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杀戮校园(九)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让我先把情绪捋一捋……

从我这边的逻辑来讲,我想在这学校里找个躲避点,因为通往天台的路被封了,我通过一些手段来到了天台。现在发现了一个日记本,然后上面写着一些恐怖的事情,当我读完之后。刚好夜深里,音乐教室里忽然就传来了奇怪的哭声。

如果从道法宗的逻辑来讲……

这个学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反正是被废弃了,那保安很可能在写日记的时候最后来到了音乐教室。之后的道法宗从音乐教室里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,为了安全起见,他们将通往天台的路全都封了。可谁知道有几个不怕死的,好巧不巧来到了音乐教室。

总觉得……

总觉得按照道法宗的逻辑来讲会更加真实!

我吞了口唾沫,这日记里写得很清楚,那个校领导说--见到那个哭泣女孩的人,通通都不会有好下场。那我现在要是不去见呢?

对!

我不能作死。我经常看小说和电视,通常主角都是自己去作死才会惹来麻烦的,我不能作死,我不能去音乐教室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不!可!以!

我忍着心里的恐惧,甚至连脑袋都不敢转过去,就这么背对着音乐教室看天空,嘴里嘀咕着念道:“我们井水不犯河水。我只是在这参加道将考核而已。都说见到你的人会死,那我现在不见你,求你放过我吧……”

我也不知道那女孩有没有听见我的声音,但她那哭声反正是没有停止。我心惊胆战地坐在地上看着天空,嘴里喃喃道:“阿天,快来帮我……你主人要没命了,快来帮我。”

我嘴里就这么默默地念着,没过多久,我身旁忽然吹起一阵阴风。阿天出现在我旁边,他眼神呆滞地喃喃道:“主人有难,鬼奴来帮……我!你!我日你个……”

“闭嘴!”

我连忙低吼一声。捂住了阿天的嘴让他不发出声音。这家伙呜呜两声,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能说出来。我小声说道:“听见了吗?”

阿天这时候仔细地听了听,随后他点头道:“听见了。”

“你看看这个。”

我将日记本递给阿天,他看过之后,也跟我一起坐在地上,背对着音乐教室看天空。我心里焦急,连忙就推了他一把,认真地说道:“还不想办法帮帮我?”

“有啥办法好想啊,一看日记就知道不好惹……”阿天小声道。“你看见日记上说的没?只要看见吊死女孩的就会死,我们不能作死,不能白痴,这时候当啥也没听见啥也没看见,不要去招惹那个家伙。我说这么危险的事情能不能不要叫上我,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?”

我咬牙道:“不危险的时候叫你还有什么用,鬼奴就该在危险的时候帮助主人。可是你有没有觉得……那哭声好像离我们更接近了点?”

我这并不是在瞎说,我可以听出来,那哭声好像离我们越来越近了,就好像有谁在一边哭一边朝我们走来。阿天立即推了我一把,他咬牙道:“胡说八道,分明就没有!”

我看向阿天的眼睛,发现他眼珠子有点红红的,我咬牙道:“你这不是都要哭了吗?”

“我没有。这是沙子进眼睛了……”阿天说话的声音忽然就有些哆嗦,他小声道,“不过这哭声听着是有点哆嗦,我先离开成不?”

我摇头道:“不,你别想离开。老子要是不好过,你也别想好好地待在这个世上。哪怕你跳楼离开,我也把你召唤回来。”

阿天被我一句话气得不轻,正在这时,我感觉背后一阵冷风吹过,凉得我浑身都哆嗦了一下。我连忙低声道:“到我们身后了!到我们身后了!”

“闭嘴!你要害死我,你要害死我!”

阿天嘟哝个不停,这场景吓得我俩都很不舒服。突然间,我看见阿天整个身体都往后退了几寸,但他分明就没动,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扯他一样。

阿天惊得连忙回过身,我却听见这个平日里吊儿郎当的家伙尖叫了一声。他尖叫之后就被拖出了我的视线范围,我惊得不知道如何是好。此时阿天大吼道:“江成,快帮我!你快帮我!我要是死了,我们一起死!这家伙真的不好惹!”

怎么办……怎么办……

要是这家伙带走阿天就会放过我,那自然是好事一件,但我担心的就是她弄了阿天之后还不会放过我!

不管了,鬼魂大部分都是贪得无厌的,不可能一个阿天就能满足她!

此时我立即就转过身,随后惊得我浑身都抖了一下。

此时阿天正在被一个女人掐着脖子,而那女人如同我在走廊上看到的身影一般,她是踮着脚的,关键两个脚尖却漂浮在空中!

她根本不需要站在地上吗?

女人的脸被长发挡着,浑身都散发着一点点的绿光。阿天被她掐住脖子,根本就发不出声音。我惊慌地握住慈悲,此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连忙就冲上去,一刀朝着女人的身体砍去。

忽然间,这女人对我伸出了一根手指头,我突然整个人都仿佛被一道寒气打入体内,冷得我瑟瑟发抖,身体有一种被冻僵的感觉。

该死,到底是什么来头!

我低吼一声,努力让自己砍出那一刀,可无论如何都动弹不了。正在这时候,我听见阿天艰难地吼道:“蠢货,你干嘛在原地砍来砍去,是不是被鬼遮眼了,快醒来。”

鬼遮眼!?

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鬼遮眼,几乎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。我连忙想伸手从背包里掏道符,我记得我有清明道符,可以让我暂时摆脱鬼遮眼。

可无论如何,我的身体都不能动,更别提去拿出道符!

好烦!好烦躁!

“你大爷的!你麻痹的!”

突然间,阿天的怒吼声闯进了我的大脑,就在这时候,我感觉身体又可以动弹了,而我眼前的情况也发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。余丽役血。

女人现在是死死地掐着阿天的肩膀,但是阿天的身体却已经透明了好几分。

莫非……

阿天刚才为了唤醒我,使用了自己巨大的阴气为代价?

阿天快速说道:“你那木刀很厉害,我可以感觉出她害怕木刀。我刚才伤了她的阴气,她五分钟内不能用鬼遮眼,快来帮忙!”

我心里立即释然了,既然这东西有用,那就什么都好说了。我死死地看着阿天与不知身份的女鬼,小心地握着慈悲。

等一下……

这似乎是除掉阿天这个情敌的机会?

眼看阿天这个情况,应该不出三分钟就会被女鬼弄死,到时候我还有两分钟的时间,应该来得及对付她。

阿天看我迟迟不动手,他咬牙道:“老子知道你在想什么,快点帮忙,要是我被弄得魂飞魄散了,她完全可以吸收我的阴气,到时候你也是死路一条。”

这……真烦人!

我知道现在不是借刀杀阿天的机会,连忙就一步跃向女鬼,将手里的木刀狠狠砍在了她的脖子上!

“呜哇!”

女鬼忽然怪异地叫了一声,那声音非常难听,就好像乌鸦叫一样。她的身体忽然就消失不见,不知道去哪儿了。

“怎么回事?”我看得疑惑,连忙对阿天问道。

阿天低吼着骂道:“你真是要害死我,这东西我们完全惹不起……她就在附近,我可以感觉出来,小心点!”

他话音刚落,在这天台上,又是一道凉风吹过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