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九章 真话馆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怎么可能!

我完全不会相信,哪怕是用一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,我也绝对不会相信自己所看见的一切!

在我的印象中,陈小妹绝对不是这种人,虽然说我没见识过她的全部,但做人有一种东西。哪怕是不曾经历过,也是能看出来的。

基本人格。

这是最为重要的,就是所谓的基本人格,我根本不相信陈小妹会有如此崩坏的人格。

我咬牙道:“这绝对不会是陈小妹做的,我需要你们多帮忙搜集点资料,将陈小妹所有的资料都弄来。”

“怎么了?”月月疑惑地问道。

我摇头道:“这资料绝对不是真实的。陈小妹完全不像是这种性格。我很了解她,虽然在钢铁山的时候是个颇为凶狠的女人,但不会做这种事情,我甚至怀疑有可能是误判。”

“那也不一定,有些人就是隐藏得很深,或者头脑一热就做出这种事了……”艳艳小声说道,“就好像以前我们有个同事,为人也特别好,经常照顾我们。谁要是生病了。她还跑去买药,我们一直都叫她梁姐姐,之后那梁姐姐有一天要回去退休了。她要退休的事情跟谁都没说,反而在退休前一天,她跟所有人都借了钱,因为关系很好,大家也都借了。等她离开当天,还将宿舍里所有人的手机都偷走了。”

我听得楞了一下,下意识问道:“那她现在呢?”

“没人找到她,藏得很厉害。”艳艳叹气道。

我皱起眉头,随后摇头道:“总之我很相信陈小妹,麻烦将她所有的资料都拿来。对我来说,她相当于是我的人。我不想让她就这么蒙受冤屈。”

“如果您非常认为这是冤屈,那我们也没办法,我现在就去拿资料。”艳艳说道。

我嗯了一声,随后继续认真地看着资料。

资料上说,陈小妹在五岁就加入了元门,她哥哥名为陈远之。比她要大五岁。

陈远之天赋很强,当然虽然同样是做哥哥的,与东方青云比起来还是天差地别。但因为也是个天才的关系。陈远之被破格提拔了。

等一下。

破格提拔?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

要提拔就提拔,干嘛加上破格两个字,弄得这么不情不愿?我觉得这句话里有奇怪。

两人拜的师傅倒是一般般,陈远之很快就超过了自己的师傅,成为了道君。道君这个等级,在元门总部都是长老级的人物,所以陈远之被提拔成为苏州分部的主管。

就是在陈远之成为主管一年后,发生了这件惨案,据说在陈小妹被审判一直到来罪恶之地,陈远之都没来看过她一眼。

半小时后,艳艳很快就将陈小妹最详细的资料弄来了。她说这是最详细的资料,甚至还问过了苏州那边的弟子。

我翻开资料,顿时看见了不敢置信的信息。

这资料上说,陈小妹和陈远之俩兄妹,是以孤儿的身份进入元门的,两人来自于广东佛教组织五菩提。

“五菩提是什么?”我下意识问道。

月月解释道:“在广东那一片,佛教是比较流行的,也有许多佛教组织。五菩提就是其中一个小组织,但在陈小妹五岁时,五菩提就被元门灭了。我记得是因为那时候元门想要扩张地盘,但最后还是失败了。不过,五菩提作为小组织,只剩下陈远之兄妹两个遗孤。”

“和尚也会有孩子?”我惊愕道。

“收养的。”围讽圣弟。

我点点头,继续看着资料。根据苏州那边弟子的回忆说,陈远之兄妹当初经常被欺负,甚至连吃饭都吃不饱。每次陈远之都会将自己的食物偷偷留给陈小妹,让她多吃一点,兄妹俩的感情一直都很好。

这就怪了。

那陈远之为什么连看都不看陈小妹一眼?

如果感情真这么深厚,就算陈小妹犯下了滔天罪孽,做哥哥的难免会心里痛苦,不会这么容易就断绝兄妹关系。

月月这时候小声说道:“死亡的婴儿里,也有陈远之的女儿。”

“嗯?”

我皱起眉头,如果陈远之的女儿也在里面,那她对陈小妹的行为还情有可原。但问题是,陈小妹又不是脑子发神经了,她干嘛杀死自己的侄女?

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揉着太阳穴细细想着,这其中疑点太多,陈小妹杀人的动机就让人觉得莫名其妙。

月月体贴地帮我点燃根烟,她小声说道:“先生,看出什么来了吗?”

“一个女孩,忽然神经发作杀了许多婴儿和自己的侄女,简直让人觉得莫名其妙,动机在哪儿,我只问个动机是什么,估计就没人能回答出来……”我咬牙道,“不可能是神经病的行为,因为作案实在太过冷静血腥,神经病可办不到。而且这资料上说得很清楚,陈小妹并没有与元门的人们产生过较大的纠纷。”

月月轻声道:“别想太多了,如果想让她说实话,找人帮忙不就行了?”

“找人帮忙?”我疑惑道,“这种事情,该怎么找人帮忙。”

艳艳笑道:“这儿毕竟是罪恶之地,道士的数量自然很多。在玩乐街上有个地方叫真话馆,是给富豪们玩的。那里有个熟练鬼遮眼的道士,他可以利用鬼遮眼让人说实话。这样一来,富豪的二奶妻子们就会诚实地说出任何不轨行为,但是收费挺高。”

我站起身说道:“没事,收费再高也高不到哪里去,我现在就去看看。”

看我这么坚持,月月和艳艳也没什么好说的了。其实我不是焦急,而是我的内心无法忍受。

我无法忍受自己的伙伴是这种人!

偏偏我不相信她是这样的人!

我急匆匆赶回家,正好看见陈小妹几人在泳池那边玩耍。见到我回来,陈小妹连忙从游泳池里爬出来,她担忧地跟我问道:“怎么了,在训练馆被欺负了,所以早点回来吗?”

“你去把泳装换下来,跟我去一趟玩乐街。”我说道。

陈小妹并没有问为什么,而是乖巧地说道:“好的,我现在就去。”

看着她颇为欢快的脚步,我心里忍不住暗暗沉思。

之所以这么依赖我,是因为唯一的哥哥断绝了关系,使得她无处可去吗?

判刑二十年,而且前五年不能购买温柔乡的门票。这要不是因为我,陈小妹肯定会死,没人能一直在钢铁山待五年时间。

陈小妹很快就换好了衣服下来,应该是不敢让我久等,头发还湿漉漉的。我原本想让她吹下头发再出门,但真是有些等不及了,便拉住她的手,朝着外面快步走去。

陈小妹跟在我身后,她纳闷地问道:“到底要去哪儿,这么需要我,是想去开房吗?不太好吧,你如果实在想要,先去买个套套,你知道我挺脏的。”

“我从来不觉得你脏。”我平静道。

陈小妹小声地哦了一句,等我们来到真话馆,她疑惑地看了看招牌,说这是什么地方呀。

我没解释,带着陈小妹走了进去。

真话馆里非常黑暗,有个老太婆正坐在一个木质柜台后面,她沙哑地说了句欢迎光临,我说想请她让我身旁的这个女人说真话。

老太婆忽然拿出瓶奇怪的紫色液体抹在自己眼皮上,随后看了陈小妹一眼,淡然说道:“两千元晶。”

我点点头,随后拿出两百元晶放在桌上,因为我是温柔乡强者,并不是温柔乡富豪,任何消费都可以打一折。

陈小妹抓住我的手,她小声道:“不知道怎么的,我忽然很害怕,我想回去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