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四章 谁也带不走你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暴怒,几乎是瞬间就占据了我的内心。这一刹那,我的胸口立即就传来剧痛,那是黑龙在游动,在不甘,在怒吼。

东方又玉……

那个喜欢跟在我后面。一直都需要我保护的小姑娘;那个见到我就会笑嘻嘻,哭泣时故意将后背对着我的女孩;那个为了我多次打扮,与我互相心疼的人--疯了?

“该死……该死……”

我忍着心中的愤怒在低吼,那种暴戾的感觉再次席卷了我的心脏。我恨不得将周爱文和东方家的人抓过来千刀万剐,可我知道现在不能冲动。这时候还是在周家的地盘,做事情一定要小心行事。

我心疼地看着病床上的东方又玉,越是心疼,那种愤怒就越强烈。特别是那黑龙,我能感觉到它游动得非常快速,我甚至觉得神智模糊。只差一步就要晕厥过去。

这黑龙……好麻烦……

我摇摇头,不再管这么多情绪,伸手直接抱起了东方又玉。不能让这丫头再待在这儿,才离开我这么些时间,她已经被折磨成这个德性。要是这次不带走她,说不定我再也没有能见到她的机会。

周爱文那家伙,绝对不会乖乖等到结婚的那一天再下手。

虽然这样会很危险。但我必须带走她!

不知道为什么,东方又玉在我的怀里并不会挣扎,她就是这么傻傻地玩着烟锅,就如同自己还躺在病床上那般。

我每走一步,都感觉胸口的疼痛会加深,而我原本还没好的伤口也是愈发疼痛。

东方又玉转过头好奇地看着我,她现在好像是不认识我了,但她看我的时候就会很安静。

我走在医院的走廊上,正在走着,前面忽然迎面走来两个人。他们手上还提着食物,见到我抱着东方又玉。这两人都是脸色一变,其中一人立马走开,而另一人朝着我这边走来。

不好!绝对是认识东方又玉的人!

我哪里敢让那人去通风报信,连忙就抱着东方又玉往前跑了几步,而朝我走来的那个人下意识将手伸进口袋,应该是要从里面掏什么。我立即踹出一脚,医院里的走廊很小,人又特别多,他根本没时间躲开。被我狠狠地踹中了。余帅引弟。

男人往后翻了个跟斗,医院里的人们都是纷纷避开,不少人还发出了惊呼声。我抬起脚,用力地踩在了男人的太阳穴上,连着踩了好几脚,他双手挥舞想要防御,可人都倒在地上了,还能怎么防御。

原本要去通风报信的人看见我这情况,也不顾着去通风报信了。他忽然从口袋里抽出一把匕首朝我走来,看见那男人拿出匕首,医院里顿时有些混乱,时不时还有女人的尖叫声混在其中。

不能引起太大的混乱……必须赶紧逃跑,必须立马带东方又玉离开。这次我过来的时候为了不引人注目,连慈悲和白鹭弓都没带。身上只有把短刀。

我知道不能跟那男人搏斗,因为此时怀里还抱着东方又玉,若是上去搏斗,很可能会伤到东方又玉。我便往前冲了几步,低吼道:“江影,戳瞎那个拿匕首的人的眼睛。”

“啊!”

我话音刚落,那个拿匕首的男人眼珠子忽然喷出了两道血液,他发出一声惨烈的哀嚎,而我趁机朝着楼下跑去,连忙说道:“江影,杀了那个瞎眼的男人,还有之前被我打趴在地上的男人。杀了之后就立即跟上我,快一点,回来后拍一下我的肩膀。”

我知道江影肯定会将事情办得圆满,就抱着东方又玉急匆匆地跑下楼。等跑到医院门口,我的肩膀顿时传来了一阵凉气,看来是江影已经回来了。

我不担心周家和东方家会报警,他们肯定还会依靠关系将事情压小。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不能公布的,我们是道士,是一群越低调越好的人。

我冲出医院门口,门口这边的人们还不知道我刚才做了那些事,这里的秩序还算不错。在医院旁边的停车场,有几辆出租车正在等待客人。我连忙上了一辆出租车,他问我去哪儿,我咬牙道:“你先等等,让我想想。”

去哪儿……

走汽车估计不行,一方面太久了,一方面容易被抓住。而且东方又玉这个情况,坐汽车确实不适合。

可如果坐飞机也不行,已经是这个时间,我们肯定买不到去哈尔滨的票,机票不是想买就能买到的。而且周家和东方家万一派人去机场找我们,那可就完蛋了。

但要是住在这里一夜,那被找到的几率会更大。

怎么办……怎么办……

我心里忽然有了念头,连忙说道:“师傅,有没有码头?”

出租车司机说当然有,问我要去哪个码头。我快速说道:“要有轮船的码头,船越多越好。师傅,你也是速度越快越好,如果十分钟内到,我给你一千,二十分钟内到,我给你八百。”

“好咧。”

司机一听顿时就兴奋了,连忙就踩下了油门,车子顿时就在马路上快速行驶。果然全全国的出租车都差不多,只要能再快一点,他们都会疯狂地更快点。

东方又玉依然是安静躺在我怀里,但这时候她已经是不玩烟锅了,而是将手放在我的胸口,眼睛一直在盯着我看。我下意识抱紧她,轻声说道:“又玉,现在能认出我是谁吗?”

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忽然就抱住了我,但又立即松开。随后她再次抱住我,可又是立即松开,让人莫名其妙。

我皱起眉头,看来要好好地安抚东方又玉才行。我曾经听人说过,很多精神病人在发病初期是可以挽救的,但要是拖得越久,治好的希望也就越渺茫。我打算将东方又玉带哈尔滨去,立即就给她开始治疗。

如果还让她待在这儿,肯定没人会愿意帮助她,我心里清楚,非常清楚。

在出租车司机的疯狂形势下,我们短短十二分钟就到了一个码头,我也没跟司机计较,立即就给了他一千块钱。这码头的船果然很多,有大型渔船,也有小型渔船。那些小型渔船我其实是会开的,因为我有个舅舅是捕鱼的。

从码头往下走,我看见有几个中年男人正在喝酒聊天,我连忙就抱着东方又玉跑过去,快速对这些人问道:“你们好,请问这里有没有你们的船?”

这些人愣了一下,随后有个男人点头道:“有啊,不过我的船比较破。”

他不太好意思地往旁边指了指,果然是艘小渔船,但上面也有篷子可以遮风挡雨。我连忙对他说道:“我想跟你做个生意,你带我去个地方,我给你钱。”

“去哪儿?”他疑惑道。

我沉声道:“去南京的码头,现在就出发,越快越好。只要你愿意,我现在就给你一万,不是开玩笑。”

男人愣了一下,问干嘛好端端地要坐船走。我不耐烦地问到底去不去,他连忙说如果现在真的给钱,他立马就开船。

我赶紧跟男人要了卡号,随后当着他的面转账。他惊讶地啧啧一声,随后跟朋友们打声招呼,立即就带我上船了。

我将东方又玉轻轻地放在船上,轻声道:“别急,哪怕周家跟东方家权利再大,我也要让你平安无事,相信我。谁也带不走你,他们若是想再将你带回去,除非我死……”

东方又玉紧紧抓住了我的衣服,她忽然张开小嘴,在我的手掌上轻轻地咬了一口。

正好,是她当初咬的那个位置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