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章 拼搏二十载,弹指间灰飞烟灭,是天注定,故天亦无助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黑龙霸道地朝着轿子席卷而去,原本不将我当一回事的尘埃忽然就跳下了轿子。那抬着轿子的四个鬼魂忽然停住脚步,只见尘埃朝我伸出双手,口中大喝一声,用双手去接狂暴的黑龙。

“轰!”

二者相撞在一起,发出一声巨响。狂野的能量风暴四散开来,竟是吹得两旁的树枝摇晃。

“你……”

当黑龙消散,尘埃保持着手接黑龙的动作,忽然间,只听哗啦一声,她脸上的面具轰然破碎。露出了那张极美的脸庞。只是比起之前那冷淡的表情,现在这张脸上却是充满惊愕,还有一丝黑色的血液,从她的嘴角流出。

我再次拉弓如满月,天地之间仿佛有什么被我吸引了,四周的空间出现无数星光点点,朝着弓弦上飘来,最后组成了一个白色的巨大光点。

那就好像是一个能量团,慢慢地拥有了形状。变为一条白龙,再染上黑色。黑得诡异,霸道。

“我还真是小看你了,也是个不一般的男人。”

尘埃喃喃一句,那四个鬼魂此时站在她身前。我拉着弓弦,轻声道:“放开他。”

她回头看了曹大一眼,最后摇摇头:“你有你的主张,我也有我的主张。你忠诚一个男人,我也忠心一个男人。江成,这名字已经彻底被我记在心里。但你到底在坚持什么,就为了那份情谊,为了你熟悉的那个曹大,让这个男人放弃平步青云的机会。放弃华宏之子的地位?江成,你未免太过自私。”

我摇摇头,轻声道:“我并不是为了自己,而是我知道一件事情。我知道轿子上的那个男人内心深处的想法,另一个大师兄肯定在怒吼。肯定在悲泣,他想回来,却被你们封印在这冰冷的身躯里。”

“是为了朋友之情?”她平静道。

“对。”

她轻轻地揉着手臂,最后摇头道:“既然如此,就让我看看你的觉悟,看看你到底能否带走他。不得不承认,你这一手很强。但这弓一看就不是完全体,说到底只是一小个零件罢了。我不知道是什么大拿能打造出这样的道器,可凭借一个零件就想拦下我,痴人做梦。”

我微微抬眉,轻声道:“那边试试。”

说罢,我立即松开弓箭,黑龙再次呼啸而出,尘埃身边的四个鬼魂立即挡在她前面,他们身上都散发着浓郁的黑气。只见尘埃将手一挥,这些黑气忽然就凝聚成了一个圆盾。

“轰!”围厅丸才。

黑龙夹带着无数霸道,狠狠地撞在了黑色圆盾上。刹那间,狂暴的黑龙立即将黑色圆盾砸碎,但却已经透明不少,那四个鬼魂立即被击飞,尘埃面色一变,她握紧拳头,狠狠砸在了黑龙上。

又是一声巨响,黑龙消散不见,而尘埃还稳稳地站在原地。

果然……不是对手吗?

我感觉全身都突然传来了无力感,那是一种无法抵挡的疲惫,让我整个人忍不住跪在地上,仿佛全部的力量都被抽空,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力气。

“你太弱了……”尘埃居高临下地看着我,她冰冷道,“第一道弓箭,是那道器零件本身就拥有的能力;第二道弓箭,是吸取了你身上暂时有的全部阳气;江成,你没有力气再射出第三道弓箭了,若是还想战斗,恐怕下一个就是以寿命为代价。”

我用巨弓支撑着身体的力量,努力不让自己倒下去。

“消散的是阳气也好,是寿命也好,我已经不想再见到分离……”我挣扎着让自己站起来,扶着巨弓大口喘气,“人啊,若是像你说的那样,变成冰冷的战斗机器,为了成为强者抛弃七情六欲。那虽然肉体还活着,灵魂却已经彻底消散了。脊梁骨可以被人用铁锤,用石头砸得粉碎,但是能折断灵魂的人……只有自己。”

尘埃微眯着眼睛,她冷声道:“那你还想再打?我能挡住你第一次,第二次,就能有第三次。”

我将手搭在弓弦上,死死地看着尘埃。

“够了。”

正在这时,曹大的声音忽然响起,他走下轿子,朝我这边转过身。

那是一抹笑容。

我看得出来,这并不是强颜欢笑,而是发自内心,最真诚的笑容。他朝着我这边走路,身形却有些摇摇晃晃。

“江成,你这小子,够狠的。”

他走到我面前,忽然笑骂一句,我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他抱住了。

刹那间,支撑着我的力量终于没有了,我感觉眼前一片漆黑,软软地倒在了曹大的怀里。他紧紧地抱着我,随后在我耳边轻声道:“我若是不走,她还是想我走,有意义吗?没事的,虽然不知道分开会多少,但既然是你小子,无论我在哪儿,哪怕是在地狱的边缘,你肯定也能找到我,对不对?”

我软弱地抓着曹大,呢喃道:“我已经分不清你是谁。”

“我啊……”

我感觉到自己被谁轻轻地放在地上,脑海中只有曹大的声音在回荡。

“我是曹大,是你哥哥,无论我变成什么样,无论我们的地位差多少,这个结果都改变不了,对么?”

这句话语说完,我的脑海已经彻底被黑暗吞没。

……

当光亮照在我眼皮上,我难受地睁开眼睛,却看见一律晨光照耀在我身上。

我躺在一个陌生的床上,等看得仔细了,才发现是云仙子的办公室。

她正坐在沙发上,怀里抱着心爱的那条狗,静静地看着我。

我想说话,却感觉疲惫得说不出话来。

云仙子摸着怀里的小家伙,她轻声呢喃道:“今早听说,有个年轻的男人加入了天宗,因为他原本是元门的人,天宗那边还给元门打了声招呼。让元门众人敬畏的大长老犹如个小业务员,对着电话那头连连说好,就差没有溜须拍马。我想着与你应该有些关系,便说给你听听。”

“那天宗……离我遥远么?”我沙哑着声音,努力对云仙子问道。

“与那相比,你算得上什么……”云仙子柔声道,“江成,你要认清现实。有的人就是不一样的,能让元门大长老诚惶诚恐的存在,哪里是你能询问的。天宗,那南方的霸主哪怕想染指元门,一众高层们都只能心甘情愿地将大好江山全部交出去。说句良心话,你也别觉得我没心没肺,与你一起拼搏的那个男人,哪怕是你跑一辈子,也追不上他了。”

我努力爬起来,缩在床角,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机。想尽千言万语,我最后却只是给李唐朝发去了一句简单的话语:“师傅,大师兄走了,跟一个名叫尘埃的女人走了。”

以往很早就会回复我消息的李唐朝这次却沉默了好久,甚至让我觉得,我那条消息已经石沉大海。

直到我回到十五号房间里,才收到他发来的一条信息。

“挺好的不是吗?终于没我们给他拖后腿,那孩子能安心地展翅高飞了。”

我忍住心里的苦楚,将手机收起来,并没有给李唐朝回信。

我们一起在那不知名的小山村里相识,两个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拼死挣扎才获得一丝曙光。我们知道对方的身世,却没有一切规则的束缚,虽然不用勾肩搭背,却为了对方的人生共同拼搏,哪怕是遍体鳞伤,也不会为自己去考虑哪怕一缕情绪。

然而在一夜之间,他已经是那个站在云端,让人高攀不起的华家大公子,我还与原先一样,以蝼蚁的身份攀爬这个名为人生的金字塔。

拼搏二十载,弹指间灰飞烟灭,是天注定,故天亦无助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