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五章 江雪是心机婊?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等一下!等一下!”

我也是被阿天弄得很慌,连忙就说道:“我怀疑是黑龙的关系,我怀疑是黑龙的关系啊!”

阿天松开了我的衣领,他咬牙道:“什么黑龙?妈的,你必须跟老子解释清楚。”

我小声道:“我刚才好像是说了一句……有谁能帮帮我类似的话,然后你就出现了。我跟你说。我身上有一个奇怪的黑龙,能帮我完成很多事情。”

我连忙就脱掉衣服,将身上的黑龙给阿天看。他很仔细地看了看,随后说道:“这东西看着是有点邪门,可问题是我刚才明显感觉到是有人在召唤我,而且是正儿八经的主人召唤鬼奴的术法。在那之后。我忽然莫名其妙出现在了这儿。”

我点点头,认真地说道:“这应该就是黑龙的妙用,能帮我突然召唤鬼奴,应该就是这样的。所以问题是……问题就是……”

阿天咬紧牙关,低吼道:“问题就是,老子到底是啥时候变成了你的鬼奴。”

我连忙说道:“我不知道,现在我也是一头雾水。就算挑选鬼奴,我也不可能会选你这种货色。”

“我这种货色是什么意思?老子难道不够强?”阿天怒道。

“并不是说你弱的意思……”我解释道,“你当然是很强的。问题是我俩合不来。你就是个花心鬼,还整天对我媳妇打主意,我怎么可能会对你感兴趣,你说是吧?简单来说,我甚至恨不得弄死你,怎么可能会找你当鬼奴。”围欢央技。

阿天很仔细地想了想,随后说道:“你说得也有些道理,那么……为什么我好端端的会变成你的鬼奴呢?”

我迟疑道:“要不……你回想看看,我俩之间有没有什么交集。”

“绝对没有!”他忽然吼道。

面对阿天的怒吼,我心里也是不太舒服的,可现在我能怎么办,人家忽然就变成了我的鬼奴,不管怎么算都是我比较占便宜。我认真道:“那你回想一下。你最近都在干什么。”

阿天冷哼一声,说道:“最近搬到了上海市内,因为美丽的玫瑰忽然搬家了。我每天都在她屋子门口说着我的情谊……”

我一听就有些怒了,咬牙道:“美丽的玫瑰?你还在纠缠我的媳妇,你是不是找死?”

“爱情是自由的。我追求你的妻子是我的事,你妻子同不同意是她的事,你没有权利管我的事情。”阿天一本正经地与我说道。

我顿时大怒,举起拳头狠狠地砸在了阿天的脸上,怒吼道:“老子打不打你,那也是老子的事情,你没权利管!”

“草!”

阿天被我打了一拳。他也是愤怒地骂了句,随后举起拳头就要反击,但那拳头无论如何都砸不下来,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将他控制住了一般。

我抬起眉毛,惊怒道:“握拳干什么?你还想对主人动手?”

阿天死死握着拳头,可就是砸不下来。并不是他不想还手,而是他这手就仿佛被什么力量阻挡着,就是没法砸下来。

阿天低吼道:“江成,你别太过分,否则我就是拼着魂飞魄散,也要活活打死你。”

我冷笑一声,伸出手就是一耳光刮在了阿天的脸上,淡然道:“那你还手呀。”

“啪!”

一耳光打得阿天怒吼不止,我却是对他进行了耳光连连发。

“还手啊混账。”

“快点魂飞魄散啊混账。”

“求你打我一顿。”

等我一番殴打过后,阿天伸出手,忍着屈辱说道:“别……别打了,再打自尊全没了。”

我这才放弃继续殴打阿天的念头,颇为得意地看着他。阿天咬牙道:“肯定是你那师傅,因为我天天都在他屋子旁边转悠,只有他能对我下手。该死,这个肮脏的老头。打电话给他,我要问个清楚!”

我看阿天也挺委屈的,感觉如果这真是李唐朝做的,那确实就有点过分了,毕竟这关系到别人的人身自由。我就给李唐朝打了个电话,询问这件事情,谁知道在问过之后,李唐朝忽然说江雪要接电话。

于是乎,电话那边就开启了江雪的声音:“江成,你把免提开一下。”

我疑惑地开了免提,随后说可以了。这时候江雪轻声说道:“阿天,这件事情是我干的。”

这话一说出口,我们顿时就愣住了。阿天尤其震惊,他不敢置信道:“怎么可能,美丽的玫瑰不可能会做这种事情。你只是一朵柔弱的在风中迷路的花儿罢了,不会做这种阴险之事。”

“阿天,你记不记得,每次我都会泼你一盆水?”江雪忽然说道。

我也想起来了,上次江雪泼阿天水的时候表情很平淡,动作也很习惯,就好像经常做这件事情。而当那时候,阿天还一脸陶醉地说美人的洗澡水就是香。

阿天也是想起了这么一出,他疑惑道:“关这什么事?我一直都陶醉在你那芬芳的洗澡水里,美人儿,世间万物只要有了你的沾染,都会比原先拥有更好的价值。”

“那根本不是我的洗澡水……”江雪淡淡说道,“其实那水里混着江成的指甲和头发,被我施了诅咒。虽然份量很卑微,但你每次都不躲开,长期下来,你被泼了没有八十次也有六十次,浑身早已经被诅咒弄满。”

阿天顿时呆了,他傻傻地看着手机,呢喃道:“那不是你的洗澡水,而是混杂了江成指甲和头发的脏水?”

江雪沉默一会儿,随后道:“对。”

“那……”我知道这时候对于阿天来说,简直就相当于天地崩塌了,他呆若木鸡地喃喃道,“那怎么会这么香。”

“是你自己变态想太多,总而言之你现在已经是江成的鬼奴,没办法的事儿了。”江雪说道。

阿天呆坐在小木屋的地板上,我吞了口唾沫,小声说道:“姐姐,这样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?毕竟关系到一个人的人身自由。”

江雪平静道:“脾气再好的人也有忍耐限度,这段时间里,我要他远离我的次数不超过一百次,可他每次都这么贴上来,所以我已经无法容忍了。就这样吧,你是不是要责怪我,如果不是就挂了。”

听江雪这么说,我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只能小声道:“啊?那……挂吧。”

江雪毫不留情地挂了电话,阿天忽然捂住脸,悲痛欲绝地说道:“一直以为那是朵纯洁的白莲花,想不到竟然也是个心机婊。”

我百般不是滋味地看着阿天,莫名其妙这家伙就变成我的鬼奴了,让人觉得心里怪怪的。但听他说江雪是个心机婊,我心里觉得怎么都不舒服。

一边是死缠烂打的家伙,让别人心里觉得特别烦,但江雪的回应确实也过分了点,一下子不好去评定对错。

我咳嗽一声,认真道:“反正你也已经来了,不如给我帮个忙吧。”

“帮什么忙!”他没好气地说道。

我指了指屋外,满是疑惑地对阿天问道:“你就一直没看见外面的情况吗?”

阿天疑惑地看向窗户,随后顿时傻了眼,他嘴巴张大,简直就能塞下一个鸡蛋。最后他又跳了起来,怒骂着说跟我拼了。

我耸了耸肩,平静地说道:“你现在只能依靠我,因为这里二十四小时都有可怕的鬼魂。我们只有一起努力才能走出去,怎么样,合作吗?”

他紧握着拳头,思虑很久,最后叹口气,咬着牙说道:“等安全离开了,立即解除主仆关系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