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机遇!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黄鹤王八蛋,你不是人,你还我血汗钱,你还我血汗钱!”

天还没亮时,我就听见熟悉的声音传进耳朵,下意识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起来。推开门对外面怒吼道:“你神经病啊!老子都跑到东北了你还追过来,你是不是神经病啊!”

门口,阿天正一本正经地朝小房间里看来,妄图想要看见江雪,我啪地一下关上了门,用力地推了一下阿天。没好气道:“都成鬼奴了你还觉得不够过瘾是不是?”

阿天被我推得往后退了两步,他认真道:“是的,原本我觉得这是很令人痛苦的事情,可想过几天后,我想通了。美人其实是爱我的,但因为不想被世人说三道四,只能让我变成你的鬼奴。表面上是帮你征服我,实际上是为了时时刻刻都能看见我。她对我爱得深沉,甚至不惜被世人所鄙夷。硬是要与我相见。这……这是柏拉图式的爱情啊!虽然我不能得到她,她也不能依偎在我怀里,但那份爱情,我们已经能互相感受到!”

“滚吧傻逼!”

我听得火冒三丈,举起拳头狠狠地砸在了阿天的脸上。他连忙也想举起拳头反击,可无论如何都打不下来,我将他狠狠地揍了一顿,浑身都热乎了起来,就好像大早上运动了一番。

这时候门被打开了,江雪裹着黑色长袍从屋里走出来,她笑吟吟地说道:“这不是挺好的么,至少他能让你的心情好一点。”

我没好气地说道:“我已经觉得一大早心情就被破坏了,我的天。现在几点钟?”

“早晨四点半。”江雪回答道。

我一听又是暴怒,想再打阿天一次,可看着无法还手满是委屈的他,我一时间却又下不了手。我只能指着他的鼻子,咬牙说道:“别再让我听见黄鹤王八蛋一类的话,否则我杀了你。我不是骗你。我已经觉得相当厌烦。”

阿天却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江成,你的妻子是这么深爱我,为什么你就是不相信呢?我必须告诉你。强留的爱情是不会幸福的,只有我可以给江雪快乐。只有我,愿意给迷途的玫瑰一个温暖的怀抱。”

“傻逼。”

我没好气地骂了一句,牵着江雪回到房间里,关上门后正准备睡个回笼觉,外面却已经不停地叫嚷起来。围序贞技。

“温州皮鞋卖不出去的时候就做成果冻,等果冻也卖不出去了,就再做成皮鞋继续卖。”

“不要脸的骗子,炒菜都不会,整天只会炒房子。”

“你们就是一群只会做打火机的菜鸟!”

“江雪,你在我心中就好像洁白无瑕的雪花,明明是那般美丽,我却不敢将你搂入怀中。因为我怕爱的温度会让你融化,我不愿害你消失在我的怀抱里。”

这畜生果然不再说黄鹤王八蛋一类的话了,但换了无数种方法开始骚扰。我烦躁地揉了揉耳朵,这样一来别想再睡觉。江雪则是微笑不语,她将水壶放在煤饼炉上开始烧开水,随后轻声说道:“小妹,你只会做青菜吗?”

一直睡在天花板上的陈小妹立即跳了下来,随后说自己根本就不会做菜。江雪看了看四周的情况,说屋子确实太小了,需要租个合适的地方,我说陈园正在办。

托阿天的福,我早上五点就洗刷完毕起床了,随后我绕着套房跑了几圈锻炼身体。

江雪帮我下了一碗粉干,等我吃早餐时,陈园正好过来了。他见到江雪和阿天后愣了一下,我说江雪是我的女友,他连忙恭敬地叫嫂子。

我又说阿天是我的鬼奴,阿天对我骂了句草你大爷,于是陈园和阿天差点打起来。

江雪笑吟吟地让他俩别闹,随后也盛了两碗粉干。一份给陈园,一份给阿天。鬼魂是不能吃人类食物的,吃了后会觉得胃里很胀,会忍不住吐出来。但阿天还是激动地吃粉干,说这是江雪爱他的证明,他一边吃一边吐,让我和陈园都没了胃口。

“成哥,房子已经找到了,虽然偏僻了点,但是安全,而且装修好,位置也大,有院子……”陈园放下筷子,他轻声说道,“旁边就有车站,坐车可以直接到市区买东西。那里有三种公交车路过,一种通往市区,一种通往机场,一种通往我这边。”

我点头道:“确实麻烦你了,谢谢,听着感觉很好。”

“还有成哥的去处……”陈园先是警惕地看了看外面,确认没人后,他小声说道,“我已经将这边的事情给打听清楚了,成哥要听听看吗?”

我示意陈园继续说下去,他十分详细认真地跟我说了这边的形势。

哈尔滨这边,分为一宗二门,首先是道法宗,已经霸占了市区一块,是这边最大的道士组织,并且没有上司组织。另外这里还有个地门,在尚志市那一片活动。除去这两个组织,就是个血斗门,名字听着很鲁莽,但却是佛教组织,在五常市一片活动。

我皱起眉头问道:“那地门听着有些奇怪,我曾听说过天宗,地门与天宗有什么联系吗?”

“并没有联系,只是刚好叫地门……”陈园摇头道,“但是道法宗与元门曾经有过节,关系一直不太好,我在想……成哥是不是能去道法宗加入元门,这样一方面能保证平安,一方面能继续学习道术。”

我听得点点头,天魔宗确实不应该是我久留的地方。一个首脑只是道师的小地方,自然留不住我。我忍不住笑了笑,随后问道:“你既然来跟我说这个,那门道肯定是有了,说说你的计划。”

为了安全起见,陈园将小房间的门关上,他认真道:“道士组织毕竟不是普通组织,不能随便就加入,要先拿出自己的本事来。我已经打听清楚,今晚天魔宗会有个精英选拔会,就是要选出一个精英名额,随后就前往市区。”

“哦?”我饶有兴致地问道,“天魔宗是拿到什么名额了?”

陈园递给我一根烟,帮我点燃之后,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:“道将考核。”

听见这四个字,我也忍不住笑了,狠狠地吸口烟,看烟雾飘散在这小房间里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怪不得我了……”我平静道,“天魔宗救我一命,而道将考核凶险非常,我可不想让这些人在那丢了性命。这唯一的名额,与其让这些过家家的小孩子拿去,还不如交给我。”

陈园笑道:“成哥所言极是。”

我伸了个懒腰,看着灰蒙蒙的天花板,咬着烟不说话。

确实,距离上一次的道兵考核,过去已经有段时间,是该证明自己了。否则总是以道兵的身份扮猪吃老虎,难免自己都觉得奇怪。

当初道兵考核,我佑一牡丹。

这次了无牵挂,可以全力以赴,若是不在这哈尔滨大放光彩,恐怕以后的路会很难走。

想起那牡丹,我的心脏仿佛被一把尖刀刺入,脑海中浮现那日东方又玉泪流满面的模样。

“江成,我知道错不在你,但我好恨你。”

每每想起这句话,让人觉得呼吸都变得困难。

我抚摸着慈悲,喃喃道:“只剩一个月了吗……”

“只剩一个月,你就要只身前往南方,去带回那个女孩吗?”江雪帮我把碗筷收拾干净,语气平淡地问道。

我摇摇头,咧开嘴笑了:“带回来又怎么的,我痿,你知道的。”

她很仔细地想了一会儿,随后也捂嘴笑道:“准了,再保护她一次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