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章 在这南方,你只是丧家之犬!(三)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当厂房的门完全打开,里面走出了几个人影。为首之人一脸嚣张跋扈之色,他穿着整齐,漂亮的衣服一看就是名牌。此时,他正双手插进裤兜里,饶有兴致地看着我与东方又玉。

李轩。

这个男人我不会忘记。当初他在元门苦苦追求东方又玉,但那时候东方又玉只喜欢我。我曾经害他损失过五百万,他也在罗巧巧的屋子里将我打到下跪,虽然我答应过会偿还五百万,但没多久我就进了罪恶之地。

为什么又是这个家伙……如今东方又玉已经不是千金大小姐,而这李轩又特别喜欢东方又玉,我心里感觉堵得慌,可我又不能逃跑。

蛊毒是我完全不了解的东西,我不能拿东方又玉的生命来冒险。

“江成孙子,真是好久不见啊……”李轩依然不改自己嚣张的性格。一开口就直接说道,“当初某人跪在地上说会还给我五百万,结果却跑到北方去了。你这家伙……我该怎么说你呢,欠债还钱天经地义,你说说看,今天我是不是应该连本带利还回来?”

我抱着东方又玉,满是警惕地看着李轩。他对我招招手。颇为不耐烦地说道:“过来,速度点。”

我纵然心中有百般不乐意,但东方又玉的性命还在别人手上押着,只能跟着李轩走进了仓库。他搭着一个人的肩膀,微笑着说道:“这次可真是花了我不少代价啊,江成,你说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分?我被调到南京这边帮元门做事,也算是个闲职,整天玩玩就行。谁知道你这家伙跑到南京来了,我原本还跟这位兄弟说好,只要对你们下蛊。就出十万元。可若是你们没来,就当我没说过。”

下蛊之人就是李轩旁边的那个男人?

我看向那男人,他脸色平静,长相也很普通,属于那种丢进人群中绝对找不出来的类型。李轩坐在一把椅子上,他平静地说道:“不过没关系,十万块而已。对于你这穷人来说,十万块可能是天方夜谭,但对于我来说。只是小菜一碟。现在告诉我,你想让东方又玉解毒吗?”

我沉声道:“你肯定会帮她解毒,按照你这家伙的性格,你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得到又玉,不会让她死。”

“说得对……”李轩嘻嘻笑道,“但有一点是你不知道的,这蛊毒名为腐烂蛊。中蛊前两个小时,就会是这个征兆。而在两个小时后,就会开始从内部腐烂,主要是从手脚开始。五个小时后,就会彻底腐烂。江成,我只是想操东方又玉而已,大不了让她手脚内部腐烂成瘫痪,我并不在乎。”

我深吸一口气。咬牙道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快点给她解蛊。”

李轩脸色一冷,他低喝道:“去罪恶之地待了些时间,就当自己是什么玩意儿了?跪下!”

我抱着东方又玉,稳稳地站在李轩面前。他恼羞成怒,先是怒骂几句,但后来忽然就笑了:“那这样吧,我跟你玩个游戏。江成,你要知道,我这人看很多人不顺眼,但你绝对是排在第一名的。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,东方又玉是不是脑子有病,不喜欢我却看上了你。输给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耻辱,无论在任何方面,我都应该踩在你的头上,你说对不对?”

我没回答李轩的话,为了东方又玉安全,我将她放在了工厂内的一张桌子上。

李轩饶有兴致地看着我,他淡淡说道:“我听说你曾经在罪恶之地跟赵洪荒比射箭,正巧我也加入过射箭俱乐部。若是你愿意跟我比比,我就能立即给东方又玉一半解药,延迟她蛊毒发作一小时。”

我点头道:“你说,怎么比?”

李轩对旁边的人努了努嘴,平静道:“给他弓。”余节呆才。

他身旁的人立即走到一台冲床后面,随后找出了两把相同的复合弓,递给我和李轩,每人一把。

李轩微笑道:“就像你和赵洪荒比的那样,不过……你不能动,我却能躲。只要你动一下,立马就会有人割下东方又玉的耳朵,反正这不影响我睡她。当然,如果你认为能凭靠自己一人杀了我们所有人,你也完全能试试。”

我咬紧牙关,只能点头同意。

我没法杀掉这里所有人,他们每个人都有武器,而我只有短刀。就算给我弓箭,在这地方也派不上多大的用武之地。

刚才那人又给了我们每人一根弓箭,他这时候转过头对李轩说道:“轩哥,小心别弄死他了,江小姐说过要活捉江成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李轩不耐烦地说道。

此时我们弓箭都发放完毕,李轩喊了句开始,随后立即兴致勃勃地拉起弓箭,双腿跑来跑去,看着非常滑稽,但此时的我笑不出来。

“来啊!你不是很厉害吗!你拉弓啊!拉弓啊!”

李轩一边躲避,一边口中叫嚣,此时我也拉开弓箭,快速对准了李轩,立即就松开弓弦。

刹那间,弓箭立即飞射出去,李轩吓得立即躲避,但他没能及时躲开,弓箭划破了他的肩膀,飞溅起一道血液。他吃痛地捂住手臂,顿时就破口大骂。

我此时已经没了弓箭,他不停地辱骂我,将弓箭对准了我的腿,随后松开手。因为不能躲避的关系,我的腿中了一箭。那弓箭立即穿透了我的大腿,疼得我咬紧牙关。

李轩将弓往地上一砸,他怒骂道:“你妈的,你妈的……你竟敢让我受伤,你真惹怒我了,真的惹怒我了……”

他怒气冲冲地朝我走来,而我此时只能捂着受伤的腿,忍痛咬牙道:“你别拿自己跟赵洪荒比,那简直是蝼蚁与狮子一般的区别。”

“去你妈的!”

李轩狠狠地在我胸口上踹了一脚,他怒骂道:“看着这家伙,只要他随便动一下,就把东方又玉的脑袋砍下来!”

李轩的话让我彻底不敢反抗,他立即对我一阵拳打脚踢,犹如个娘们释放着自己的怒火。我忍着痛,一丝惨叫都不肯发出来。而李轩还觉得不解气,他叫来几个大汉按住我,嘴里骂骂咧咧地说道:“我爸妈从小到大都没打过我,没人打过我……你今天竟敢用弓箭射伤我,你妈的,你妈的……”

我被人们束缚着,嘴里冷笑道:“那是你技不如人。”

“草!你比老子有技术,那老子就让你这辈子不能拉弓!拖到冲床那边去!”

李轩一下命令,人们立即就将我拖到了冲床旁。他们好几个人压着我,使得我动弹不得。他们将我的手压在冲床头下方,脸上满是兴奋的笑容。

而李轩忽然从冲床后面抽出把杀猪刀,一步步地朝我走来,他低吼道:“我早就说过了,既然是卑微的蝼蚁,就要有蝼蚁的样子。你是靠弓箭崛起,好,我看你这辈子还怎么拉弓射箭,草你妈的!”

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

我睁大眼睛,看着李轩手里的那把杀猪刀,忍不住喃喃出声。他看着我惊恐的模样,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容。忽然间,那杀猪刀急速落下,重重地砍在了我的手臂上!

“啊!”

剧痛瞬间从我手臂传来,穿透了我的大脑神经,我感觉脑门那边一寒,立即就冒出了许多细汗,视线也是模模糊糊。我疼痛地往后翻去,那些人立即松开了我,此时我的手臂落在了冲床上,李轩立即踩下了冲床开关。

刹那间,巨大的冲床头落下,顿时血光飞溅,我抱着断臂,看着原本属于我的手臂被压成肉泥……

“爽!”

李轩抬起脚,狠狠地踹在了我的眼睛上,他大笑道:“你以为你很有本事?江成,我告诉你,在这南方,你只是条丧家之犬,只能被人踩在脚下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