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 佛与道,能奈我何?(一)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在心里愤怒地对阿天大骂,几乎是什么话语都骂出来了。这要是掉下去,那我肯定是死路一条。

可就在这时,我忽然感觉到背后有什么东西在扯我,竟然将我扯回了天台。此时我背后传来一阵力道,阿天直接被震出了我的体外。刹那间。我对自己的身体再次有了掌控权,转头一看,发现竟然是江影救了我。

我心里一阵感动,平日里像傻瓜一样呆呆的江影,这时候竟然主动将我救了下来。阿天被打出体外后,颇为遗憾地呸了一声,随后直接跳出天台消失不见了,估计这家伙又要去骚扰江雪。

我坐在地上气喘吁吁,连忙对江影道谢,但他还是傻傻地站在原地不动。我对此也不在乎。反正江影从来都是这个样子。

阿天这家伙,等我找到机会,一定要弄死他才行,否则总有一天会死在他的手上。

但这次也多亏了阿天的帮助,教室里那女鬼也没再出来。我躺在天台上,因为疲惫的关系,很快就累得睡了过去。

也不知道睡了多久。我听见有人在喊我的名字,吓得我连忙睁开眼睛,原来天空已经亮了。

“江成!你出来!”

“江成,你躲哪儿去了!”

我顿时忍不住笑了,估计是人们想要食物却找不到我,都纷纷开始搜寻起来。不过他们哪里想得到,我正在这天台上晒着太阳。

我不敢站起来去看人们的情况,因为我知道,如果这么贸然站起来,很可能会被楼下的人们看见我。

随着时间的推迟,找寻我的人越来越多。声音也充满了歇斯底里。这里都是一群饿肚子的家伙,人们恨不得能赶紧找到食物补充体能,好继续对抗夜晚会出现的鬼魂。

我不慌不忙地躺在天台上看天空,就仿佛没听见这些人的话,悠闲地点了根烟。这里这么高,他们也看不见我的烟雾飘飘。每当我饿了,就拿出点食物吃,很是舒坦。

在我这么悠闲度日的情况下,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。考虑到阿天不在身边。我不敢去音乐教室打扰那位女鬼,但这个夜晚与以往不同。以往都是鬼魂们的哀嚎声,这个夜晚却还夹带着人类的哭叫声。

我很清楚,肯定是因为他们没有食物,而对抗鬼魂又需要大量体能,现在这些家伙都是疲惫不堪。

我却是将人们的哭叫声当成了安眠曲,又躺在天台上睡了一夜。

第二天起来,整个学校都很安静,只有时不时响起一句骂我的声音。我估计这些人已经饿得头昏眼花,为了观察情况,我小心地来到音乐教室,反正现在是白天,那女鬼应该不会出来。

等我透过小洞往下看,却发现那女人还坐在桌上。看她的情况。好像是这两天就没怎么动过。我原以为她会疲惫得坐都坐不稳,谁知道这娘们却还是很精神的样子,从她坐时背都挺得笔直就能看出来。

奇怪……难道她不会饿肚子吗?这神经病女人真是让人莫名其妙。

此时我小心翼翼地弹出天台栏杆查看外面的情况,只见操场那边躺着几个人,看他们的情况好像是连说话都没了力气。

有意思……我估计自己预想的情况很可能会发生。

我坐在天台继续歇息,这两天的休息下来,我感觉自己体力恢复很多,就是肩膀那边的伤口还经常会疼。到时候等我出来抢夺钥匙,大家都是饥肠辘辘头昏眼花,只有我精力饱满。

不过……不知道云墨子怎么样了,这孩子几乎没吃过苦,也不知道是否能承受得住。余余余弟。

“啊!”

正在这时,操场那边忽然传出了一声尖叫,我连忙冲到栏杆旁往下面看,却见之前有个躺在地上的男人脑袋竟然被人剁了下来!

人吃人,开始了!

这些家伙很清楚,他们知道自己没法像冬眠的熊一样保存体力,因为这学校每晚都会闹鬼。人吃人比我想得要快速许多,这只是我失踪的两天半,却已经开始了。

那几个人迅速地将男人分尸剁成好几块,随后开始生火烤肉。我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切,现在的情况很明显,只要有一个人这么做,之后肯定也会发生类似的事情。

果不其然,这第一次人吃人简直如同触发了某个机关一般,下午时整个学校都响彻着人们的惨叫声和叫骂声。甚至我哪怕是在这天台上,都能闻到烤肉的味道。

距离比赛结束还剩两天,接下来的两天,我还是在天台上待着。废弃学校仿佛再一次回归于寂静,就如同没有了人的踪迹。操场上已经看不见任何人影,说明现在参赛者已经比教室还要少。

当第二天下午,我知道时间已经没必要再拖,就从那楼梯走下来。走到铁门处,我用慈悲一砍,铁门直接就被锋利的刀锋给砍破了。

我来到五楼,外面的走廊上空空如也。因为担忧云墨子的安慰,我第一时间就朝他的教室走去。

来到教室里,我看见云墨子正躺在课桌上睡觉,而教室门口有两具参赛者的尸体。满身鲜血的陈小妹坐在教室门口的位置,她见到我后,立即站起来说道:“江成,你回来了。”

陈小妹话还没说完,原本在睡觉的云墨子立即从桌上跳了起来。好家伙,经过这几天没吃饭的折磨,云墨子已经瘦小太多,眼睛里一点神采都没有。他冲到我面前,用双手抓住我的衣领,声线听着很是沙哑:“食物……给我食物……”

“小子,你倒是成功地活下来了,很不错……”我递给云墨子一个大饼和半瓶矿泉水,平静地说道,“记得吃慢点,否则会对你身体伤害很大,知道没?”

他连连点头,随后忍着贪欲慢慢吃东西。现在的云墨子哪里还有之前那小可爱的模样,简直就如同个落魄大叔似的。我看着还挺满足,经过这几天下来,云墨子应该被锻炼得不错。

而现在……应该去抢夺钥匙了。

我转身要走出教室,而在转过来的一刹那,我立即停住了脚步。

只见那对神经病男女不知何时站在了教室的角落,他们这几天应该也没吃东西,脸颊瘦了许多,但眼睛却很明亮。

“江成……”男人的声音让人听不出情感,但却很坚决,“你今天会死。”

我耸了耸肩,微笑道:“跟我说说看,这学校里大概还有多少人。”

女人冷声道:“由于你躲起来的缘故,如今参赛者不超过十个,应该是最惨烈的道将考核。有些人是因为没有体力死在鬼魂手下,有些人是被同类残忍杀害吃掉。江成,都是因为你,你犯下的罪恶无法弥补。”

我握住慈悲,一步步走向那对神经病男女,平静道:“这不算罪恶,只能算是他们太弱。这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,就算今天不死,他们以后也会死在其他强者手上。滚开,否则别怪我弄死你们。”

“你那把刀,伤不到我。”男人平静道。

听见男人的话,我忍不住笑了笑,随后将慈悲放在桌上,直接朝着男人冲去。他看我竟然放弃武器,顿时就是面色一变,而此时我已经冲到他面前,抬起脚狠狠踹在了他的胸口!

刹那间,男人被我一脚踹飞了出去,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重重摔在地上。他疼痛地捂着胸口,而我如同看个蝼蚁一般地看着他,狞笑道:“还当我看不出你们的身份?你们根本不是道士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