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不求飞黄腾达,但愿共度坎坷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所谓的天魔宗,与其说是小组织,不如说是个半吊子组织。

这里的场地就是个简单的小区套房,整个套房被租了下来,估计一整年的租金也不超过十万,是个颇为偏僻的地方。甚至想去买点衣服和生活用品,还要跑到隔壁镇去。

从天魔宗这儿名字上,就能听出宗主是个中二病较厉害的人。整个套房有七层楼,一楼拿来存放物品,二到三楼是拿来接任务的。而楼上就都是宿舍,整个天魔宗一共有五十名弟子。

陈园被安排为一个小队长。而我则是连宗主的面都没见到。按照他们的话来说,就是首领不是这么容易见到的,等以后拿出成绩了,就能见到首领。

我被安排为一个普通弟子,住在一楼侧面的小仓库里。将里面的杂物拿出来,铺个床,就能拿来当房间睡觉。没有卫生间,要跑到一条街道外的公共厕所才行。如果想洗澡,也要去隔壁街的公共浴室。两块钱洗一次澡。

陈园一天来看我好几次,说要帮我买生活用品,我让他不用太过紧张,他又说打算在外面租个好看的套房给我住,我也就随着他了。反正现在人生地不熟,房子一时间也不好租,也不知道住在哪儿合适。

来到哈尔滨三天,我的手就已经脱皮了。也许是水土不服,暂时适应不了北方干燥的环境。陈小妹就会安安静静地帮我涂大宝,如今的她只是个未亡人,没有任何情感,只知道陪在我身边,将我当成她的主人。

原本我为她感到悲伤。现在想想也不错。

对于陈小妹来说……成为未亡人,估计也比活在那黑暗的记忆里解脱。

天魔宗毕竟不是白养我的地方,应该是看我伤势差不多了,在第三天时,陈园的朋友就来找我谈事。经过几天相处,我已经知道他叫王俊鹏。是个道兵。

王俊鹏进入我的小房间后,他先是有些嫌弃地看了看四周,随后说道:“江成。你现在虽然不能剧烈运动,但做点小事应该是可以的。我现在要去拜访一位大人物,你跟在后面提提东西,可以吧?”

我连忙说好,让陈小妹在屋子里待着,便与王俊鹏出了门。他递给我一把车钥匙,指了指停在套房附近的一辆桑塔纳,淡然说道:“会开车吧?”

我知道他是要我当司机的意思,就坐在驾驶位上发动了车子,王俊鹏坐在后面给我指路,带我去了附近的菜市场,买了些水果和礼品。

“今天要去拜访一位厉害的人物……”王俊鹏让我将东西放在后备箱,饶有兴致地笑道,“你对道士懂得不多,否则也不会只混个道兵。你看我虽然也是道兵,但说实话,其实我学道只用了一年。今天要去拜访的人可厉害得很,是一名玄兵,可能你从来没见识过,到时候记得保持尊敬。”

“是。”我点头道。

他嗯了一声,坐在车后揉着太阳穴,让我稳点开。

那所谓玄兵的位置是在市区内的一个小区,接上了所谓的玄兵先生后,我们就去饭店里吃饭。我负责给王俊鹏和那位玄兵倒酒点菜,他们则是一直在谈道术方面的东西。当王俊鹏邀请玄兵加入天魔宗时,他却是摆摆手,说自己的志向要更大一些。

事情的结果,自然是王俊鹏碰了一鼻子灰,垂头丧气地带我回了天魔宗。但这事情却仿佛变成一个开启点,人们办事都开始叫我帮忙跑腿。

请别人吃饭,我要在一旁倒酒。

谁家里老婆生孩子,我要帮忙送他老婆去医院。

天魔宗的楼道卫生,要让我来打扫。有时候大家忙了,也让我去打扫房间,每天都忙得不亦乐乎。

当我晚上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小房间里,陈小妹都不会问我累不累。她照例帮我准备好饭菜,用煤饼炉热两碗青菜,再用黑不溜秋的高压锅煮一锅米饭给我。可能是因为疲惫的关系,我每次都能吃得一干二净。

而等每天早上起来,都能看见门口放着一包中华和两百块钱,不用猜也知道是陈园送来的。我也不客气地收起来,存在枕头底下。围序引划。

在我来到天魔宗第十天时,事情发生了转变。

这天我从一个天魔宗成员家里回来,他说自己老宅子太脏,父母想搬进去住太脏,让我帮忙打扫一下。

回来时,平日里情景的小套房楼下围满了人,全都是天魔宗的成员们。大家在我那小房间里进进出出,脸上都带着真诚幸福的笑容。

见到我回来,王俊鹏笑着对我招招手,我走到他身边问怎么回事,他说有人来找你。

我疑惑地往小房间里走去,只看见在那昏暗的只有五平方的小房间里,有个女人正坐在我的床上,温柔地帮我整理着被褥。陈小妹站在她的身边,帮她把枕头套进崭新的枕头套里。

她是散发,穿着一身黑色长袍,虽然环境昏暗,看着却有一丝靓丽。洁白的肌肤看着显眼,犹如黑暗中的一颗夜明珠引人夺目。

她捋了捋三千青丝,率先令人着迷的是那美眸,透露着一丝流水般的温柔。当人目瞪口呆后,才下意识发现这是容貌也倾国无双的女子。

我没来由觉得惊慌,随后尴尬地走进小房间,原本我想了千万种言语让自己这时候显得健谈,却只能摸摸后脑勺,小声说道:“来了?”

她听见这句废话,只是微笑地对我点点头:“来了。”

我们又是一阵沉默不语,最终还是她打破了寂寞,她帮我将被子铺好,轻声说道:“是想吃东北饺子,所以跑来了?”

我忍不住扑哧一笑:“不好吃,香味太重,要是你能吃的话,也会觉得香过头了,像往饺子里包了空气清新剂似的。”

她又看了看一直在围观她的人们,微笑道:“朋友们也都对你不错?”

“必须不错啊!”王俊鹏拍着胸口,大大咧咧地说道,“雪姐,江成这不是有伤吗,平日里天魔宗的任务我们都不敢让他做,只敢请他帮忙做些小事。其实这小房间也住不久,我一叫陈园的哥们天天都在帮江成找房子,这已经快找下来了,位置还不错。”

江雪笑道:“谢谢,到时候搬家,还请大家把车借一下。”

王俊鹏连忙说道:“必须的,我的车要用只管拿去。”

“雪姐,别借他的,他那桑塔纳破得要命,我有辆丰田,用我的吧。”

“搬家要用我的才行,我那面包车位置大。”

人们都纷纷在江雪面前承诺借车,江雪又是道谢几次,随后请这些人先回去。

见江雪下了逐客令,人们只能恋恋不舍地离开。我坐在木板床上,静静地看着江雪的小脚,也不知道该说些啥。想了许久,只能憋出一句话来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?”

她盘坐在床上,牵住我的手,轻声温柔地说道:“因为当你过得不好时,有些人无论如何都是想找到你的。”

此时我没来由觉得鼻子一酸,感觉特别难受:“你不该过来,我如今连任何大动作都不敢有,就怕被仇人发现。对不起,说好要带你见识我的鲤鱼跃龙门,最后却让你看着我从金字塔上摔到地底。”

“所以你鲤鱼跃龙门的时候,我在上海静静等你;而你摔下来后,我来到你的身边。好弟弟,你还不懂我……”江雪忽然温柔抱住我的头,我嗅到她身上香香的,耳边是她的呢喃声,“我不求飞黄腾达,但愿共度坎坷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