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章 弩箭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安慰陈小妹说不用紧张,这时候老太婆让她躺在一张椅子上。陈小妹害怕地问道:“到底要我说什么真话,你有什么直接问我不就行了吗?”

我无奈道:“你只管照做就行了,又不会害你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陈小妹还是乖巧地躺在了椅子上,这时候我对老太婆小声说道:“事情结束之后,能不能消除她这段时间的记忆。鬼遮眼不是很厉害吗?”围讽叨划。

老太婆平静道:“可以,但需要一百元晶,而且不能打折。”

我连忙又拿出一个红元晶给她,这时候老太婆问我想问什么。我小声道:“帮我问问她,为什么会来到罪恶之地。”

老太婆嗯了一声,她忽然抽出张道符。在上面写写画画,最后贴在了陈小妹的身上。此时陈小妹害怕地看着我,她呢喃道:“江成,我害怕。”

“有啥好怕的……”我轻声道,“这并不是让你说真话的地方,俗话说真话馆,其实就是真心馆。等这里弄完之后,你就能经常陪在我身边了,知道为什么吗?因为她能将我们连在一起。无论我俩相隔多远,都能感觉到对方。”

“真的吗?”

陈小妹闭上眼睛,她轻声道:“那我好开心。”

我松了口气,看来陈小妹对我是非常信任的。

这个时候,陈小妹忽然睡了过去,就好像睡得很熟一般。老太婆将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,嘴里念念有词,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忽然间,老太婆开口质问道:“你为什么来罪恶之地!”

就在她话音刚落的一刹那,陈小妹忽然全身都剧烈颤抖起来,脸上露出很恐惧的表情,那眼睛突然睁开闭上,又重复地睁开闭上。就好像随时要醒来。

老太婆不慌不忙地又抽出一张道符贴在陈小妹身上,顿时,陈小妹又安静了下来,嘴里开始喃喃自语,但说得却让人听不清。

老太婆将手放在陈小妹的额头上,她也闭上眼睛。嘴里开始清晰地与我说话。

我听着老太婆的叙述,忍不住将拳头握得越来越紧。

陈远之十岁那年,五菩提全军覆没。只剩下两个遗孤。他看着收养自己长大的和尚被人们斩下脑袋,仇恨的种子从此埋下了。

那一年,他与妹妹陈小妹来到元门。之所以会收下这对兄妹,是因为他们的师傅与收养自己的和尚曾是老朋友。受友人临死之托,两兄妹得以继续苟延残喘地活在这个世上。

寄人篱下的日子,自然是不好过的,更何况还是仇人的屋子。

元门的人们虽然不在乎这对小小的兄妹,但至少能有个玩具给自己取乐。从来到元门的那天开始,这对兄妹就一直被人欺负。

陈远之每天都在护着妹妹,每当陈小妹悲泣的时候,他就会摸摸妹妹的头,随后告诉她,这一切都会结束的,一切都会变好的。

他会变得很强,强得让谁也不能欺负他们。

在陈小妹成年的那一天,元门的道士们美名其曰给她过生日。而陈小妹的清白,就是在那一天丢的。道士们将陈小妹扒光衣服锁在地下室里,五天五夜后,陈远之终于找到神智不清,喃喃自语的陈小妹。她身上都是那些道士们肮脏的痕迹,直到陈远之将她抱回去静养一个月,才慢慢恢复了精神。

那时,陈远之因为成为道师,被破格提拔为队长。元门深刻清楚强者的意义,既然出了个强者,那自然应该拉拢,用好处来弥补一下。

也就在那天起,陈远之兄妹没再受过别人的欺负。但是,这个仇恨的种子,已经发芽了。

当陈远之成为道君,被提拔为主管时,为了更好地弥补陈远之,苏州分部的分门主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陈远之。

那一年,陈远之有了个女儿。而就在这时,报复开始了。

道士也是有家人的,平日里他们任务繁忙,为了照顾好家人,元门都有家属楼,也会帮忙照顾他们的孩子。

可就在那一晚,所有的婴儿都死了。

在得知这个消息前,陈小妹被陈远之拉去喝酒。他那天笑得很开心,说自己做了一件大事,而且绝对没人会猜到是他做的。

第二天,婴儿们被杀的消息席卷整个苏州分部。

人们愤怒地要寻求凶手,可就是怎么也找不出来,这时候陈小妹才知道自己的哥哥做了什么样的事情。

他们杀了哥哥重要的人,所以哥哥也杀了他们重要的人。

这个男人已经疯了,因为其中至少一半的父母,都没有参加过当年的战争,毕竟已经过去了多年。但陈远之记得清楚,他告诉妹妹,苏州分部的每个人都该杀,因为他们都曾欺负过陈远之兄妹。

人们当然找不到凶手,因为陈远之的女儿也死了,谁会想到这家伙为了不被怀疑,连自己的骨肉都能下手。

可陈远之忽略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家人的重要性。

道士,都是将脑袋挂在腰间办事的。平日里他们就怕自己有个三长两短,所以任何组织对道士们的家人都颇为照顾。

五十二个婴儿被杀,元门总部不能坐视不管。于是乎,二长老亲自来到苏州分部。他就简单地说了一句话:查出真凶很简单,要是立即出来自首,可饶家人不死。

没人会觉得堂堂元门二长老在说谎,陈小妹已经看见自己的哥哥在颤抖。

然而……

她走出人群,说这一切都是自己做的。

刹那间,陈小妹被愤怒的人群围殴了,被审判派到罪恶之地。原本人们都很不满,在听说她将要受到五年生不如死的折磨后,他们这才放心。

陈远之没再去看过陈小妹,因为陈小妹告诉哥哥。

任何处罚都是没关系的,反正她在十八岁生日的那一天,就没认为自己还活着了。

指甲刺入了我的手掌,却没让我感觉到有多疼痛。我看着闭上眼睛的陈小妹,咬牙道:“元门这个组织,真应该被颠覆。无论是走到哪里,无论是哪里的元门,都没给我留下过好印象。这样的组织……为什么还能留着。”

“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,你也真是胆大,不过我年纪老了,也没精力管这么多……”老太婆从口袋里掏出一瓶液体,喂进了陈小妹的嘴里,轻声道,“以前年轻的男人来温柔乡参观,也说过类似的话,当然他说的可不是颠覆元门这么夸张的话语,但他最后却在元门大殿拔剑自刎。”

我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没说话,点燃根烟看着陈小妹。忽然间,我没来由想起陈小妹刚才说的那句话。

“能先去买个套套吗?我挺脏的。”

我原以为,她只是指在钢铁山的事情。

“你给她喝的是什么?”我对老太婆问道。

老太婆平静道:“能让她忘记半小时的记忆,但可不能喝多,对脑袋不太好。”

我点点头,站起身跟老太婆说了句谢谢,老太婆摆摆手,轻声道:“我看见她很依赖你,对于迷路在黑暗中的孩子来说,光亮是不可缺少的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我轻声应了一句,此时陈小妹慢悠悠地睁开了眼睛,她疑惑道:“这是哪儿?”

我正要找个说词,就在这时,屋子里忽然传来破空之声。我还没反应过来,就看见一道弩箭射在了陈小妹的肚子上。她呆呆地往下看了一眼,鲜血狂涌而出,陈小妹的力气仿佛被抽空,软软地倒在了椅子上,闭上了眼睛。

我连忙朝外看去,只看见外面的屋顶上,有一道残影掠过,飞速而逃,虽然很模糊,但我能认出来是谁。

我惊慌失措地抱起陈小妹,连忙跑到屋外,向着医院的方向狂奔而去,嘴里放声怒吼道:“赵黄!无论她能不能活,我都要你死!”

……

我有个叫王女的书迷,可能是脑子白痴不会看提醒,在这说一句:王女,别看我的书了,你降低了我这本书的档次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