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八章 陈小妹的罪行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困难级死刑犯,是元门各大分部的精英弟子,虽然没能加入元门总部,但在分部既然是精英,那也不好惹。

“以前也举办过这样的屠戮盛会,当死刑犯太多不够处理的时候。就会举行屠戮盛会……”艳艳说道,“通常参加这种比赛的都是七级战神,先生,怎么您一个六级战神也要凑热闹。”

我心里也听得十分疑惑,既然这件屠戮盛会这么困难,那为什么要让我参加呢?

说实话。我感觉赵洪荒并不是那样的人。当初他完全可以一箭射死我的,但他没这么做。如果赵洪荒真要杀我,有这么难吗?

那这件事情就变得有点奇怪了,但我已经答应下来,就只能顺其自然。

等我训练完毕,疲惫地回到庄园里,才刚进大宅子的门,就看见一众女佣正跪在地上,颇为恭敬地对我说道:“主人。欢迎回来。”

啊咧?

这是怎么回事?

我百般不得其解地回到椅子上坐着,这时候我还不敢叫他们起来,因为人在遇见未知的事情时难免会恐惧。

而陈园等人正坐在桌子侧面等我,他们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尴尬。我正想问到底是怎么回事,忽然走廊那边传来颇为欢快的脚步声。我疑惑地转头看去,却看见陈小妹正穿着一身女仆装,有点开心地朝我走来。

这是干什么?吃错药了?

陈园小声道:“成哥,陈姐说要报答你不杀之恩,所以她决定要更好地对待你。正好她说你缺少个女佣,就让她来做你的女佣。这几个女佣因为昨天的暴力事件,现在非常听陈姐的话。”

我一听感觉还不错啊,在温柔乡的日子本来就挺无聊,对我来说。这个大宅子里的人对我来说就是大家庭一样,要是大家经常会发生有意思的事情,那还挺好的。

陈小妹手上捧着一个托盘,托盘上是一杯柠檬水。她将柠檬水放在我面前,随后温柔地笑道:“主人,欢迎您回来。请问饿了吗?那您是要先吃饭。还是先洗澡,还是先……吃,掉。我?”

我尴尬地咳嗽一声,随后说道:“原来是这样的女佣啊,我想先吃饭,肚子挺饿的,有什么吃的吗?”

“为什么不先吃掉我呢?”她嘻嘻笑道。

我摇头道:“不,我目前只想吃正常的饭菜。”

陈小妹轻声而温柔地说道:“因为主人阳痿吗?其实我们都已经发现了呢,您不用太难过。”

“啊?知道啥了?”我惊得心里一跳,不敢置信地问道。

陈小妹嬉笑道:“当初我手下的那个姑娘,已经将您一碰就结束的事情告诉过我了。昨天晚上您睡着了,我心里想怎么都不可能,又在想为什么您从来不碰我,就试着戳了一下。结果主人,我发现您与她说的不相符合,您那里简直就是死掉的蚕宝宝。别说碰一下就结束,连碰的资格都没有呢。”

这女人是不是疯了!为什么从昨天晚上开始她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!

我看了看身边脸色平常却有些尴尬的人们,咬牙道:“那你们……都知道了?”

陈园小声道:“成哥,别放在心上,我们是一家人,大家会陪你共度难关的。”

“对啊成哥,我认识一个不错的医生。”

“成哥,请鼓起勇气来。”

“主人您看,这么多人支持您呢……”陈小妹将手放在我的肩膀上,她小声呢喃道,“没关系的主人,我会很努力将您治好的。一会儿我帮主人洗澡好不好,会是很棒的洗澡哦。”

这完全不是正常的女佣啊!

我抓住陈小妹的手,将她扯到了走廊里,咬着牙小声说道:“搞我是吧?你这是干嘛呢,是不是脑子傻了?”

见我这么凶悍,陈小妹有点害怕地说道:“我看你平时不怎么接近女人,以为你肯定是因为这方面的问题产生了自卑的心理,我想帮你弄好嘛。”

“那你告诉大家是几个意思啊……”我没好气道,“你就放心吧,我一点都不在乎成吗,我根本没想过要治好它。”

陈小妹不太开心地说了句哦,然后拉着我让我赶紧吃饭。我越看越觉得陈小妹性格有点怪,怎么感觉她越来越依赖我了,上次就觉得不对劲。

等吃过饭后,陈小妹就跑去帮我放热水,还说要帮我搓背。在我无数次的拒绝下,她终于不开心地说帮我去拿浴袍。

等我洗了个热水澡出来,陈小妹正坐在床边,说要帮我按摩。我无奈道:“你到底为啥忽然变成这样?”

“没为什么啊,就是觉得你很好,想一直跟着你……”陈小妹认真道,“而且觉得你越来越好了。”

我无奈地趴在床上,她立即就帮我按摩肩膀。我打了个哈欠,懒洋洋地问道:“你说想一直跟着我,那家人怎么办?”

“不管他们咯……”陈小妹笑吟吟道,“跟你在一起最好了。”

我总觉得……陈小妹性格变得很快,感觉怪怪的,越来越依赖人,而且还学会了撒娇。

因为怕陈小妹乱碰我,我很快就将她赶出了房间,随后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的事情。

屠戮盛会,真的有什么阴谋吗?我倒是觉得,这是一个补充刀锋杀人数的好时机。

当第二天早上起来,陈小妹已经准备好了早餐。我又是在一种奇怪的氛围下把早餐吃了,她很认真地帮我穿好西装,还整理了十几次,弄得我感觉受宠若惊。围投吉号。

来到训练馆,月月和艳艳已经帮我弄来了死刑犯的资料们。上面有说他们犯下的死罪是什么,也有说明这些人的能耐,全都是那一百个困难级死刑犯的资料。

我看着这些人犯下的罪行,忽然就想起了陈小妹,随后问道:“能帮我搜集一下奴隶的资料吗?”

“可以的……”月月笑道,“不过前提是您自己的奴隶,如果是您的奴隶,那任何元门有的资料都能弄来。”

我点头道:“好,那帮我将陈小妹的资料弄来下。”

月月连忙就去找资料了,我躺在床上看着死刑犯们的资料。

这一百个死刑犯里,我认为的坏人还挺多的,杀起来估计也不会有多少罪恶感。等十几分钟后,月月回来了。她将一张资料放在我面前,笑吟吟地说道:“这就是陈小妹的资料。”

“嗯。”

我疑惑地看起了上面的资料。

陈小妹,广东佛山人,出生于九二年,是苏州分部的精英弟子。

被判罪名:虐杀婴儿。

嗯!?

我不敢置信地坐直了身子,认真地看着上面的资料,满心都是不敢置信。

这上面说得很清楚,在半年前,陈小妹将苏州元门弟子们的五十二个婴儿进行虐杀。其中有三十个婴儿被丢进洗衣机里搅成肉泥,十个婴儿被活生生扯断脖子,剩余的婴儿被肢解。这犯罪行为十分血腥,甚至还将不同的婴儿身体缝合在一起组成个全新的身体。

这……怎么可能。

我用力地摇了摇脑袋,说真心话,打死我也不相信陈小妹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。而且……为什么没被判死刑?

我继续往下看,才得知陈小妹的哥哥是苏州分部的主管,应该是看在他的面子上,陈小妹才没有被判死刑,但却被判在罪恶之地待二十年!而且上面说得很清楚,五年之内,不允许陈小妹购买温柔乡门票!

我只觉得脑袋轰得一下,简直要炸裂开来。

陈小妹犯下的罪行,竟然如此令人发指!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