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我杀了李唐朝的徒弟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抱着云墨子冲到门口,正打开门锁,忽然感觉门外面有外力推进来,惊得我连忙用肩膀顶住门,快速地又将门给关上。

外面有人,而且就守在我这门口!

我连忙通过猫眼往外面看。发现猫眼已经被堵住了。此时云墨子已经浑身颤抖,瞳孔一直在往上翻,我焦急地将他放在地板上。

怎么办……

这里是八楼,根本没法从窗户逃走。他娘的,眼下只有大门可以走,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。

“别出去……”云墨子此时低声呢喃道。“成哥,别出去。有人下毒,就肯定有人守着。”

“闭嘴,低能儿,你知不知道活下来有多重要!”

我低吼一声,对坐在床角的陈小妹说道:“小妹,你保护好墨子,千万要保护好,知道了吗?”

陈小妹点点头。随后就走到云墨子身边。我快速给自己换上衣服,将慈悲抽出刀鞘,朝着大门狠狠地砍了过去!

“砰!”

锋利的慈悲直接就砍碎了门,外面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此时我抽回慈悲,快速将门打开。一个男子软软地倒在了地上,他的胸口已经被砍出一个大洞,这家伙手上还拿着一把斧头,满脸都是不甘之色。

而在走廊上还站着五个人,他们手里都拿着武器,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了。此时一人反应过来,连忙就将手中的短刀朝我丢来!

我一时间躲避不急,那短刀直接从我脸上划了过去。随后钉在门板上。我感觉脸上传来一阵热流,却没时间去检查伤口。

“草!”

我低吼一声,立即将慈悲朝着最近的一个男人头上砍去。他惊慌地用手中的砍刀来抵挡,但砍刀哪里是慈悲的对手,只听砰的一声,砍刀断为两截。而慈悲狠狠地砍进了他的脑袋顺势而下,他如同自己的砍刀一般,也被我一分为二。

内脏鲜血溅了走廊一地。见到这情况,其余人都是吓傻了眼,刚才朝我丢匕首的那人连忙说道:“走!他那刀太厉害!”

听见这话,人们没有一丝犹豫,连忙就朝着电梯那边逃去。我心系云墨子的安危,也没打算去追这几个人,赶紧就让陈小妹抱起云墨子,朝着楼梯狂奔而去。至于那些尸体,道法宗肯定会处理。

楼道里安安静静的,一个人都没有,而且每个楼层的大门紧闭。我估计这肯定是道法宗安排的事情,他们虽然不会帮我对付杀手,但应该会给一些便利。

我一路狂奔,云墨子此时已经面色发青,嘴里不停地吐出血沫,他时不时还会身体颤抖,就好像已经昏迷过去,却因为疼痛险些要醒来几次。

都是因为我……如果我开始没有换饭吃,那现在吐血的就是我,云墨子什么都不知道,就帮我抗下了一次暗杀。

道法宗也真是该死,竟然连食物都不会好好检查!

冲到一楼,我看见门口正站着一个长相普通的中年女子。她穿着一身朴素的衣服,提着个老土的白色挎包,眼神冰冷地看着我们。

这中年女人是谁……莫非也是来杀我的杀手?

我握住慈悲,警惕地低吼道:“滚开,否则我刀子不长眼!”

她依然冰冷地看着我,同时还对我招了招手,我顿时感觉自己被看轻了,抽起慈悲,便朝着中年女人的脑袋狠狠砍去!

突然间,我感觉到自己胸口传来一阵巨大力道,将我朝后面狠狠撞去,我就如同个断线的风筝一样倒飞几米,重重摔在了楼梯上,又一下子没把握住平衡,从楼梯上滚了下来。

好痛……胸口好痛……

怎么可能,我刚才明明没看见中年女人出手,她根本就是站在原地没动,为什么我的胸口却会受到如此恐怖的一击。

我滚到一楼,全身都疼痛不已。陈小妹此时哪里还管云墨子,她连忙放下云墨子扑到我身边,一脸警惕地看着中年女人。

中年女人暂时没理会我们,而是走到楼梯旁坐下,将云墨子的脑袋放在她腿上躺着。我连忙低吼道:“放开他!”

听见我的话,中年女人瞥了我一眼,淡然道:“如果我说不呢?”

“放开他,有什么冲我来……”我咬牙道,“他是无辜的。”

中年女人停顿了一下,随后平静道:“凭这句话,你可以先活下来。”

活下来?什么意思?

我看见中年女人从口袋里拿出个瓶子,随后倒出一颗黑色丹药,忽然就喂进了云墨子的嘴里,看得我莫名其妙。我焦急地问道:“你给他吃的是什么?”

“聒噪。”

她忽然轻声念了一句,刹那间,我感觉脑袋传来一阵晕眩,眼前的视线逐渐变黑,最后昏了过去。

等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酒店的房间里,但却不是道法宗的酒店,而云墨子正坐在我旁边。他看见我醒了,连忙惊喜道:“成哥,你昏迷了好久,足足有十几个小时呢。”

我下意识地看向窗户,外面阳光很亮,果然应该是下午了。此时我脑袋还疼得很,就努力让自己坐起来,疑惑道:“墨子,你没事?还有这是哪儿?”

云墨子正要说话,卫生间那边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。我循声望去,看见之前的中年女人正端着个碗走出来。她让云墨子张开嘴,云墨子皱着眉说不要。

我被弄得莫名其妙:“你们这是?”

云墨子赶紧跟我介绍道:“成哥,这是我师傅。”

我听得心都抖了一下。

这中年女人……是云墨子那个无名的师傅!?

完全看不出来啊!明明这么平淡的样子,怎么都看不出是调教出了北方震天虎的猛人!

她很平静地瞥了我一眼,没打算先跟我说话,而是与云墨子好声好气地说道:“乖,先把药喝了,你身体里还有很多毒素。”

云墨子连连摇头道:“不要不要,太苦了。”

“那你是要师傅喂你吗?”中年女人叹气道。

即使她这么说,云墨子还是摇头说不要。最后中年女人抬起手,狠狠地扇了云墨子两个耳光,云墨子还是不肯吃药,于是中年女人又啪啪几个耳光打下来,云墨子终于呜咽着张开了嘴喝药。

中年女人满意地点点头,她坐在床边,平静道:“你是叫江成吧?我这弟子遇见你,可真是出了不少事。”

我羞愧地低下头,此时我心里还在为下毒的事情而自责。中年女人叹气道:“我这宝贝徒弟,平时是捧在手里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。骂也舍不得骂半句,打也舍不得打一下……”

“你骗人!”云墨子捂着脸,委屈地说道,“你刚就打我了!”

中年女人就当没听见云墨子的话,她冷声道:“墨子已经将事情都告诉我了,自从他认识你这短短两天,脑袋破了,鼻子差点断了,现在还中毒了。要说什么是煞星,我觉得你完全能体现这个词的意义。”围丰亚技。

“前辈说的是。”

我诚恳地听着女人的话,说实话,我是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云墨子,主要是下毒的事情。

她冷哼一声,随后说道:“但我也知道,前面是你为他好,之后中毒也是无意。我原本想着放你离开就是,但是……”

她忽然弯下腰,从床底抽出了我的慈悲,只见她摸着慈悲,脸色狰狞地说道,“我却看见了这把刀锋,小子,这把刀锋出自谁的手,你肯定知道吧?”

我吞了口唾沫,没来由觉得危险。

中年女人忽然用刀锋对着我,她的话语里满是杀机:“你与那李唐朝老家伙是什么关系?”

李唐朝老家伙?

这女人绝对跟师傅有过节!都说强者的圈子很小,果然特别小,强者就这么几个,他们几乎都是认识的!

我连忙说道:“我与李唐朝是不共戴天之仇,因为这宝贝是我一时起了贪心,偷偷杀了他的徒弟得到的!”

“如何证明!?”

“我向太上老君发誓,要是我骗你,我父母现在就立即去极乐世界,听高僧念经,吃西方世界的甘甜果实,睡菩提子搭建成的小屋!原谅我,我是个孝顺的人,就算拿父母的生命来起誓,我也希望他们过得好。”

听见我的话,女人愣了一下,随后她收起慈悲,满意地说道:“很好,小子,不得不说你做了一件相当正确的事情,是个值得培养的人才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