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北方震天虎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陈园给我的消息没错,果然在傍晚时分,王俊鹏来让我们都到楼顶去,明显是有事情要办的。

等来到楼顶,我看见这里的大厅被整理出一片空。许多把椅子被绕圆圈放着,这里已经坐了一些人。

人们陆陆续续地过来坐下。最后只剩下一个沙发没人坐,我估计就是天魔宗的宗主会来坐。

天魔宗宗主没来,所有人都很安静,甚至不敢交谈。人们就在这里静静等着,一直到十分钟后,门终于开了。只见一个颇为强壮的中年男人走进屋子。大家连忙站起来,激动地对他说道:“参见宗主。”

这个中年男子……就是天魔宗的宗主?

他对人们摆摆手,示意大家坐下。随后只见他走到沙发旁坐下,先是颇为潇洒地给自己点了根烟,人们这时候都是崇拜地看着他。

天魔宗宗主缓缓吐出口烟雾,轻声道:“转眼之间,天魔宗创建已经有两年了。记得我十五岁开始学道,也没想过自己会走到这一步。”

“宗主天赋异禀,是天注定要成才啊。”王俊鹏连忙说道。

刹那间。人们都对天魔宗宗主说起了阿谀奉承之话,恨不得用尽自己所有的文化来修饰句子拍马屁。天魔宗宗主笑了笑,他轻声道:“我十五岁入道,在五年之后,总算是踏入道兵的层次。后来又潜心钻研佛法,我佛广大,我成功在二十四岁就成为了道将。如今我三十岁了,能踏入道师,说到底就两个字,心境。”

人们崇拜地听着天魔宗宗主的话,王俊鹏感叹道:“一般人可绝对走不到宗主这步,能跟随宗主,让我学习到了许多。只是我还不够努力。达不到宗主的心境。”

天魔宗宗主笑道:“俊鹏,你入道一年就能成为道兵,已经是非常快速的存在了。再锻炼些时日,哪怕是那被称为道教创办以来最强的东方青云,也会被你踩在脚下。你切记不能心浮气躁,你是天魔宗的希望。”

王俊鹏诚恳道:“都是宗主教育得好。”

我看得心里一阵尴尬。

人家东方青云幼年便自学成乾坤。你跟他比简直就是神与粪便的区别了,还真好意思往自己脸上贴金。

“这次叫大家过来,是因为有重要的事情。也算是你们鲤鱼跃龙门的机会……”天魔宗宗主笑道,“实不相瞒,道法宗那边……要举行道将考核了。我费尽心血,终于为大家拿开了一个参赛名额。据传这次的道将考核,将会有两百名道士参加,十分凶险。”围序斤巴。

我原本还没觉得怎么样,在听见这句话后,我顿时惊得瞪大眼睛:两百个名额只拿到一个,还要跑来跟弟子们说是自己费尽心血拿到的……你天魔宗也真是够了。

听见道将考核的名额,人们都是激动地有些发抖。估计对于这群半吊子的道士来说,道将考核是非常重大的存在。天魔宗宗主很满意大家的表现,他轻叹道:“名额只有一个,而你们都是我的弟子,大家来说说,名额给谁最合适。”

“宗主……”一名中年男人连忙站起身,他先是鞠躬,随后客气地说道,“鄙人不才,如今三十有余,才是一名道将。但人生阅历,我也是有了不少。我推荐让王俊鹏前往,他是新人一辈中最强大的存在,若是好好培养,将来定能光耀天魔宗。”

王俊鹏连忙摆手道:“我还是新人,要和前辈们好好学习才是。我推荐忠哥,他为人稳重,天赋也高,让忠哥前往最为合适。”

听见这话,一个男人连忙摇头道:“俊鹏,你就别推托了,这个名额,非你不可。”

在人们互相推荐人才的时候,天魔宗宗主忽然说话了,他摇头道:“实际上,这个名额真的不适合俊鹏。虽然俊鹏天赋异禀,但实际上,我这次有别的打算。”

“别的打算?”

人们都是闭上了嘴,疑惑地看着天魔宗宗主,他用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,沉声道:“据我所知,这次的道将考核,云墨子会参加。”

“云墨子!?”

听见这个名字,人们都是面色一变,原本其乐融融的场面,竟然是变得有些沉默。我看得疑惑,忍不住问道:“云墨子……是谁?”

我一发话,人们都是看向了我,天魔宗宗主笑道:“你便是江成吧?我听说你是从南方来的,难怪你不清楚云墨子。”

我恭敬道:“小辈不才,还请宗主解答疑惑。”

天魔宗宗主将烟头掐灭,不慌不忙地又点燃一根,轻声说道:“你可曾听说过:南方盘卧龙,北方震天虎;双云争天下,最恨七春秋。”

南方盘卧龙,北方震天虎;双云争天下,最恨七春秋?

我皱起眉头细细回想,这句话好像是有点耳熟,以前貌似听说过这句话,但记不真切。此时陈园在我耳边说道:“成哥,这句话是经常有人说,在南方也经常听人提起过。”

我点点头,随后对天魔宗宗主说道:“听过,这句话的意思是?”

他轻声笑道:“双云争天下,说的就是南北双方的第一天才,南方是东方青云,北方是云墨子。人们称呼前者为青龙,故名为盘卧龙,后者则是震天虎。”

我疑惑道:“双云争天下,意思应该是两大天才争夺谁是最为耀眼的那个存在,那最恨七春秋的意思是?”

天魔宗宗主叹了口气,颇为惋惜地说道:“最恨七春秋,意思就是云墨子比东方青云要小七岁,人们没法判断出两位究竟谁更天才。实际上以前这句话是只差七春秋,但自从东方青云在元门大殿拔剑自刎,便改为了最恨七春秋,意思就是这件事情从此无从考证,毕竟云墨子现在还只是乾坤兵。”

王俊鹏脸上满是憧憬,认真道:“云墨子是十五岁入道,半年后便成为乾坤兵,震惊北方。照理说应该要让他更进一步,但他的师傅却开始雪藏云墨子整整两年,使得人们很快就忘记了这个天才。可就在一年前,云墨子再次横空出世,他轻松地击败了一名玄将,叫人大跌眼镜。也就是那时候起,云墨子再次名声大噪。虽然还是乾坤兵的身份,但却越级击败了无数强者,达到了百人斩,被他击败的一百人,全都是玄将或乾坤将!”

好强!

我听得倒吸一口凉气,如果比东方青云小七岁,那现在算来,应该要满十八岁了。如此成就,确实不愧为震天虎之名。

天魔宗宗主轻声道:“云墨子的师傅无名,没人知道他是谁,他带着云墨子闲云野鹤,四处修行。如今云墨子要在这边参加道将考核,对我们来说,是个结识强者的机会,所以这一次,我想派个八面玲珑之人前往,趁着云墨子心智尚未成熟,与他结下情谊,将来对天魔宗也有帮助。”

人们都连连称是,说天魔宗宗主考虑周全。我这时候忍不住摇摇头,认真道:“但那八面玲珑之人会死,道将考核不是游戏,是生死之战。”

听见我这话,人们都是不敢置信地看向我,王俊鹏皱眉道:“江成,在大家商量的时候,你怎么这么说话?”

我看着人们,轻声道:“我不是震天虎那般厉害的人物,但这个名额,我十分想要。若是帮江成一次,这份恩情我会记在心里。事到如今,我就实话实说了,恕我直言,你们的实力……去了也只是送死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