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佛与道,能奈我何?(三)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该死!”

见到我跪地吐血,云墨子怒喝一声,他又是画了一张道符,可令人奇怪的事情却发生了。只见云墨子无论怎么努力地去催动道符,这道符都是不起效果。

“没用的……”男人这时候双手合十,他轻声道。“阿弥陀佛,江成,如今佛视你为魔,道也不肯护你,你还有什么话说?劝你现在放下屠刀,一心向佛,也许还能减轻点罪恶,不入十八层地狱。”

我看着地上嫣红的鲜血,可能是由于佛光的关系,我头疼欲裂。身体摇摇晃晃,要不是死死撑着,就要倒在地上。

“放下屠刀?”

我下意识握紧慈悲,脑袋却疼得更加厉害。此时我忍痛抬起头,咬牙道:“你说我有屠刀,我只是看透这个世界。倘若神佛不助,那我也是看透了神佛。既然你接我通缉令。那也知道我做过什么事。温柔乡多少人烧香求佛,又跪地求道,怎么就不见佛道相助?如今我站在这儿,却视我为魔,我江成……何错之有?”

女人沉声道:“你杀人无数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。”

“杀就杀了,谁能制裁老子,天不制裁恶人,反而找我麻烦,那还是什么天道……呜……啊!”

我咬紧牙关,忍痛冲向了那对男女。在这金光的照耀下。我每前进一步都全身疼痛。忽然间,我全身都被金光刺破,无数鲜血喷了出来,瞬间染红了我的衣服裤子。而我还死死忍着疼痛,将慈悲朝着那男人的手臂砍去。因为距离的关系,此时我只能砍到他的手臂。

“没用的!”

男人怒喝一声,那金光忽然强盛了好几分。突然间,我看见自己的右手破开无数个口子。也许是数十个,也许是数百个。血液飞溅,手也无力地松开了慈悲。

慈悲落在地上,我感觉大脑一阵晕眩。男人念的佛经窜入我的大脑,好似时时刻刻都在折磨我的每一寸神经。

“别折磨江成!”

陈小妹也是怒喝一声,下意识要朝我这边靠近。不料她才走前两步,那金光却震得她整个人倒飞出去,狠狠地撞在墙壁上。她挣扎着要爬起来,却口吐鲜血,失去了力气。

不公平……太不公平……

我躺在地上,视线已经是一阵模糊,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。

我忽然想起,小时候父母每次做工回来,都会烧香拜佛;每次出门,也都将佛像打扫得干干净净。

他们会念佛经。在菩萨生日时也会吃斋戒酒,每当大年初一凌晨时,他们都会带我去镇里的寺庙,耐心地教我这些是什么佛,该如何去供奉。

但是……

他们危难的时候,佛呢?

拜了一辈子,佛又为他们做了什么?

我修行道术,道又为我做了什么?

不甘彻底占据了我的心脏,我感觉胸口传来一阵疼痛,黑龙开始在我的全身游走,也让我慢慢有了气力,而那金光带来的疼痛,也是在逐渐减轻。

我用力地眨了眨眼睛,撑着遍体鳞伤的身体爬起来。映入眼帘的是那对男女不敢置信的脸,男人疯狂地念着佛经,我却还是稳稳地站在原地。

我捡起慈悲,呢喃道:“你这不是佛……他制裁不了我。所谓的佛,所谓的道,无论是释迦摩尼,元始天尊,阿弥陀佛,太上老君……他们都不会制裁我。”

我握紧慈悲,手中的刀立即急速朝着男人的脖子砍去,嘴里怒吼道:“他们哪里看得见世间疾苦!”

慈悲砍在了男人的脖子上,但却是死死地贴着他的肌肤,无论如何也砍不进去。金光都仿佛集中在男人的身上,抵抗着霸道无比的慈悲。

我抬起脚,狠狠地踹在了他的胸口,他立即整个人往后摔去,呆呆地坐在了地上。此时男人脸上还都是错愕之色,他喃喃道:“怎么可能……怎么抵挡得住……”

“你是从温柔乡接通缉令杀我,那你应该知道什么是温柔乡……”我抓住男人的头发,浑身的疼痛再次袭来,但还是能抵挡住,我咬牙道,“你不去拯救那里的奴隶们,却在这跟我大谈佛法,大谈魔性。为了这一千万,你眼睛瞎了?明明有个巨大的罪恶在你眼前,你非但不去制裁,不去对抗,却沦为它的爪牙,要夺我性命……”

“江成,跪下!”

女人急得连忙怒吼一声,她再起高高地举起佛珠,妄图用金光将我打趴下。

我反手抽出一刀,用刀身狠狠地拍在了她的脸上,低吼道:“跪你妈啊!”

“砰!”

她被我一刀抽得摔在了地上,捂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我。此时我摸着胸口,我能感觉到黑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游动得欢快。

杀。

我的脑海都被这个想法占据,我想杀了这两个碍事的家伙,我想杀了这两个自以为是的家伙。

然而……

我还是放下了慈悲,看着那惊恐的男人,我轻声道:“你说得对,我确实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我确实杀人无数,我确实是个恶魔。也许换一个人,会说并不是我想成魔,而是世界将我逼成了魔。但我不会这么说,因为任何事情,都是自己做的决定,我啊……”

我蹲下身子,从男人的口袋里拿出钥匙,随后将慈悲丢在一边,叹气道,“我是什么,我真不知道。我想保护自己需要保护的人,也想杀掉那些碍事的人。别人与我有仇,我会杀;别人与我无仇,我会杀,但也会救。若是真要给我个定义,那我自己都还没找到。等有一天,我真的弄清自己的身份时,那制裁不需要任何人,因为我会制裁自己。究竟是生是死,我自己会做决定。轮不到佛,也轮不到道。”

他吞了口唾沫,下意识往后爬两步。此时云墨子连忙冲到我身边,他摸了摸我的身体,小声道:“成哥,疼不疼?”

我点头道:“疼得想打死你。”

云墨子愣了一下,随后连忙说道:“干嘛打我啊,又不是我对付得你。”

我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地说道:“你要是一刀砍死这两个王八蛋,我还需要这么累不?”

他嘟哝着又不是自己的错,此时那对男女从地上爬起来,可能是因为恐惧的缘故,他俩贴在一起,暂时不敢靠近我。那男人将佛珠戴在脖子上,他面色复杂地看向我,沉声道:“我有个问题,是什么挡住了佛光?”余余鸟弟。

我耸了耸肩,轻声道:“谁知道呢?”

男人叹了口气,他喃喃道:“是我本事不够,但是江成……总有人会制裁你,你会为今天的大言不惭而后悔。只要在这条路上走下去,最后谁也帮不了你。”

我没理会男人的话语,而是坐在桌上给自己点了根烟。女人面容复杂地看了我一眼,她叹口气,轻声道:“师兄,是我们输了,你的绝招都对他没用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男人轻轻地应了一声,忽然间,他俩盘腿坐在地上,双手合十,嘴里默默念着咒语,看得我莫名其妙。

都打输了怎么还不走,死赖在这儿不觉得丢人吗?莫非是因为我饶他们一命,令他们觉得自己被侮辱了?

我正准备问出口,可下一秒,令人惊愕的事情发生了。

只见这对男女的身体忽然开始急剧缩小,或者说是在快速融化。我惊愕地瞪大眼睛,没过多久,他们就化为了一滩血水,只剩下脑袋还是完全的,却也在缓慢腐化。

又……又是这个!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