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四章 江成,一对百!(四)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旅馆的房间自然不会太好,就是简单的小房间内有个卫生间和木板床。我看过房间后,要出去跟旅馆的老太婆兑换木牌,却发现老太婆已经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中年男人。不出意外的话,估计她是被送去医院了。

我把木牌递给中年男人兑换钞票。得到了五百八十美元,加上我抢夺来的和自身有的美元,已经有了一千四百八十美元。

这样一来,绝对能获得名次,毕竟杀死一个奴隶主得到的钱,实在是太过丰厚。

我拿出计算器。开始计算了起来。

九十个黑奴,每个黑奴价值三十美元,那就是两千七百美元。

十个白人,每个白人价值五十美元,再加上他们原本有五十美元,总价一千美元。

五个奴隶主,每个奴隶主价值五百美元,加上原本就有的五百美元,那就是五千美元。

合计起来。八千七百美元,只要前十的人就能活下来,那平均一下就是八百七十美元,只要能得到比这个多的数额,就能安全地活下来。更何况,我现在已经是远远超出了。

我根本不需要再战斗,只要熬到三天后就行。说实话,原本这时候我会再出去战斗争夺名次,但现在的情况很明显,每个人都想杀我,我不能傻乎乎地出去给人当靶子。

我躺在木床上,现在的情况明显不难。这儿有卫生间,我完全可以三天不吃饭只喝水。到时候也能撑过去得到名次。

“江成,出来决一死战!”

就在这时,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道吼声,我疑惑地把窗户打开,只见那个男人正怒气冲冲地看着我,他大骂道:“你敢杀我兄弟。我要杀了你为他报仇。”

“真是笑话,你兄弟杀我可以,我杀他就要偿命?明显是这家伙太过自以为是断送了性命。怪不得我。”我平静道。

那男人咬牙道:“那你敢不敢出来跟我决一死战?”

我摇头道:“不敢。”

我的回答让男人错愕了一下,这时候我躺在床上,平静地看着天花板。

饿三天肯定不是问题,只是希望其中不会出什么变故。

而男人在外面开始破口大骂:“江成,你这个孬种。你今天要是不敢出来与我决一死战,你就是乌龟王八蛋。”

我根本没理会男人的骂声,这时候正好我来电话了,是陈园打来的。我连忙拿出手机,焦急道地问道:“陈园,陈小妹怎么样了。”

陈园小声说道:“成哥,有点麻烦。陈姐手术做到一半,有个温柔乡富豪过来做手术,那些医生竟然要把陈姐给推出来,先给那富豪做手术!”

“什么!”

我听得一怒,连忙问道:“那富豪做的是什么手术?”

“好像是做鼻子的手术,说是那富豪鼻子骨头比较凹,影响到呼吸道和大脑了,要开洞把两块骨头给取出来。”陈园解释道。

我顿时火冒三丈,低吼道:“草他大爷,又不是什么紧急的手术,就不能晚一点再做吗?那陈小妹现在的情况到底怎么样。”

“我们不肯让医生将她推出来,陈姐现在很惨……”陈园快速说道,“她伤口还没缝合,血一直哗哗地往外流。我草!我草!你做什么!你他妈把手拿开!”

陈园那边忽然怒吼出声,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赶忙问道:“怎么了?情况怎么了?”

“成哥,出事了……”陈园的声音满是焦急,“那家伙正在摸陈姐,我们几个不让摸,被他的保镖们揍了。陈哥你快来啊,他们听说陈姐是奴隶后,要把她拖到自己的病房里去,陈姐还在昏迷呐,这几个畜生!”

我瞪大眼睛,怒火在心中熊熊燃烧,我咬牙道:“把电话给那个富豪,我要跟他说话。”

陈园连连说好,我听见他在电话另一边叫道:“我们主人要你接电话,快点接!”

电话那边一阵吵杂,没过多久,那边传来了一个傲慢的声音:“喂。”

“这几个都是我的人……”我咬牙道,“你别碰他们,否则我会让你付出代价,我保证。你小子是谁,敢不敢把名字说出来?”

这富豪冷笑道:“应该说你是谁,碰下你的奴隶怎么了,还这么多废话。”

我咬牙道:“我是五级战神,江成。”

“草你妈就一个五级战神还敢跟我讲电话,老子跟七级战神喝茶的时候,你他妈还不知道在哪儿呢!”

电话忽然就被粗暴地挂掉了,我连忙再次拨打过去,过了一会儿电话才接通,但却没有人说话。我只听见陈园他们发出痛哭声和大骂声,其中陈园喊得最撕心裂肺,他大声地吼叫道:“成哥!死人啦!有兄弟死了,成哥你在哪儿啊!”

“我草!”围讽央圾。

我感觉脑袋轰得一下简直要炸开来,这分明就是故意的!这是要引我出去!

外面的那些人们都已经围聚在一起了,但偏偏没人对那几个参赛者动手,全都虎视眈眈地看着我。这时候任何人都能看出来,这完全就是冲着我来的一次比赛。

我怒火冲天,只觉得自己要烦死了!

我要杀人,要杀人,要杀人!

那边的哭喊声越来越凄厉,我甚至还能听见利器砍人的声音,那是一种特有的声音,我身经百战,完全能分辨出来。

这个时候,电话那边忽然又传来了那富豪的声音,他嗤笑道:“你很在乎这些奴隶?”

我只觉得脑袋昏沉沉的,这时候的我只能咬牙道:“我会杀你,你别让我找到你,我一定会杀你。”

“杀我啊?我怎么听说有个叫江成的小子,正在参加屠戮盛会呢?话说,你出得来吗?我给你看点东西。”

这个时候,我的手机忽然就收到了一条彩信,是我不认识的号码。我脑袋空白地将彩信打开,却不由得愣住了。

在这彩信里,陈小妹的衣服已经被人扒光,她还处在昏迷状态,身上有许多血迹。就在这医院里,就在这还有一大堆人看着的医院里,几个没穿衣服的男人正在玩弄陈小妹。其中一个男人还趴在陈小妹的身上,有个男人正站在病床上撒尿,但他却是对准了陈小妹还没有缝合的伤口!

昏迷的陈小妹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,还要承受如此大的侮辱!

畜生!畜生啊!

我气得全身发抖,而那富豪继续笑嘻嘻地说道:“江成,你知道吗,都说女人身上有三个地方可以给男人玩。一个是嘴,一个是屁股,一个是……嘿嘿。不过你这女奴隶不错,有四个地方可以给男人玩,虽然可能会玩死她。怎么样,要不要试试看,这是在温柔乡很流行的游戏。”

我感觉喉咙发堵,说出来的话都十分沙哑:“我现在就来找你,你可以死了,无论你怎么逃,我都能找到你。”

“那就求你来找我咯,啊……不好意思,我已经开始玩了,这伤口刺得不够大,不过没关系,够紧。”

又是一条彩信发来,在新的照片上,有个肥胖的男人正趴在陈小妹的肚子上。而陈小妹才刚拔出弩箭的伤口,已经承受了不敢置信的伤害。

我要杀光他们……

我一定要杀光他们……

虽然外面有百人阻拦,但我已经克制不住心中的暴怒。

所有人,都该死。我需要力量,需要力量让我去杀死那些人……

只有一个危险的办法,可以让我得到力量,然而这时,我却丝毫不觉得恐惧。

我收起手机,抓住慈悲,跌跌撞撞朝着旅馆外面走去。

见到我出来,那叫骂的男人大笑道:“江成,你还真敢出来,是为了保护你的女奴隶吗?没用的,不过我真想知道……直接弄在她的肚子里,她会不会怀孕呢?”

他们……果然是串通好的。

“一个也好,两个也好……”我握着慈悲,喃喃道,“我的性命,你们要就拿去。而你们的性命,一个也好,十个也好,百个也好……”

我抓紧慈悲,朝着男人飞奔而去,怒吼道:“老子全他妈杀了!”

刹那间,我将刻着梵文的刀鞘,远远丢了出去!

妖刀离鞘,我的全身,瞬间被冰凉占据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