医药费,你看成吗?”

阿峰愣了愣。随后从我手中接过元晶,嘟哝着说道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我松了口气,自从加入元门总部后,事情实在是太多,要不是今天碰上,这阿峰还真会被我彻底遗忘。此时阿峰有些感动地将元晶放在口袋里,还对我说了声谢谢。

不得不说,这阿峰还真是个彻头彻尾的老实人。难怪当初那帮人帮他出气的时候,还要很惊愕地说阿峰这么老实的人你们都要欺负。

此时人们的注意力终于不在我们身上,我和罗巧巧找了个位置坐下,她不太痛快地说道:“原本说要隐蔽,却惹来了这么多人注意。”

我尴尬道:“对不起。”

“而且你们连阿峰都欺负,未免有点太过分了。”罗巧巧说道。

我顿时愣了一下,疑惑道:“你也知道这个阿峰?”

罗巧巧耸了耸肩,说道:“当然知道,并不是元门总部弟子,他姐姐是总部弟子里颇为厉害的一个人,因为两人没有父母,阿峰就随着姐姐在元门居住。因为他姐姐确实有能耐,元门分的是个套房,两姐弟就住在这相依为命。这阿峰人也懂事,自愿当起了元门里的邮差,每天骑个自行车帮大家送信送物品,像个元门内的快递员一样,收费也很便宜,大家都挺喜欢他。”

我尴尬道:“不是我欺负他,是大师兄……”

“我可不觉得曹大是会欺负人的类型。”罗巧巧平静道。

我躲避着罗巧巧的眼神,小声说道:“也许……也许大师兄有人格分裂症,然后恰好他的另一个人格比较凶悍。”

“呵呵,你的理由真好笑。”

被罗巧巧嘲讽了一番的我自然什么话都不想说了,此时时间已经过去不少,没过多久,李光荣那一桌的人们忽然就起身了,他们纷纷走进了小酒馆里面,看样子是在二楼。但是这些家伙桌上还真留着几杯没喝的酒,看样子是准备回来再喝。

罗巧巧小声道:“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下药,可是这儿有不少人,我们该怎么下药?”

“这个简单,看我的。”

我将迷药拿出来倒在桌上一半,随后呢喃道:“江影,把这些粉末放在李光荣的酒杯里。别跟我说你刚才没记住哪个是李光荣,老子会宰了你,能办好就拍拍我的肩膀。”

我的肩膀立即传来冰凉,随后桌上的粉末忽然消失了。罗巧巧看着这一切,她惊讶地说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我笑道:“是我的底牌,保密,保密。”

罗巧巧若有所思地靠在椅背上,我们一时间找不到话题。等半小时后酒馆要关门了,李光荣等人果真从酒馆里走出来。他们每人都拿了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尽,随后勾肩搭背地往外面走去。

因为酒馆要打烊的关系,此时我和罗巧巧站起身跟在后面,也完全没有人怀疑。

走出酒馆后,我听见前面的李光荣含糊不清地说道:“感觉头晕晕的,好想睡觉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他的一个狐朋狗友大笑道,“光荣,早叫你别喝那杯鸡尾酒,你就是不信,酒精度够猛吧?”围爪台巴。

李光荣也是笑着说道:“够猛,晕晕的好爽,感觉随时都可能睡过去。娘的,一会儿老子要是睡着了,可千万别把老子丢在大路上。”

“那可不一定。”人们笑道。

药效起来了!我心里很清楚,李光荣已经被下药成功。

我和罗巧巧相视一笑,在走山路台阶的时候,李光荣已经是脚下打滑,好几下差点摔倒。我这时候小声跟罗巧巧说道:“要是李光荣在这时候睡着了,他的朋友们将他带回自己屋里过夜怎么办?我们必须在李光荣的屋里动手才行。”

罗巧巧笑道:“没事,看我的。”

她忽然往前走了几步,正好路过到李光荣几人身边,随后她转过头,嗤笑着说道:“你们几个这是干嘛呢?”

“罗巧巧,你可别说了……”李光荣大着舌头说道,“今天喝得有点多,不过够爽。”

“哦,那我帮你贴个醒神符吧,免得你睡在路边了。”

罗巧巧忽然就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道符贴在李光荣身上,刹那间,李光荣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。但他并没有感谢罗巧巧,而是埋怨道:“所以说你们女人不懂男人的生活,好不容易醉得这么舒服,你忽然给我贴个醒神符,那酒不是白喝了吗?”

“你还真是今朝有酒今朝醉……”罗巧巧捂嘴笑道,“得了吧你,醒神符也就十分钟管用,等你一回到家,估计又是天旋地转了。”

“我在家依然会继续喝。”李光荣大笑道。

在罗巧巧那张醒神符的作用下,李光荣成功地走到山顶,随后和朋友们直接用停在山门口的摩托车酒驾,回去了他自己的屋子。

这一下,算是彻底有戏了!

等时间再过去半小时,我和罗巧巧都估计李光荣熬不住了,便偷偷潜入了他的院子,准备李光荣带走。

可等刚翻进院子,我们却是愣住了。

只见李光荣正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,而在他身边,有个男人正举起匕首,朝着他的胸口狠狠刺去!

这个男人的左手手臂……有一道被撕裂过的伤口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