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杀戮校园(三)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从罪恶之地回来的我,感觉这道将考核里的人们简直都是雏儿。虽然他们有警惕之心,但无论是想法还是手段,都比我落后太多。

当人们跟我要食物的时候,我并没有给予,而是平静地说道:“今天我不会给食物。明天再给。如果你们想要食物的话,明天中午来找我。”

听见这话,大家都是气得不轻,纷纷说我太过分,明明之前说好了会给他们食物,现在又忽然变脸。我就耸了耸肩,说不服可以杀我,这些人立即就忍着没动手了,只能气愤地离去,先抢夺剩余的钥匙。

“成哥。你太厉害了……”云墨子看人们都走后,他惊叹道,“我那时候还以为你要饭卡干什么,现在才觉得真是将饭卡用到极致了。这若是换成别人,恐怕还真就只能拿来自己吃饭。不过成哥,你为什么不让他们许下天道誓言呢,比如吃了你的食物。就不能再伤害你。”

我摇头道:“天道誓言是可以作假的,而且这些家伙对我肯定是满心的不舒服。如果我将他们逼到绝路,他们完全有可能直接杀人。毕竟狗急了都跳墙,更何况人?”

“那你怎么能保证他们现在不会对你动手?”云墨子疑惑道。

我笑道:“这个时候就需要互相牵制,假设甲乙丙丁四个人都饿肚子……”

“不要用甲乙丙丁啦……”云墨子打断道,“这样会听得我头晕的,随意起个名字吧。”

我无奈道:“好吧,假设李河,李东,李狮,李吼四个人都饿肚子。但只能从我这里得到食物,那他们就会互相牵制。比如说李河很想杀我,那李东,李狮,李吼肯定会不乐意,因为如果他杀掉我,其余三人就得不到食物了。所以,要是李河想对我动手,他会被李东。李狮,李吼三人阻拦,明白了吗?换做其他人也一样,无论是李河,李东,李狮,李吼哪个想动手,都会被其他三人阻拦。”

云墨子恍然大悟:“我懂了,因为人们都是自私的,大家都只会想着自己。”

我笑道:“对,看来你已经学到不少。”

“可我有个问题呀……”云墨子小声道,“等到了第四天,人们完全可以挨饿一天,到时候你的食物就不灵了。到时候应该怎么办?”

我神秘地笑了笑,小声道:“那就让他们起内讧。”

“内讧?”云墨子疑惑道。

我嗤笑道:“假设四个人都饿肚子,那我偏偏不给李河吃的,那你说会怎么样?”

“会饿死。”云墨子不假思索地说道。

我摇摇头,嗤笑道:“人为了活下来,可是会发狂的。”

云墨子听得莫名其妙,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也想不明白。我则是慢悠悠地出了门,找工作人员点了两碗拉面,他说二十分钟内给我送过来。

二十分钟后,拉面果然送到了,只花费我饭卡里二十元。

夜幕慢慢降临,不少人都是已经抢到钥匙,而没抢到钥匙的人,只能在外面的操场上徘徊。当黄昏来临,喇叭里发出了声音:“请各位注意,请各位注意,每个班级里一共有十个阳气丹。一旦阳气丹报废五个,那这教室的钥匙就会失去资格。”

我听得一皱眉,连忙对云墨子问道:“能搞定不?”

“能。”

云墨子点了点头,他从背包里拿出朱砂笔,随后在墙壁上写写画画起来。墙壁上立即就被他画出许多奇妙的符文,当我这个教室画好后,他又去自己的教室画。

等一切搞定,云墨子自信地说绝对可以了,随后就待在我的教室里,把一张张桌子拼凑在一起当床。我俩躺在床上,当太阳落下,天地一切都被黑暗笼罩的时候,云墨子画出的那些符文,却是亮起了红色的光芒。

我看得十分惊讶,不可思议地问道:“是朱砂?”

“严格来说不止是朱砂……”云墨子笑道,“还有黑狗血,当然还有符文的威力。成哥你等着吧,那些鬼魂绝对进不来,甚至不会往我们这边靠近。”

我总觉得在听神话似的,而正在这时,其他地方传来了令人头皮发麻的哀嚎声,我们这边却是安安静静。

“真神奇……”

我惊叹地喃喃一句,而云墨子叹气道:“只能撑过今晚,明晚开始又要用其他手段,因为材料不够。”

我疑惑道:“要什么材料,朱砂还是黑狗血,我这里有。”

“黑狗血。”云墨子说道。

我连忙拿出一瓶黑狗血递给云墨子,他满是欣喜地接过,随后却又苦着脸说道:“成哥,你这黑狗血不能用,有怨气。”

“怨气?”

我拿过黑狗血看了看,皱眉道:“同样是黑狗血,怎么你的可以我的不行,你这不是明摆着歧视吗?”

云墨子尴尬道:“成哥,你这黑狗血是怎么得到的?”

“就是跟狗肉馆里的人们买的。”我解释道。

“我的不一样,我这黑狗血比较麻烦,要先找一条被病痛折磨,离死亡不远的狗狗……”云墨子认真道,“然后给它准备一大块肉,肉里有安眠药。当狗狗吃完睡着后,就能不再被病痛折磨,达到安乐死的状态。这时候再采黑狗血,效果可以比普通的强大许多倍。”

我翻了个白眼,想不到取个黑狗血都有这么多规矩。不过这时候想想,云墨子好像所有道术都是超度鬼魂的,是属于善的一类。我忍不住问道:“你就没凶恶点的术法吗?”

“没有,虽然我是个道士,但我是佛教……”云墨子嘻嘻笑道,“道术很强大,但学佛可以修心,师傅教的。”

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随后走到窗户边往下面看。天色越黑,云墨子画出的符文越是发光发亮。

在操场上坐着几个人,他们正朝学校这边看来。而仔细一瞧,在那教学楼底下,也有不少人纷纷在跳窗而逃。我皱起眉头,这些估计是防不住鬼魂的人们,立即就放弃了防守逃命。

如此看来,关是这第一个夜晚,就有些教室要报废。

云墨子这时候也好奇地走到我身边,与我一起看楼下的人们。

“我跟你打赌,这些人肯定会有动静……”我轻声道,“他们不会就这么放过机会,信不信?”

云墨子好奇道:“什么动静?”

“威胁到拥有钥匙的人们的动静。”我笑道。

正在我说话时,操场里的那些人忽然就聚集在楼下。他们这时候就仿佛是队友一般热络地聊着,但说些什么我们也听不清楚。

忽然间,这些人纷纷都走到教学楼旁边,将那一片路边的树枝都捡起来。没有树枝的,纷纷将道路旁树上的枝桠也摘下来。

嗯?这是做什么?

我正觉得疑惑,却见他们拿出打火机,竟然点燃了树枝,随后放在一片花圃上,火势开始迅速蔓延。而这些参赛者拿起着火的树枝,纷纷朝着那些教室的窗户丢来!

顿时,整个校园里都响彻着玻璃被砸破的声音!

云墨子看得呆若木鸡,而我则是皱起眉头……余记长亡。

火焰不止可以威胁到人类,还能威胁鬼魂。这要是弄出大火来,教学楼里的参赛者和鬼魂都要面对巨大的灾难,而楼下的这些人,到时候能白捡个大便宜。

“成哥怎么办……”云墨子惊慌道,“他们要烧死我们,怎么办!快跑吧!”

我舔了舔嘴唇,呢喃道:“这道将考核……有个聪明人混进来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