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杀戮校园(十)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被阿天骂得心烦意乱,这件事情又不是我的错,我怎么知道这音乐教室里有个惹不起的女鬼。而且我叫他过来帮忙也很正常,一直以来我都在想办法弄死他。

天台上时不时有阴风吹过,此时我一直在担心,那就是刚才阿天的吼声会不会被楼下的人们听见。可在这时。我听见楼下也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。仔细想想,楼下这时候也在抵抗鬼魂们的入侵,他们没时间顾虑其他声音,因为周围都被鬼叫声包围了。

此时我和阿天都在喘粗气,最惨的就是阿天,他身体已经透明了一半。若是被攻击一两次,估计就要魂飞魄散了。为了更好地防御,我下意识朝阿天靠近,他连忙低吼道:“离我远点!哪怕是厉鬼都能离我近点,你一定要离我远点!厉鬼我还知道要警惕。你说不定啥时候就将刀砍在我脑袋上了!”

我惊叹于这家伙的警惕性很高,就没继续靠近,喘着粗气问道:“那到底是什么东西,是鬼魂不?我从来没见过能漂浮在空中的鬼魂。”

“说明是在三十道鬼魂以内的。”阿天沉声道。

“三十道鬼魂以内?”我听得有点疑惑。

阿天快速解释道:“看她短时间应该不会再攻击,我跟你解释一下。就如同道士有等级一样,鬼魂也是有等级分明的。鬼魂一共分为九十道鬼魂,前三十道鬼魂是大怨鬼。实力很强并不好招惹;三十道至六十道是厉鬼,就像我也是个厉鬼,但我不会告诉你我属于那一道;而六十道至九十道就是鬼魂,最弱的那种。”

我皱眉道:“那些是道士的事情,难怪我不知道。”

“你丫就是个道士,不过是个怕鬼的道士,刚才怂得跟你亲爹似的!”他骂道。

“别扯上我亲爹,他老人家刚去极乐世界不久!”我低吼道。

阿天骂道:“你亲爹是做鸭子的,你亲爹死有余辜,我草你亲爹的大爷!”

“你他妈的贱玩意儿!”

我一时间怒火攻心,拿着慈悲就朝阿天的脖子砍去。阿天连忙往下一蹲躲过了我的攻击。同时他用双手抓住我的手臂,低吼道:“我虽然不能打你杀你,但我要是就这么束缚着你,那你也要被那家伙杀掉!”

“别别别,我们现在需要合作!”我连忙道。

他那眼睛瞪得跟牛眼珠一样大,而且我能看出里面都是杀意,要不是因为不能杀我,阿天肯定已经对我下杀手了,这点我很了解。

“现在我有个办法。应该能让我们度过难关……”阿天咬牙道,“你怕鬼魂,我不怕。你有厉害的道器法宝,我则是有过人的身手,而且我还不怕鬼遮眼。现在你让我鬼上身,我操控你的身体,应该能对付她。”

我仔细想想,现在确实是最好的方法,就点头同意了。阿天让我张开嘴,我乖乖地照做了。随后他忽然化为一道光电进入我的体内,我只觉得浑身冰冷,意识也在逐渐模糊。

这么容易就能将我鬼上身,这应该是因为阿天是我的鬼奴。

渐渐地,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有另一个意识在支配。而我已经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。

‘我’打开背包,从里面拿出了一瓶牛眼泪抹在自己的眼皮上。当牛眼泪擦上来后,‘我’立即就看见了。

‘我’看见在那音乐教室里,忽然就多出了一道人影飘荡在半空中,那身体摇摇晃晃,真就好像有个人被吊在那儿。

而‘我’也能看见,江影正站在我旁边,这家伙还是呆呆地站在一旁看着。要是没有人命令,他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作为。

‘我’走向音乐教室,手里紧紧地握着慈悲。可等快走到音乐教室时,那人影却是忽然飘荡了几下,就这么飘荡到了角落。

“嗯?”

‘我’皱起眉头,轻轻地嗯了一声,冷笑道,“还有点脑子,知道现在已经是老子在操控这身体,立即就开始躲藏,不过没用。”

说完,‘我’直接推门而入,当音乐教室的门被打开后,那身影竟然是躲在了角落。

冥冥黑暗中,有道阴森的女人声音传了过来:“放……过……我……”

那声音听着很是阴冷,但却有些楚楚可怜。‘我’应该是因为仗着有慈悲在手,暂时也不急着冲上去,冷声道:“你到底是谁,这么厉害的鬼魂,为什么会留在这个废弃的学校里?”

“道法宗……”那声音变得快速了一点,但还是有些发抖,“我以为你们是道法宗的人,所以想杀,现在看来不是,道法宗不会派这么弱的道士来灭我。”

道法宗的人?余丽鸟亡。

‘我’立即问道:“为什么是道法宗的人就要杀?你与道法宗有什么仇怨?”

“无仇无怨……”那声音说道,“是道法宗害得我,都是他们害得我。”

听这女鬼说来,我总觉得事情好像另有隐情。然而现在我的身体并不是自己掌控,就算有许多问题想问,一时间也张不开口。

“那既然是误会一场,你要保证接下来不会伤害我们。”‘我’开口说道。

那声音沉默一会儿,随后说道:“好,别来这教室就好,我阴气重,很需要阳气。”

“行。”

‘我’直接一口答应下来,可能是因为阿天比较喜欢女孩子,真的就没再计较。可我心里却是有多种疑惑,因为这事情好像乖乖的。

一个废弃的学校,一个挺强的女鬼。我知道那女鬼害怕不是因为阿天,而是因为那把被成为最唐朝之一的刀锋,但此时我很想将事情弄清楚。

因为我害怕。

听这女鬼的话语,总觉得道法宗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我才刚离开元门,要是也加入个差不多的组织,那想想就会觉得不舒服,这跟逃离狼群又落了虎口没区别。

可阿天还是操控着身体走出了音乐教室,此时‘我’坐在天台地上,嘟哝着说道:“老子知道你肯定有许多疑惑,但最好别问太多。才刚狼狈地逃离南方,要是在北方也混不下去,那就是蠢货一个。我们又不是名侦探柯南,有些事情没必要知道真相,最好连问都别问。”

阿天说得很有道理,可我心里还是很介意。我暗暗有了打算,等阿天脱离我的身体时,再去找那女鬼问个究竟。

因为我总觉得……

这个学校之所以会废弃,说不定是因为道法宗做了某些伤天害理的事情。万一我刚加入道法宗不久,他们忽然被定为邪修组织,随后正统道士要铲除道法宗,那我岂不是很吃亏?现在我已经想得很透彻了,只要门派干净,并且肯收留我就行,不能再找个类似元门的栖身之地。

“对了!对了我草,哎哟我草,之前怎么没想到呢?”

正在这时,‘我’忽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,很是开心地笑了起来。

奇怪,为什么要笑?照理说这是阿天在笑,可为什么要笑?

忽然间,‘我’跑动了起来,但身体却是绕了个弯,直接朝着天台外面跑去!

这是……这是!

‘我’加快奔跑速度,当即将要跑到天台栏杆时,‘我’忽然用力一跃,朝着栏杆快速攀爬……

跳楼啊这是!

“拜拜啦……”‘我’欢喜地喊道,“江成,我会帮你照顾好江雪的!你就去地狱十八层啃自己的脚丫子吧!”

说完,‘我’面朝下,直接就跳了出去,一阵失重感顿时传来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