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六章 杀陈小妹!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胭脂红的话,我并没有明白她的深意。我发现大人物就是这样,说话喜欢说一半藏一半,显得自己很厉害似的。

这是真的,我特别讨厌大人物说话的语气。他们老喜欢说一段让人半懂不懂的话,剩下的让人自己去领悟。那还不如不说呢。辛辛苦苦就是想知道个答案,结果整得这么莫名其妙。这些大人物以为自己很有格调,其实在我看来,就是脑残。

当然,我可不敢当面将这种话说给胭脂红听,估计会被这个南方首恶给宰了喂狗。

当半个小时的时间过去。我满怀期待地将木盒打开,只见慈悲正安安静静地躺在里面,而原本那木质的刀锋,已经换上了李唐朝打造的刀锋。

最唐朝。

到底是有多么强的威力呢,真让人期待。

我兴奋地告别了胭脂红,随后就回了自己的庄园。夜晚的庄园依然灯火通明,在温柔乡是不需要交水电费的,所以平日里我们都是很奢侈地在用。

可刚走到楼下,我就听见楼上传来了争吵声。我疑惑地走上楼,却看见有两个女人正扭打在一起,顿时我就愣住了。

这不是女佣和陈小妹吗!

也不对,这不能叫扭打,应该是说女佣被陈小妹给暴打。

陈小妹毕竟也是钢铁山出来的,打架能耐肯定比普通的女人要好。这女佣被陈小妹压在身下一顿暴揍,甚至衣服都被打破了。漂亮的女仆装已经破了好多个大口子,而陈小妹此时根本就不知道停手,还疯狂地扯着女佣的衣服。

只见女佣的脸已经被打肿了,她哭着捂住自己的胸以免春光外泄,几个男人就在旁边看着也不劝架,陈小妹看见我回来了,她对我笑道:“江成。你回来了啊,我去给你倒杯水吗?”

她一边说着,一边忽然大力扯了下衣服,将那女仆装彻底撕破了。我尴尬地站在一旁想问话,而陈小妹却仿佛当我们不存在,她甚至抓住那女佣的内裤用力一扯。女佣的哭声顿时如同杀猪般惨烈。

“先别打了……到底咋回事啊?”

我眼看女孩子家家连内裤都被人扯掉了,这时候当然啥话都不敢说。陈小妹抓住女佣的头发,微笑道:“等一下。你刚回来肯定累坏了,我等会儿去帮你放洗澡水。有没有在外面吃?没吃的话,我去弄点吃的给你。”

“啊?谢谢。”

看着如此暴力的陈小妹,我有千言万语想问,却只能吞进肚子里不说话。被陈小妹抓着头发的女佣哭泣不止,她歇斯底里地对我喊道:“主人,救我。”

人家都喊救命了,我只能暂时先不顾陈小妹的感受,抓住了她的手,小声说道:“陈小妹,好端端的干嘛打架呢,先跟我说说呗。好歹……好歹我也是主人不是?”

“你还真是第一次在我们面前说自己是主人呢,挺可爱的……”陈小妹笑吟吟地踮起脚,我还没反应过来,她就亲了一下我的额头,这情况吓得我浑身一抖,手也不自觉松开了。

陈小妹这时候扯着女佣走到楼梯边,忽然就很暴力地直接将她从楼上丢了下去。顿时传来啪的一声,那女佣的哭声更加凄厉。幸好这是二楼,否则她可要被摔死。

我哆哆嗦嗦地走到陈园几人的身边,用纸巾擦着额头,小声说道:“咋回事啊,这是平时的陈小妹吗?就刚才亲我额头那一下,我吓得腿都发软了,真的。”

“不止是你啊……”陈园尴尬道,“我们也是被吓坏了。刚才陈姐忽然问我饿不饿,要不要吃东西,她帮我去弄一点。”

“还有我,其实今天正好是我的生日,陈姐突然抱了我一下,跟我说生日快乐。”

“我最可怕好吗?她拍了一下我的屁股,说小伙子身材不错。”

有问题,绝对有问题。

陈小妹虽然性格是有点温柔的,但她不可避免地有一些暴力因素,也不会温柔到太可怕的程度。

可现在人家一边暴打女佣,一边将很温柔地对我们做这些事情,简直让人心里发毛。

其余几个女佣都是有些害怕地站在墙角,此时我听见门口那边传来声响,就通过窗户往外边看。只见那女佣衣服已经被陈小妹扒光了,她被陈小妹打得滚在了外面的大街上,人们都好奇地过来看情况。

也不知道陈小妹跟路人们说了些什么,只见一丝不挂的女佣哭泣着被几个男人拖走了,估计下场不好惹。

我小声道:“到底咋回事啊?”

“该怎么说呢……”陈园吞了口唾沫,认真道,“那女佣把陈姐彻底惹毛了。”

经过陈园的诉说,我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原来在晚上时,有几个强者来拜访我,但那时候我正好不在。

正好,这几个强者看上陈小妹了,就跟那女佣说挺喜欢陈小妹。温柔乡本就有分享奴隶的规矩,那女佣虽然平时看我对奴隶挺好,但觉得奴隶就是奴隶,随后一本正经地命令陈小妹去洗个澡。

陈小妹那时候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,她觉得莫名其妙。但女佣的身份本来就是比较微妙的,因为她们不但是我的女佣,同时还是温柔乡的人。所以陈小妹还以为有啥安排,乖乖地去洗澡了。

结果,正在陈小妹洗澡的时候,女佣带着那几个强者走进了陈小妹的房间,还一副殷勤地给几个强者端茶送水,照顾得无微不至。当陈小妹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,差点就被几个强者给拖到床上去了。

紧急危难之下,陈小妹将牙刷刺进了一个强者的眼睛,那几个人终于慌神,也没时间管陈小妹,立即带那强者去医院了。而女佣看见这情况,竟然大神斥责陈小妹惹了麻烦,一副高傲的样子,还说等我回来之后,肯定会好好地教训陈小妹。

于是乎,陈小妹暴怒了,那强者好像是有五个人,所以陈小妹说你想让老娘五人斩,老娘要让你百人斩。

现在情况很明显,女佣被几个男人拖走了,很可能要被百人斩。我估计按照温柔乡的规矩,这女佣可能回不来了,也许会死在温柔乡的某张床上。

我算是明白了,难怪陈小妹会这么愤怒,好不容易从钢铁山那地方逃出来了,现在却忽然要她作为奴隶去接待男人,她肯定会生气。

陈园说完后,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递给我,小声说道:“成哥,这是人家强者送来的赔偿单,您看一下。”

我打开赔偿单,顿时就愣住了。

“江成先生:

您好。

鉴于您的女奴隶陈小妹无缘无故伤害了温柔乡战神强者赵黄,导致赵黄失去了他的左眼。现在赵黄对您提出赔偿,希望您能杀死陈小妹作为补偿,另外赔偿五万元晶。请于明天早晨八点来温柔乡玩乐街法院,将事情协商好。”

我叹了口气,将这相当于传票的纸条收进口袋。

正在这时,我听见走廊外面传来了一声叫喊:“江成,来一趟我房间。”

是陈小妹。

我无奈地走到了陈小妹的房间门口,等推门进去后,我看见陈小妹正穿着一身白裙跪在地上,双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。而她下面铺着一片白浴巾,前面还放着把长刀。

我看见这场景,顿时无奈地说道:“大姐,你现在是想怎样?”

“这次是我太冲动……”陈小妹认真道,“现在人家提出了赔偿,我吃你的住你的,还给你惹来了这么大的麻烦。你现在可以砍下我的脑袋,然后送去给他们做赔偿。”

“别跟我开玩笑了。”

我叹口气,直接疲惫地趴在床上,轻声说道:“我今天真的是累坏了,帮我按摩按摩。”

“嗯。是你决定不杀我的,你不能反悔。”

陈小妹说了一声,随后也爬上床,很细心地将我按摩。虽然按摩很舒服,但我脑子里一直在想五万元晶的赔偿。

五万元晶,那是什么概念。

这明摆着就是要现金,想要我赔偿二十五万元。

我揉了揉脑袋,叹气连连,心里怎么想都不太舒服,最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
等我醒来时,床上已经放了一套干净的西装,陈小妹已经不见踪影。等我出去后,看见她正在帮我准备早餐。

我心烦意乱地吃过早餐,随后来到了玩乐街的法院。这是个小法院,毕竟温柔乡就这么小一个。

当我走进法院后,就看见有几个人正坐在里面,其中一人正蒙着纱布,用独眼很是憎恨地看着我,估计就是那个赵黄了。

我也坐在了椅子上,坐在主位的一个男人轻声道:“江成先生,昨天的信您已经看过了,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我尴尬道:“对不起,都是我的奴隶不好,其实她是不接客的,说到底还是我那女佣不够合格,我已经将她处理了。赔偿金额我会想办法,那个……能不杀陈小妹吗?”

人们都是楞了一下,那男人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,宁愿提高赔偿,也不愿意杀陈小妹来赔罪?”

我小声道:“对,差不多是这个意思。”

“不行!”围投广号。

赵黄一拍桌子,他愤怒地骂道:“必须杀,这件事情我是很无辜的,你们想想,我又没做错什么,凭啥要受这份委屈,必须杀了陈小妹才能解气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