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小孩子是不能吃辣椒的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主考官话里的意思是……道法宗要杀我?

不对!不可能!

我用力地摇晃了一下脑袋,如果道法宗真要杀我,主考官现在没必要跟我废话这么多,他完全可以弄死我,于是我看向主考官的眼睛,沉声道:“是的。我认为道法宗很安全。”

“哦?”

他整个身体朝后靠去,将双腿放在桌子上,嗤笑道:“首先要感谢一下你对道法宗的欣赏,但有件事情你要搞清楚。我们确实跟元门关系不好,却也只是冷战关系。如果将你收入道法宗,那就会变成一个导火线。恐怕我们和元门的关系会忽然从冷战变成激战,你说说看……江成,你算什么东西,虽然这句话难听了点,但说真的,你算什么东西,值得我们为了你与元门发生冲突?”

我将主考官递给我的烟点燃,吐出一口烟雾,轻声道:“我什么都不是。在精英弟子中,也有一堆比我更厉害的人。如果真要说我与别人有什么不同,那就是我很憎恨元门。”

“可我们不需要憎恨元门的弟子,只需要对道法宗有用处的弟子。”主考官打断道。

我耸了耸肩,平静道:“对,你们不收我自然是可以的,因为这是你们的选择。但杀我也是不可能的,道法宗若是为了酬劳,杀掉由元门方面提出的通缉弟子,恐怕说出去也会被人笑掉大牙。”

“有点脑子。”

主考官笑了笑,他将双腿放下,颇为慵懒地说道:“当收到你的名字时,我们就对你展开调查。因为江成这名字几乎是一夜之间就传遍了道士组织,温柔乡的名头可比你想的要大许多。正好,我们在元门也是有些人的,就如同元门在我们这肯定也安排了奸细一样。结果一查,却发现那边有些人对你的评价很高,即使你是个道兵。”

我没说话。因为我知道,主考官肯定还会有下文。他等了一会儿,看我沉默后。平静道:“乾坤将,这是我的要求。若是在这次道将考核后你能达到乾坤将,那么道法宗愿意成为你的保护伞。若是没有……”

“先等一下……”我打断道,“我好像并没有说过自己一定会加入道法宗。”

“你不加入道法宗,就是浪费我们时间。若是你成为乾坤将后不加入道法宗,或者无法达到这个等级……那等待你的,只有死亡。”

主考官的话语就如同给我宣判了死刑,我深吸一口气,知道这家伙肯定没跟我开玩笑。不过没关系,其实我原本就有加入道法宗的打算。

“行吧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我站起身朝着外面走去,主考官并没有留我,倒是平静地说了一句话:“金钱的威力,在全世界都有用,哈尔滨也不例外。”

我愣了一下,随后快速走出房间。主考官的意思应该是在提醒我,已经有要干掉我的杀手……来到了哈尔滨。

也是,毕竟那是一千万,人们肯定会动心,对于亡命徒来说,无论是谁的地盘,都无法阻拦他们对一千万的渴望。

走出门口,云墨子正在门口等我。他好奇地问道:“成哥,那主考官留你下来做什么?”

我解释道:“人家叫我照顾好你这个北方震天虎,说少不了我的好处。”

“哦……”云墨子很快就抛开了这个话题,他笑嘻嘻地说道,“成哥,反正已经通过预赛了,我们接下来也没事情做。我们去玩玩好不好,比如游乐园什么的,电影院什么的,动物园什么的。”

我无奈道:“我没空,你自己玩去。”

“那好吧……”

云墨子尴尬地说了一句,就摸着受伤的脑袋去楼下了。我则是坐电梯回到房间里睡觉,通宵了一整晚,此时我疲惫得很。

睡着睡着,我迷迷糊糊听见外面有人敲门。我睁开眼睛,发现房间里已经很昏暗,好像已经是黄昏了。我挣扎着爬起来,对外面的人问道:“哪位?”

“服务员,来送饭的。”外面的人说道。

我打了个哈欠去将门打开,门口站着昨天给我送饭的服务员。她对我笑了笑,认真地说道:“您好,这是您叫的晚饭,由道法宗免费提供。”

我点点头,打开检查了一下。一份是牛肉饭,一份是鱼肉饭,牛肉饭是我点的,而鱼肉是给云墨子的。不过云墨子还没回来,我又挺想吃鱼肉的,就坐在床边吃饭看电视,直接把云墨子的鱼肉饭拿过来吃。

正在吃着,云墨子回来了。他看见我在吃鱼肉饭,顿时苦了脸,不开心地说道:“成哥,我回来的时候一直在想着可以吃到鱼肉饭了好开心,你为什么要吃我的?”

“啰嗦死了,谁知道你这么快就回来了。一般小孩子去了游乐园,不应该都玩到深夜才会恋恋不舍地回来吗?”我没好气地说道。

云墨子坐在我身边,他拿起筷子吃饭,委屈地说道:“可是都没人陪我,觉得好无聊,所以每个项目只玩两次就回来了。”

“两次已经不少了……”我无奈道,“等回家了叫你妈妈带你去玩吧。”

云墨子咬起一块牛肉,他嘟哝着说道:“可是爸爸妈妈都在天堂,他们怎么带我玩呀?成哥,你这牛肉饭辣椒都没放,我吃不习惯啦。”

“闭嘴!吃辣椒会长痘痘,小孩子不应该吃辣椒!”

“你话虽然这么说,可你不是自己正吃香辣味的鱼肉吃得过瘾吗,而且你连鱼刺都不舍得吐出来!”

“因为我是大人。”

等吃过饭后,云墨子躺在床上摸着肚皮,不开心地说道:“不好吃,感觉好想吐。”

我说那是因为宿醉的效果还没过去,然后就进浴室去洗澡了。刚才香辣味的鱼肉吃得我一身汗,不洗个澡感觉难受。

等我洗好澡泡在浴缸里,云墨子忽然在外面敲门,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:“成哥,我能用下马桶吗?”

我平静道:“不能,等我洗完澡再用,忍着。”

“可是成哥……我好想吐,忍不住了,要吐出来了。”云墨子焦急道。

我皱起眉头,这孩子怎么这么难伺候。于是我无奈地说道:“那进来吧。”

他推开门,立即就扑到马桶那边开始狂吐。我因为觉得恶心也没去看,嘟哝道:“真是麻烦,你是不是离开辣椒就没法生存了?”

卫生间里一直都是云墨子呜哇呜哇的呕吐声,弄得我挺恶心。随后我觉得真是奇怪了,这小子是不是将所有的饭都吐出来了,竟然吐这么久。围丰斤弟。

终于,呕吐的声音停了下来,云墨子的声音响起了:“成……成哥……”

“嗯?舒服点没,那就冲了马桶快出去。”

云墨子的声音听着更加虚弱:“成哥……我……我……你帮我看看……”

我疑惑地转过头,随后却愣住了。

此时云墨子正跪在马桶旁,他脸色苍白,双手抓着马桶,努力不让虚弱的自己摔倒。而他的嘴角,马桶旁边的地板,却全都是嫣红的……鲜血。

我惊得连忙站起来,云墨子刚才吐这么久,是因为在吐血!?

他身体颤抖,看着马桶里的鲜血,眼睛忽然湿润了,喃喃道:“成哥,我怎么了……我会不会死?”

主考官的话语,忽然回荡在我耳边。

“金钱的威力,在全世界都有用,哈尔滨也不例外。”

该死!

我一把扯下浴巾围住身体,连忙将云墨子抱起来往外面走去,咬牙低吼道:“不会死的,有我在,你就不会死。妈的!妈的!又是因为我!又是因为我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