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 你在南方,只是丧家之犬!(一)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小渔船在海里摇摇晃晃,随意一个风浪都能让人感觉自己身处于地震一般的环境。当船开动后,东方又玉就喜欢坐在船尾,静静地看着海水飘过。哪怕这里是黑暗的,哪怕看得不清楚,她也就这么凝视着远方。

我坐在东方又玉旁边。因为担心她掉下去的缘故,我一直抱着她的肩膀,轻声道:“又玉,说说话好吗?”

她转头看了我一眼,那嘴巴微微张开,最后只简单地说出两个沙哑的字:“倾城……”

倾城?

我仔细想了想,终于反应过来。东方又玉想说的应该是青,成,正好是东方青云和江成。我牵住她的手,温柔道:“以前是东方青云保护你。以后我来护着你。有他在的时候,你如同个无忧无虑的大千金;而有我在的时候,哪怕你做不了千金,也是我的公主。”

她低下头不说话,此时我感觉到手心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。我疑惑地将头低下来,发现原来是东方又玉在我的手心上画来画去。我仔细地看了看,却不知道她是在什么。但是经过长时间下来。我发现她从头到尾都是在画一个事物,就好像在重复画某个东西。

但画了很久,我也不知道她是在画什么,可能因为我本身脑子就有点笨的关系。但等画了十几分钟后,东方又玉忽然放下我的手对我笑了,她这次的笑容很真诚开心,就如同以前那样的笑容那般。我看得心都软了,揉了揉她的头。

我问那个渔船师傅,到南京那边的码头要多久。他说自己可不知道,反正肯定要很久,比开车慢许多。我就问十小时后能不能到。他说当然能到。

于是乎,我买了第二天从南京到哈尔滨的机票,随后带着东方又玉进入船舱。里面放着个被子,我让东方又玉乖乖地躺着,哄她睡觉。

当东方又玉香甜地睡着后,我的手机忽然就响了。为了不吵到东方又玉,我几乎是一瞬间就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,根本来不及看是谁打来的。接通后我看了一眼,发现竟然是胭脂红。余帅台号。

“江成。你这次还真是让人激动啊……”胭脂红那边的语气听着有一点兴奋,她嗤嗤笑道,“先是大闹温柔乡,现在又得罪了东方家和周家,直接从医院里抢走当初的东方大小姐。不得不说你很对我胃口,啊……我现在想起你就心情舒坦。”

我轻声道:“红姐,现在消息已经传来了是吗?”

胭脂红嬉笑道:“何止是传开了,你真是彻底得罪了南方势力。现在东方家,周家,元门,都在全力搜查苏州所有的车站,另外还有查机场。对了,还有出苏州的各个关卡,他们也有仔细盘查。”

我沉声道:“估计整个苏州的酒店也要查吧?”

“酒店。宾馆,小旅馆,全都要查个清清楚楚,这可都是因为你,被弄得天翻地覆了。而红姐这次给你打电话,可是要说一个坏消息哦。”她笑道。

我顿时眉头一跳,问道:“什么坏消息?”

胭脂红此时的声音听着有一丝玩味:“你这次麻烦惹得太大,特别是元门。原本他们知道你逃到北方去,也就作罢了,毕竟你说到底只是个小角色,当你被元门吓跑到北方的时候,已经是给他们挽回了一点面子。可现在你又大摇大摆地回到南方,还弄出了这么个幺蛾子,这已经是赤裸裸地在打元门的脸。你说……他们会放过你么?”

虽然胭脂红不在我身边,但我还是下意识摇头道:“不会,恐怕会想弄死我。要是不弄死我,估计元门大长老寝食难安。”

胭脂红颇为满意地说道:“对,我可以告诉你,在这次搜查你的人之中,有个真正的狠角色。那便是元门大长老麾下猛将之一,也是元门的八长老吴天元,他也加入了对抗你的行列。毕竟大长老这次可是气得暴跳如雷,说必须将你的头颅带回来。”

听见八长老这个名头,我立即问道:“吴天元……是什么能耐的强者?”

“那还能是啥,当然是道尊咯,拜拜。”

胭脂红颇为欢快地说了一句,随后就将电话挂掉了。我拿着手机,良久没能反应过来。

道尊……在追杀我?

我没来由感到一阵惊慌,但感觉应该会没事的,他又不知道我在这艘小渔船上。

想到这里,我顿时就释然了,静静地看着熟睡的东方又玉。此时我疲惫得很,就也躺下来睡觉,轻声说道:“江成,如果那船夫走进来了,你就立即弄醒我;如果东方又玉醒了,你也立即弄醒我。如果明白,就拍拍我的肩膀。”

当肩膀传来凉意后,我便闭上了眼睛睡觉。

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我忽然感觉胃里有点难受。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后,我感觉可能是晕船了,连忙就朝着船尾那边走去。

我冲到船尾,趴在船上开始呕吐。可等东西吐出来后,我立即就惊愕了。

我吐出来的不是食物,也不是苦水,而是嫣红的鲜血……

怎么回事!

我的心脏立即开始快速跳动,而就在这时,我的胃部传来一阵剧痛。在我脑海内,有道威严的声音犹如雷声滚滚,直接响彻起来。

“江成!你不用逃,我已经找到你了!”

那是我从来都没听过的声音,好像是个老人发出的一般。就在这时,我看见前面凭空出现了一道人影,那是个穿着灰色中山装的老者,他双手放在背后,眼睛里满是凶光地看着我。

这个老者……并不是真实存在的。就像云墨子他们弄出来的那个虚影一样,这老者只是个影子,这点我能分辨出来。此时他凌驾于半空中,但船头那边没有任何动静,估计船夫看不见这个老人。

老人用手指着我,他低喝道:“江成,你再怎么逃也没用,只要我一施法,你终究是无路可走。”

他的声音并不是发出的,而是在我脑海内凭空出现的。每个字都在重重撞击我的大脑,让我十分难受,更加想呕吐。

不对……他肯定不知道我在哪儿……

如果他知道的话,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章,而且为了安全期间,他们应该会先包围这艘小渔船,没必要弄得这么麻烦。

这个老头,他肯定是用了什么奇怪的道术,使得自己能直接出现在我面前,但我能猜得出来,他肯定看不见我。

这时候,老人忽然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稻草人,稻草人上还贴着一张道符。只见他又拿出一根针,沉声道:“犯我元门者,必定要被挖出心肝,受千百折磨!”

说完,他举起针,狠狠地刺进了稻草人的胸口。与此同时,我忽然感觉心脏传来一阵剧透,而且想呕吐的感受更加激烈,又是喷出了一口鲜血!

这……

稻草人的诅咒……

我咬紧牙关,捂着疼痛的胸口。因为太过疼痛的关系,我甚至觉得眼前视线逐渐变黑,要是意志力不够,说不定就要昏过去。

老人冷哼一声,他继续说道:“江成,速速求饶,向元门自首,还能留你一个全尸。如若不然,东方又玉也要与你一起共赴黄泉!”

话音刚落,他便拿起针,在稻草人上戳来戳去,使得我全身疼痛不已。

我能感觉到自己青筋暴露,此时的我紧紧握着拳头,那疼痛逐渐变得更加剧烈,而且我的全身都已经渗出血液。

这样下去……会死。

“再借我一次……”我疼得跪在地上,呢喃道,“你的力量,再借我一次。只要让我度过这次难关,以后要我做牛做马,我都倾尽全力报答。”

此时,我的大脑忽然变得更加清明,每一道痛感都真真实实地被我感受到。而一道温柔的声音,也是在我脑海响起。

“三界五行,不在其中,最恨成仙难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