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你在南方,只是丧家之犬!(二)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脑海内,仿佛又响起了一道龙吟。随着龙吟的慢慢消散,我身上的疼痛也开始消散。此时我看向老人虚影,发现他在我眼中已经变了样。那不再是一个完整的人影,反而像是无数小颗粒拼装成的一个人,轮廓也有些模糊。

我将手伸向前方。那巨弓的轮廓再次出现,黑龙从手上爬到弓弦中,充当起了威力无比的弓箭。而那老人还拿着小人不停地戳来戳去,我却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痛苦。

我拉弓,弓弦如满月,凄凉的月光下闪烁着一丝诡异的黑光,仿佛吞没了四周的光芒,天地安静,海浪拍打在船上,哗哗作响。

我松弓。

龙如实质。咆哮怒冲出发,席卷起一片海浪,那大海表面仿佛被黑龙切开一块,两边是白花花的水浪,中间却是一片黑暗。

黑龙狂怒地撞向老人虚影,二者触碰在一起,先是停顿片刻。只是短暂的一秒过后,那老人虚影立即被黑龙撞成碎片!

随着轰的一声巨响,老人的身体已经消散不见,犹如星光点点那般,落入这漆黑的大海。我下意识探出身体,朝船头那边看去,那船夫依然在安静划船,就如同没看见这一切。

“江成!找到你了!”

随着老人的身影破灭,我面前竟然再次出现了新的虚影。那是老人的一个脑袋,却足足有我人这么大,他的皱纹和老人斑都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他对我怒目而视。低吼道:“难怪找不到你,原来是走水路。小子,栽在老朽吴天元的手上,你也算是三生有幸。”

破坏那虚影之后,就能看见我了?余节有巴。

不知道为何,我的心情特别平静。我只是静静地对老人拉开弓,平静道:“知道我走水路又有什么用,莫非你还能找到我的位置不成?”

“死到临头还敢嘴硬!”

吴天元低吼一声,他忽然张开口。只见在他嘴里,竟然是飞出了无数星光点点,这些东西快速地在空中拼装,最后变成了两个骷髅虚影。这俩骷髅穿着盔甲,拿着把生锈的大刀,犹如虚空踏步,举刀朝我而来。

我再次拉弓,黑龙又一次出现,而那吴天元却是脸色平静。就好像……他根本看不见我在拉弓。

我松开弓箭,这一次拉弓,我是同时瞄准了两个骷髅和吴天元的眉心。

当我松弓之后,黑龙又一次快速冲出。它忽然分裂为两条黑龙,狠狠地撞在了骷髅身上。只听哗啦一声,俩骷髅都被撞成了碎片。而这时候。黑龙再次合二为一,正中吴天元眉心!

吴天元脸色一变,这张大脸虚影也是被生生击碎。在人脸消失前,我清除地看见吴天元喷出了一口鲜血,估计是受伤不轻。

我仿佛失去了全部的力气跪在地上,那巨弓缓慢消失,此时我就像是上次挽回曹大失败那样,根本就没有动弹的气力。

我仰面躺在船上,呆呆地看着天空。月光很明亮,能看见繁星点点。过了一会儿,天空中忽然出现一只洁白漂亮的小手,我扭头看去,原来是东方又玉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。她带着一丝调皮的笑容,戳了一下我的额头。我伸手抓住她的手腕,轻轻一扯,她就倒在了我身边。

东方又玉咯咯直笑,躺在我身边打了个小滚。

我疲惫地抱住她,因为很担心这傻丫头会掉到海里去,她安静地被我抱着,随后身体缩了缩躺在我怀里,如同个小猫一般。

我闭着眼睛,听见一阵悦耳的歌声从怀里传出。

“难过的时候,谁在身边……陪我掉眼泪,失败无所谓,你在左右……月光最美。”

我一向很喜欢王心凌的《月光》,从东方又玉的口中唱出,又多了一丝甜蜜与干净。她唱到后面忘记了歌词,就轻轻地跟着旋律哼哼哼。

此时我又没来由想起了那次与罗巧巧,她也是在小船上唱了一首《你的样子》。人生总有很多时候会毫无根据地想起一些事情,却很快就消散不见,当再次拾起记忆,又说不清是哪个曾经。

我实在太过疲惫,昏昏地睡了过去。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我感觉全身都传来冰凉的感觉,下意识睁开眼睛。

天空已经蒙蒙亮了,东方又玉正躺在我旁边甜甜地睡着,由于早晨寒冷,她蜷缩着身体,看着楚楚可怜。我朝四周看去,发现我们已经快到岸。为了安全起见,我抱着东方又玉退回船舱。

等小渔船到岸时,岸边并没有人,我这才放心地抱着东方又玉上岸,立即就打了辆出租车,让他带我们去机场。

出租车司机看见我抱着东方又玉从码头这边过来,他纳闷道:“老板,大早上的,昨天是在船上睡觉啊?”

我笑着解释道:“是的,有个亲戚在那边。昨晚喝多了,就在船上睡着了。”

他笑了笑没说话,载着我去南京机场。早晨的风有些冷,我怕冻着东方又玉,就让师傅将窗户都关上。

开着开着,一直开了四十多分钟,还没有到机场。我觉得纳闷,就拿出手机看了看地图导航,却发现我们正在往南京外面开。我立即就感觉到不对劲,连忙对出租车司机问道:“你要带我去哪儿?”

司机没说话,依然专心致志地开着车。我将匕首对准了他,沉声道:“你要带我们去哪儿!再不说就割断你的喉咙。”

“别太紧张……”出租车司机这时候微笑地说话了,“江成,你还真是捅出了一个大篓子。不过你未免也太低估自己的对手了,真以为我们只在苏州设置了关卡么?小伙子,你不如先看看怀里的东方又玉。”

我疑惑地看向东方又玉,却惊得心里一跳。

只见东方又玉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脸色发紫,尤其是那嘴唇,乌青得吓人。我连忙摸了摸东方又玉的脸,特别冰凉,令人害怕。

我连忙问道:“她怎么了!?”

“只是中了蛊毒而已,毕竟你虽然是道士,对蛊术可是一点都不了解吧?”司机嗤嗤笑道,“实话告诉你,在你们刚上岸的时候,就已经中了蛊毒。这东西可不是你玩得来的,江成,我劝你现在最好乖乖听话。若是没有解药,东方又玉就会全身腐烂而死。”

我听得心中暴怒,却只能压下怒火,咬牙道:“你是元门的人,否则无论换成东方家还是周家,都不会对又玉下手。”

“我是哪边的人不重要,现在你只要乖乖跟我去个地方就行。若是你好好地听话,我会放过东方又玉,毕竟那边也要交差。可你如果不听话,那我完全可以说……在一场激战中,不小心错杀了她。”

面对司机的威胁,我只能放弃杀掉他的想法,安静地坐在后座位上抱着东方又玉。此时她已经是冷得在我怀里瑟瑟发抖,而出租车一路开出南京,在出国道时,他忽然就朝旁边的野外拐去。

这是要去哪儿?

车子在野外行驶了一会儿,没过多久,出租车停在了野外的一个厂房前。司机转过头来,对我微笑道:“下车吧。”

我抱着东方又玉走下车,他这时候也完全不在乎我,自顾自朝着厂房那边走去。我警惕道:“什么时候才能给她解毒?”

“都说了别急呀……”司机耸了耸肩,他的笑容此时有些狰狞,“有个老朋友想见见你,也想见见东方又玉。”

老朋友……

是谁?

正在这时,厂房的门,忽然就自动打开了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