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明明都是人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草你大爷!”

当我攻击了魁梧大汉后,他的两个同伙顿时就不乐意了。其中一个大汉抓起台球,朝着我的脑袋狠狠砸来!

我直接伸出手,用手掌挡住了大汉的手,狞笑道:“有你这么打架的?”

他楞了一下,而就在大汉发愣的这一刹那。我抬起刀鞘,狠狠地刺向了大汉的眼珠子,他始料不及,直接被我戳中了眼珠。围央住血。

“啊!”

大汉疼得哀嚎一声,他捂着眼睛倒在了地上,鲜血从他的手指缝里流了出来。另一个同伙呆呆地看着我。他连忙扶起大汉,对我惊叫道:“有你这么打架的吗?一上来就往别人眼珠子戳。”

“既然要当恶人,那就要足够恶。这种胆量还出来丢人现眼,劝你们赶紧滚蛋,否则一进决赛就丢了性命。”

我不慌不忙地走到第一个魁梧大汉身边,从他口袋里搜出了证明,令我想不到的是,我这一下竟然搜出了六个证明。

运气还不错嘛,竟然赚了一个回来。

酒店的工作人员还站在门口。对眼前发生的一切不闻不问,就好像这场闹剧只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。此时我扶起云墨子,帮他捂着脑袋上的伤口,轻笑道:“没事,就破了点皮,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云墨子摸了摸自己流出的血液,他气得浑身颤抖,呜咽道:“成哥,他们干嘛打我啊……”

“这是成哥给你上的第一课……”我笑道,“现在要是不让你吃点小苦头,等进了决赛,说不定就要看你死在我面前。乖小子,刚才成哥就想出手救你。可仔细想想,如果不让你流点血,你根本不知道这些人会做到哪一步。”

他捂着脑袋不说话,但却不停地在抽泣,估计那一下让他够疼的。云墨子时不时擦擦眼睛,衣袖湿了一大片。

我皱眉道:“不准哭。男人可以在失意时独自落泪,但决不能因为被欺负了就流眼泪。乖小子,你年纪还小。不知道男人的眼泪有多金贵。只要滴落一次,就会降低许多价值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他抽泣着呜咽一声,忍着不让泪水掉下来。此时我牵着他要往外面走,四周的人们却忽然拦住了我们。这些人脸上都是玩味的表情,看云墨子的眼神有些嘲弄。

“兄弟,别急着走啊……”一个女人笑道,“我们刚才可是看得清清楚楚,五个证明呢……要的不多,你给我们三个,就能直接离开。”

我看了女人一眼,淡然道:“如果我不呢?”

她耸了耸肩,轻声说道:“你不同意是你的事,但会不会让你走,就是大家的事情了。说实话,我们下手有点不知分寸,万一不小心出了人命,那你还挺尴尬的。”

人们都是下意识往前走了几步,将我和云墨子团团围住。云墨子看见这场面,他满是不可思议地说道:“为什么啊……你们如果想要证明,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去得到不就行了吗?为什么要跟我们抢夺,明明都是人,为什么要因为这种事情互相伤害?道士的对手……不应该是作恶的厉鬼和僵尸吗?”

云墨子连续三个问题让人们有点发愣,那女人嗤笑了一下,随后说道:“傻逼吧?我说你小子的道兵身份……是买来的?”

云墨子咬牙道:“才不是!”

此时阻拦着我们的人有八个,应该是三个队伍,他们肯定是商量好了平分,否则不会聚集在一起对付我。

我叹了口气,对云墨子问道:“乖小子,杀过人吗?”

他愣了一下,随后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。如此看来,云墨子之前的百人斩,估计都是点到为止,从来没杀过人。

我摇摇头,轻叹道:“那你师傅肯定会感谢我,因为我给你上了最重要的一课。”

说罢,我将手放在慈悲的刀柄上,一看我这动作,人们都是立即拿出了武器。有用短棍的,也有用桃木剑的,也有用长刀的。

刹那间,我立即抽刀,朝着那女人白皙的脖子速速砍去。

女人面色大变,她连忙用长剑抵挡我的慈悲,而就在这一刹那,世间万物都慢了下来。

我的对手们面露难看之色,估计是那阵晕眩已经让他们感觉到了。在我这看似缓慢却极快的攻击下,女人的长剑立即被我砍断。此时她面色恐惧,但什么都来不及了。

慈悲划过了她白暂的脑袋,虽然刀锋无比锋利,但刀身毕竟是木头,使得她的脑袋立即飞了起来。这场景吓呆了在场的人们,而慈悲此时还没停下来,朝着女人旁边的一个魁梧大汉而去!

不得不说,这大汉的反应力是很快的,他立即知道自己无法抵挡,朝着后面快速跳去!然而,慈悲还是划过了他的手臂。

一条人手直接飞了起来,当我这一道攻击结束后,先前威胁我们的女子已经成了一具无头尸体,而那个大汉也抱着断臂,发出歇斯底里的哭吼声。

不止是云墨子,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呆了眼。云墨子惊得浑身颤抖,我抓住他的手臂往外面走,他这时候终于反应过来,立即抽回了自己的手,呆滞道:“成哥……为什么要杀人?”

我耸了耸肩,平静道:“你回头看看。”

他疑惑地回头看去,只见其余人们都是惊恐地看着我,却不停地往无头女尸和断臂大汉那边靠去。

我轻声道:“我说这些人会抢夺死者的证明,你信不信?”

云墨子脸色苍白地吞了口唾沫,他开始呢喃自语,但说得很轻,让人听不清楚。

我扯着云墨子往外面走去,平静地说道:“杀个人,这里大家会在乎吗?如果在乎,工作人员早就拿下我了,而你看看,工作人员在干什么?”

云墨子连忙看去,可那工作人员还是一脸平静地看着我们这边。而当我们要走出门口时,工作人员忽然给我递来一张黑色名片,他认真地对我说道:“先生,道法宗很希望能有您这样的人才加入。到时候若是通过了,凭靠这卡片,可以提高道法宗对您的待遇。”

我点点头,将卡片收在口袋里,随后转头对云墨子说道:“看,在乎吗?这里有人会在乎吗?没有。”

云墨子这时候终于不颤抖了,他看着手上的鲜血,呆若木鸡地被我扯下楼。

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要这样……”云墨子喃喃道,“成哥,明明大家都是人,但却为了证明这种东西……我能感觉出来,他们刚才也想杀我们。可这里明明是在道法宗的地盘,这样都能杀死一名道士。”

我冰冷道:“一个强者,需要有无数个弱者的尸体拿来垫脚,才能站在巅峰看这个世界。我也不喜欢,并且根本不会主动抢夺别人,可是世人们会。墨子,我今天不杀他们,他们也会去杀别人,或者被别人杀死,其实结果都一样。我甚至去过更没人道的地方,你若是在那地方待着,恐怕活不过一天。”

“这是道士们的规则吗?”云墨子不敢置信地问道。

“不。”

我摇摇头,轻声说道:“我原本以为是道士们的规则,现在我才清楚,是世界的规则。我也想过改变世界,我也曾经差点改变过一个小世界,但如果要成功,你必须要有足够的地位。但想爬到那个地位,就要杀足够的人。墨子,杀十个人是罪恶,但杀十个恶人,助自己爬到巅峰去做善事,去拯救千万人,你觉得还是罪恶吗?若是你看透了,就跟我一起,在这道将考核闯出个名堂来。”

他沉默不语,但却紧紧握住了我的手,怎么都不肯松开。

当电梯到达一楼,云墨子忽然看向我,他小声道:“谢谢成哥,真的谢谢你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