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八章 曹大,你这畜生!(二)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放肆!”

听见曹大的话,尘埃忽然就是面色一变,她将手掌朝着曹大的天灵盖拍去。我下意识连忙挡在曹大的身前,曹大也是下意识将我推到一边。

看见我们的举动,尘埃停下了动作,她皱眉看着我。呢喃道:“你……还有生死朋友?”

“怎么不能有?”曹大反问道。

尘埃用一种不太友好的眼神看着我,她沉声道:“变强的道路是孤独的,你若是有七情六欲,只会阻碍你的进步。少主,你应该跟我走,我带你去见识其他的四个手下。相信我。只要给我一年时间,我就能让你登上巅峰,用最好的方式来打造你。”

“变强之后呢?”曹大问道。

尘埃不假思索地说道:“当然是追随你父亲的脚步去寻找他,还有征服南方。当年主人还在的时候,整个南方都向我们俯首称臣,那是只手遮天。”

“说是只手遮天,不也是跟其他的强者们四分天下么?你口口声声说华宏很强,要我跟着他,要我寻找他。可那并不是我想要的一切。之前就说得很清楚了,华宏是谁,我并不知道,我只认李唐朝。”曹大问道。

尘埃看着曹大的眼睛,她盯得很死,仿佛要从曹大的眼神中找出弱点来:“李唐朝,这是主人麾下一条走狗。”

听见这句话,我心里顿时很不舒服,下意识握住了慈悲。虽然平日里我与李唐朝也会有争辩,但那是我的师傅,还轮不到别人来谈论他。

尘埃瞥了我一眼,冷淡道:“放肆。”

突然间,我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击打在我的胸口。疼得我整个人倒飞出去,最后重重地撞在了木质墙壁上。

曹大连忙冲到我身边将我扶起来,他愤怒地看着尘埃,低吼道:“你做什么!”

“是你应该做什么!”尘埃恨铁不成钢地说道,“你知不知道。如果现在是生死关头,那你就会有攻击我的最好时间。但这时候你却是去护着他,只会给自己带来危险。少主,做人做事,要先分清楚主要顺序,你这样是无法成为强者的。”

曹大将我扶起来,他咬牙道:“我早说了。我不想成为强者,你说李唐朝是华宏麾下走狗,那我就是走狗的儿子。你别逼疯我,不要逼疯我,我千辛万苦寻找大阴物,只是为了完成他的夙愿。如今你不帮我实现也就算了,还要将我从他身边带走……他已经承受不住了,那老人的心脏,已经无法再承受一次父子离别了。”

“以父子自称?”尘埃紧握着好看的拳头,眼中满是失望的神色。

我因为疼痛,忍不住剧烈地咳嗽两声,小声道:“尘埃先生,小辈江成,照理说以我的能耐,与你这样说话肯定是没规矩,只是我有几句话想讲。”

尘埃颇为不屑地看着我,她沉声道:“若是我说不想听你说话呢?不要以为什么人都能与我对话。”

我低声道:“若是你不想听我说话,完全可以杀了我。”

她阴晴不定地看着我,最后忍不住叹口气,轻声道:“我很想杀你,只是若是现在杀你,会让少主的心情不稳定,甚至有影响一生的可能。”

我沉声道:“那你只能听我说几句。”

“有胆量,你讲。”围厅投圾。

我努力让自己盘腿坐下,低声道:“我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,父母已经死了,前不久死的。实际上两人都是忠厚的老实人,究竟是怎么惹上了仇家,我自己也不清楚。所以我一直认为,父母是因我而死,这些天也一直活在自责中。我之所以在意,是因为他们养育我长大,想到一直陪伴在身边的人已经离去,我只觉得痛苦万分。经过一些原因,我也知道他们在离开我之前,每天都在想念我,时不时会拿着我小时候的照片,傻傻地笑着,甚至忘记了对即将到来的死亡的恐惧。”

尘埃平静道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“大师兄与师傅,也是这样……”我看着尘埃的眼睛,用最诚恳的态度说道,“之所以思念,是因为从哭泣的年龄到学会走路,从小小的影子变为成人。如同你说的,我们的师傅……只是那个男人麾下的一条走狗,确实是真正忠心的走狗,这点我知道,甚至还为了少主牺牲自己的儿子。但是……他曾经也会趴在李唐朝的背上看着田野里的花朵,李唐朝也曾牵着他的手去人潮拥挤的集市买玩具,生怕孩子被淹没在人海里。”

曹大惊慌地看向我,眼中满是不可置信,我轻笑道:“大师兄,你的身份我早已知道了,否则刚才为什么会表现得这么平静?”

尘埃若有所思地看着火焰,不再说话。我低下头,轻声道:“我们只是……不想让那个老人拿着大师兄的照片傻笑,不想让曹大想起那个老人就痛苦万分。世界上有不见面就无法了解的事情,有见面也无法了解的事情,可当真的不能见面,就什么都了解了,等到那时候,才是人生真正的苦楚。”

尘埃抬起头看向我,她的声音让人听不出情感:“再说一次你的名字,之前我没听进去,现在你可以再说一次。”

“江成。”我恭敬道。

她点点头,随后忽然从怀里拿出个玉佩递给我,轻声说道:“既然有这份想念,相信一时半会儿,就算带走少主也没用,只会浪费时间。你留着这玉佩,当需要我了,将血滴在玉佩上,我就会出现。小子,虽然你很弱,但让人颇为欣赏,你像华宏,少主却不像。”

可以召唤尘埃的玉佩?

那为什么要给我,而不是给曹大?

曹大迫不及待地问道:“那我的愿望呢?明明说好集齐大阴物就能完成愿望,我的愿望呢!”

尘埃站起身,她转过背,平静地说道:“有些事情,不如不见。你很让我失望,希望等过些时间,我能看见不一样的你。我认强者,不认血缘,叫你声少主,只是因为对华宏的敬重。”

曹大面色苍白,颓废地瘫坐在地上,看着尘埃慢步离开。

我将玉佩收起来,拍了拍曹大的肩膀,让他不要太难过。

尘埃走的时候没有回头,仿佛曹大根本不是少主,只是一个路人,由不得她尊重。

“喂,等一下。”

正在这时,曹大的声音忽然响起了。

我疑惑地转头看向曹大,却惊愕地发现他脸上我最讨厌的陌生表情,尘埃这时候也是有些疑惑地转过身。

曹大站起身,朝着尘埃走去,嘴里淡然道:“谈愿望的人,无非都是蠢货。与其求人去实现愿望,不如等自己实力强大了,再做出逆天之事。你,一年的时间太久,就凭我这天赋,减少到半年,如何?”

我顿时大惊,心脏顿时开始急速加快。

是另一个曹大!

怎么在这时候出现了!

尘埃脸上也都是错愕的表情,我连忙说道:“别理他,他只是一时间糊涂了,你看他说话前后矛盾的。”

“这是……人格分裂症?”尘埃呢喃一声,随后脸上狂喜。她忽然一伸手,曹大仿佛被一股吸力扯到了她身边。

我急忙求道:“他现在脑子不正常,你带走也没用啊,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吗……”

“哈哈哈……我看之前那个脑子才不正常,这个聪明的很咧,满满都是华宏的影子。”尘埃大笑一声,她抱住曹大,右脚轻轻一点,竟然带着曹大飞了出去。

我心中焦急,连忙就朝着外面狂追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