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佛与道,能奈我何?(二)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这几天已经完全想过了,这对神经病男女其实不是神经病,但也不是道士。

他们会对付我,但却不会杀我,这个情况很明显,那就是这俩家伙不能杀人。但为什么不能杀人?

从女人不在乎自己的美丽,还有他们不吃饭也没多疲惫的情况下就能看出,他们是真正的佛教徒!

这样一来,就什么都能解释了。估计这对佛教男女接下了杀我的任务,但因为佛教弟子不能杀生,所以他们扒光了我和云墨子的衣服,其实就是为了给我增加困难障碍。因为在这种道将考核里,要是没有道士用品,恐怕根本活不下去。他们不能杀人,但能借刀杀人。

他们原本想将慈悲也丢掉。可慈悲的杀气太重,而且认主,使得这俩家伙没法成功。这也就是为何,慈悲无法砍这个男人,因为他身上有佛光保佑,而慈悲是害怕佛光的,否则刀鞘也镇不住被成为最唐朝的刀锋。

也就是说。要是用慈悲砍这男人,我确实没有对抗他的办法。可若是直接丢弃慈悲揍他,那我是想怎么揍就怎么揍。

我从口袋里抽出根烟点燃,冷笑道:“出家人不是应该是钱财如粪土么?别说对付我不是为了一千万的通缉令赏金。”

这对男女见我识破了他们的身份,两人都是脸色一变,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。女人平静道:“寺院需要钱,就来对付一下你。现在看来,我们赢的希望不大。”

“那就滚开……”我冷声道,“别再来烦我,钱可以再赚,生命只有一次。若是再来烦我。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。”

说罢,我捡起放在桌上的慈悲,直接朝着外面走去。然而我才刚走两步,那女人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串佛珠,朝着我这边急速甩来。

我只看见那佛珠在我眼前剧烈放大,眼看着就要砸在我的脑袋上。出于警惕,我一刀砍在了佛珠上,但这串佛珠却忽然炸开了。十几颗佛珠一起砸在了我的身上,疼得我整个人往后倒去。

好痛……佛珠打人怎么会这么疼!

女人忽然念了一句咒语,这些佛珠竟然开始主动朝她那边滚去。我看着这惊异的一幕,忍不住惊呼道:“怎么可能,佛法怎么能伤人!”

“你不是人……”女人将手一抬,那些佛珠竟然诡异地回到了她的手上,她平静道,“江成,你已经不再受佛光保佑。佛门不杀生,但可以除魔,若是佛珠能攻击到你,就代表你已经成魔。听我一句,苦海无涯,回头是岸。”

“胡说八道!”

我怒喝一声。挣扎着爬起来,一刀朝着女人的脑袋砍去。她往后退了两步,并不与我交锋,而那男人此时也站起身来,他冷哼道:“你满心是杀气,战神不了我们。江成,立即将刀放下!”

将刀放下!

刀放下!

放下!

那冷喝声好像在我脑海里形成回音一般,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。我感觉脑袋传来一阵剧烈疼痛,手中的刀却开始微微颤抖起来。

想杀人……

我想用刀砍下这两个家伙的头颅,因为他们的声音很烦人。一股愤怒从我心里生起,从来都没这么暴躁过。余余鸟血。

“妖魔退散!”

正在这时,我身后的云墨子忽然传出一道低喝。刹那间,我的脑袋一下子就清明了许多,一股从未有过的舒适感觉占据了我的大脑,使我放松无比。那对男女脸上充满了惊愕,女人不敢置信道:“怎么可能……佛光怎么会被驱散。”

云墨子站在我身后,他手里拿着一张道符,冷声道:“成哥是凶恶了一点,但他并不是坏人。我这几天也看透了许多,为了能活下来,或者为了完成自己的私欲,人们甚至会对自己的同类下手。成哥其实也是普通人,只是做事比他们要聪明一些。”

“聪明一些?”

女人反问道,“我且问你,他为了得到钥匙断绝食物来源,使得这么多人自相残杀,这难道不应该是恶人?”

我低吼道:“老子的食物,凭什么一定要分给他们!你若说错是在我,怎么不见你俩学当年佛祖割肉喂鹰,却要对我指指点点。”

“与你真是浪费口舌。”

男人冷哼一声,他忽然将手伸进自己的衣服领口内,随后取下了一串佛珠项链。只见他将佛珠项链握在手上,随后开始念经。

只见那佛珠项链在男人的手中微微颤抖,我惊愕地看见,男人身后似乎多出了一尊佛像身影,就如同上次出现在云墨子身后的太上老君一般。不过比起云墨子,男人身后的佛像身影要暗淡许多。

忽然间,他用手指了一下我,此时他声音听着犹如雷声滚滚,十分威严:“江成,跪下。”

我只觉得身体一重,竟然真的要跪下来。我连忙用慈悲撑着自己的身体,努力不让自己跪下,咬牙道:“为何要跪?”

男人轻声道:“罪孽之人,自当跪下听药师佛指引。你若是一心向佛,也可送你去极乐世界。”

我忍着身体的重量,沉声道:“罪孽?何来之有?”

“佛说你有,那便是有。”

他的声音又加重了几分,累得我双腿酸痛。云墨子忽然将手放在我的肩膀上,他丢起一张道符,随后咬破舌尖,将鲜血喷在道符上。我看见那无数血珠直接在道符上开始自动凝聚,最后变成了一系列符文。

忽然间,云墨子身上散发出了洁白的光芒。在他的光芒下,我感觉自己浑身再次变得轻松,他小声道:“成哥,他们现在是用佛光在攻击你。你身上确实有一些暴戾之气,难免会被佛光镇压,因为佛已经把你当作恶鬼。”

我快速问道:“那我该怎么才能杀了这两个家伙?”

“不知道,反正你现在最好在我身边待着。”云墨子摇头道。

男人一见云墨子又护住了我,他连忙对女人说道:“一起帮忙!”

那女人点点头,随后站在男人身边,也跟着开始念经。忽然间,男人背后的佛像一下子变得很有实质性,简直就相当于云墨子身上的光芒一般实质。

云墨子皱着眉头,他又是抓起一张道符,那道符忽然就化为了火焰冲向云墨子。但这火焰没烧到他,而是让他身上的光芒更加强大。

我心里很清楚,现在那俩男女施法出的佛光很是强大,要不是云墨子在旁边护着我,我恐怕直接就要战败。这情况让我的处境非常尴尬,我只能依靠云墨子的本事,自己却没法主动攻击,因为可能会打乱云墨子的节奏。

佛像释放出的光芒是金黄的,而云墨子释放出的光芒是洁白的。两个光芒相互对抗,达到了一个平衡点。

可就在这时,情况忽然发生了变化。

只见云墨子的光芒不知为何出现了黑色,刹那间,金黄佛光立即压了白光一头,朝着我们这边快速压来。云墨子面色一变,惊呼道:“怎么可能!”

那黑点多,几乎吞没了云墨子的白光。忽然间,这些白光都消失不见,只留云墨子本身有些微弱光芒,而金光趁机而入,狠狠地撞击在我身上!

金光攻击到我后,我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滚,随后开始了剧烈疼痛,疼得我跪在地上,哇地一声,吐出了大量鲜血!

刹那间,我的力气犹如被抽空一般,脑袋也紧跟着晕眩起来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男人看见这情况,他大笑道,“江成,你罪孽太重,道也不护你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