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你要哪种?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并没有昏迷,但神智却是模模糊糊。我能感觉到李轩一直在揍我,身上时不时传来疼痛,但比起断臂之痛,那些却已经算不上什么。

弓箭……弓箭……

我的视线一直在看着地上的那把复合弓。

没法再拉弓射箭……

我的左手,手腕以下的位置已经没有了。其余部分变成一片碎肉沫。与这里肮脏的铁锈泥土混在一起。

“轩哥,别再打了,再打就被你打死了。江小姐说得很清楚,一定要抓活的回去。”

有个男人终于看不下去,拦住了想将杀猪刀往我身上砍的李轩。此时李轩烦躁地将杀猪刀丢一边去,他抓起我的头发,咬牙道:“江成,你什么都守不住。看着吧,东方又玉说到底还是老子的。”

说罢,他将我的脑袋往地上狠狠一撞。随后转身走向东方又玉。此时东方又玉的身体已经好了许多,肤色已经恢复正常。李轩并没有立即去碰东方又玉,而是抓住她的头发,将她直接从桌上拖下来。他扯着东方又玉的头发,将她扯到了我旁边的冲床,狞笑道:“江成,你看着吧。这个喜欢你的女人就要变成我的了。而你什么都做不了。”

我想努力撑起来,可几个大汉却压着我,使得我根本就没法起身。我咬牙道:“李轩,你若是敢碰她,我必定杀你。无论如何,我都会想尽办法杀掉你。”

“你现在是个残废,有什么能耐杀我?”李轩冷笑一声,他拿来根绳子,将东方又玉的双手绑在背后,随后又拿来矿泉水,一股脑儿都倒在了东方又玉的脸上。

东方又玉立即就被惊醒了。她抬起头看了看李轩,脸上满是呆滞之色。随后她转头看向我,立即就呆住了。

“呜……呜……哇……”

几乎没有任何先兆,东方又玉立即就哭出了声。她一下子朝我这边扑来,哭得如同个孩子一样撕心裂肺。李轩烦躁地吼了句哭你妈,他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扯东方又玉的衣服。我怒得大吼,但李轩已经打定主意,根本就不理会我的吼叫。

东方又玉害怕地大哭,她抬起完好的右腿往李轩身上踢。李轩对东方又玉的攻击浑然不惧。直接就要扑上来撕扯东方又玉的衣服。

正在这时,东方又玉一脚踹在了李轩的裆部。他疼得大叫一声,忽然就翻滚在地上,捂着下身抽搐不已。东方又玉连忙爬到我身边,人们都赶紧去照看李轩顾不上她,她贴着我的额头,眼泪一直往下掉。

“不要哭……不要哭……”

我艰难地抬起手,抹去了东方又玉的眼泪。但她的泪水犹如断了线的珍珠,怎么也止不住。此时东方又玉眼睛通红,口水鼻涕都流了出来,哭得很无助。她贴着我的断臂,嘴里边哭边说着一些奇怪的话,但我听不懂她在说什么。

李轩此时还在捂着下身抽搐,似乎被东方又玉踢出事情来了。人们慌忙地说要赶紧送他去医院。同时又将我和东方又玉往车上扯。东方又玉一直在哭,等我们被塞进一辆面包车里,人们嫌她哭得太大声,用一块布堵住了她的嘴。为了不让我有机会反抗,他们还将我的双腿绑起来。

现在我空有一只右手,什么都做不了。

我躺在后车厢里,单手抱住东方又玉,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后背:“别担心,我还活着,你也还活着,我们都活得好好的。一只手还能挥刀,能照顾你,是不是?”

我不知道东方又玉能否听懂我的话,她此时终于挣脱开束缚着她双手的绳子,为了挣脱,她双手手腕都磨破了。东方又玉紧紧地抱着我,同时还抓着我的右手,一边哭,一边在我的右手写字。

她写的字跟昨天一样,我能感觉出笔画都是一样的,但没法想出是什么字。

面包车在路上快速行驶,也不知道开了多久,它终于停住了。我听见外面传来说话声,随后有人打开了后车厢。

在面包车外,除去之前的几个人,还多出了两个,但却是江美和江军。他们脸上有着一丝错愕,江军立即抬起手,狠狠一耳光刮在了下蛊人的脸上,怒吼着骂道:“草你妈的,说好了活捉过来,就给老子弄残了过来?你不是会下蛊很牛逼吗,把别人手都弄没了?草!草!草!”

江军每骂一句草,都会狠狠地踹那下蛊人一脚。那人被江军踹着也不敢还手,只能连连后退。他急忙解释道:“不是我弄的,是李大少爷弄的。”

“妈的傻逼……”江军又是一耳光刮在下蛊人脸上,低吼道,“老子不想看见你,滚!”

那人捂着脸,咬牙道:“军哥,江成本来就是上面要杀的人,砍他一只手怎么了?”

江美冰冷道:“愚蠢,若是将死亡或残废的江成交上去,上头会以为我们是在很难对付的情况下才将他制服。如果是将完好无损的江成送过去,总部那边就会认为我们很有能耐,对付个江成游刃有余。”

人们恍然大悟,纷纷都将黑锅丢给了李轩。江美没听这些人多说话,她摆摆手,让他们把我和东方又玉带到囚禁室去。

所谓的囚禁室,就是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,里面家具还是齐全的。我进入囚禁室后,江美让那些人先下去休息,等他们一走远,江美立即就帮我松绑,担忧地说道:“成哥,我现在就帮您叫个医生。”

我咬着牙,摇头说道:“不用,不能让他们看到你照顾我,反正我这断臂已经回不来了,李轩用冲床将手掌压了个稀巴烂。江美,我需要逃回哈尔滨去,在南方这边我原本就没得待,现在更是九死一生之地。可如果去了北方,那边恐怕会笑得做梦都要醒过来。”

“据我所知,北方已经有十几家道士组织的头目夸您有能耐,甚至有些好事者想要派人来救您,不过他们也是原本就跟元门有仇……”江美小声道,“成哥,您先委屈一下,我会尽快帮您找到逃走的办法。”

我点点头,随后拿出手机。现在我需要跟李唐朝打声招呼,毕竟他们也是在元门的势力范围,最好让李唐朝有心理准备。

他那边倒是很快就接听了电话,我还没说什么,李唐朝就平静地说道:“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去救她,否则那就不是你了。”

我小声道:“所以师傅你才会给我这么全面的资料,也要感谢你的帮助。”

“目前情况怎么样了?”他问道。

我咬咬牙,随后轻声道:“师傅,对不起。”

“怎么回事?”

我将事情简单地解释了一遍,此时我看着自己的断臂,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,呜咽道:“您还帮我弄来了白鹭弓,可惜我要愧对这把弓了,还没发挥出它的威力,就……就……”

“这样啊……那你要哪种?”

“啊?”

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疑惑道:“什么要哪种?”

“手啊……”李唐朝解释道,“想要打造个什么样的手?不过你最好是四十八小时内来到我身边,我听说过你南京有朋友,应该能搞定吧?说说手的事,要威力巨大的魔之左手,还是脱衣神速的仙之左手,或者是能让女人夜夜浪荡,对你着迷到死心塌地的神之左手?”余节状扛。

刹那间,我感觉一股暖流流进了我的心房,顿时泪如雨下:“师傅你怎么能这么好……我要第三种……”

李唐朝骂道:“没出息,男子汉大丈夫,不要威力巨大的,却要那种流连于女人身上的玩意儿。不过如果是我,也会选择第三种,记住了,四十八小时内,一定要到我身边。”

“好。”

我放下电话,随后看向了江美,一脸恳求之色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