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章 跑路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四十八小时内,从南京到上海。

江美在听过之后,她坐在我身边,沉声道:“成哥,如果走高速的话,从这儿到上海。只需要四个小时左右。可问题是,我现在需要想个办法,让您成功离开苏州。”

“想什么办法啊……”江军焦急地说道,“直接把成哥送过去啊,大不了我们不在元门干了,跟成哥跑到北方去。”

江美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地说道:“愚蠢,做事要有计划。而且我们的家人都在元门手里,你说能跑哪儿去?”

江军想想也是,他烦躁地踢了下门。催促江美快点想办法。我让江军不要急,别使得江美心情烦躁了。毕竟好主意都是冷静的大脑想出来的,这样才能万无一失。

江美想了一会儿后,她认真说道:“我可以安排一个心腹将成哥送到上海去,但最大的问题有两点。一是要交差,二是要路上不能有追兵。如此看来,现在最好的办法。就是一不做二不休,将那些知道事情的人全都杀了。这样一来,就能说是他们没拦住人,到时候也好推托。我们就说是因为李轩色心大起,想要强行占有东方小姐,结果害得失去先机。”

“那该怎么执行呢?”江军问道。

江美拿出手机拨打了个号码,等那边接通后,江美说道:“你上来一趟。”

没过多久,立即有个男人走进了屋子。这男人我认识,之前李轩打我的时候,是他一直劝别太过分。因为江小姐要活的。

男人进来之后,便对江美鞠躬道:“江小姐。”

“他们有告诉别人江成已经抓到的消息吗?”江美问道。

男人摇头道:“没有,其中有人想通知朋友,被我劝下来了。我跟他说,若是现在告诉别人,很可能会惹来仇人,或者会有别人想来分功劳。”

“李轩那边呢?会有人说不?”她又问道。

这男人再次说道:“不会,他们的手机卡被我动过手脚,是坏的。”

江美松了口气。她轻声说道:“我需要你帮忙做点事,可能会很危险,如果你不愿意,那也……”

还不等江美说完,男人立即轻声道:“江小姐,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,无论风险如何,当初我就说过,任何事我都愿意。”

“好,你去医院杀掉李轩,往他那里多踹几脚,踹到死为止,至于另外的人们,我会找个借口骗到之前的工厂去。到时候你可能会腹部中刀。记得尽快去医院救治。上面的人问起来,你就说是你忍痛带李轩去的医院。”江美吩咐道。

男人立即点点头,转身离开了房间。江军这时候在我耳边小声说道:“这男人叫张刚,以前他母亲病重,元门不肯借医药费,是江美借的。这张刚从小没父亲,是母亲带大的,所以很在乎母亲。”

我立即就明白了,看来江美是属于卖人情的那种类型。

此时江美又打了个电话将人们叫上来,她去走廊那边跟那些人说了几句,回来之后笑道:“我跟他们说,成哥你身上有个非常重要的道器,但此时我却没见到,估计是掉在厂房了。他们立即就回去找,因为我说若是能找到,重重有赏。”

江军小声道:“可你该找谁对付这些人?他们都是近身战的高手,而且其中还有人会下蛊。”

江美摇摇头,她拿出电话拨打了号码,等那边接通后,江美快速说道:“骡子,市区西边的郊区那有个厂房你知道吧?现在带人去杀光那里所有人,你可能会死。嗯,好,就这样,祝你成功。”

听见江美的话,江军惊愕道:“你竟然找了骡子?”

我疑惑道:“骡子是谁?”

“是江美手下的王牌……”江军说道,“骡子在日本待了几年回国,很痴迷空手道,之后开设了一个空手道的武馆。但因为一场车祸,妻子当场死亡,女儿则是成了植物人。”

我下意识说道:“然后江美给他女儿付手术费,于是骡子也欠了她一个人情?”余节宏号。

江军摇头道:“那可没有,那女娃做植物人半年后就死了。但后来他查出来,那是自己仇家设计的一场谋杀,因为骡子喜欢打牌,有个仇家欠了他五十万还不清,就想杀害他全家。骡子选择报警,可问题是别人做得很干净,后来他找上门报仇,可巧不巧,仇家是元门的人。虽然骡子是个空手道高手,但在打趴元门五个人后,还是被人丢了出来。后来是江美帮他报仇,使得骡子欠下了一个大人情。之后骡子就意志消沉,帮附近的黑势力训练打手去了。”

江美轻声道:“找骡子帮忙不是免费的,他带的那帮人需要钱,但我还给得起。就是这一次过后,再也见不到骡子了。”

我心里已经被江美的手段给折服,这女人果真不一般,到处让有能耐信得过的人欠她人情。等需要用人的时候,那些人一个个都会跳出来。比如骡子,有本领却无心生活,估计也只是为了等待还江美人情的时间,从而苟延残喘地活着。

江美这时候看向江军,轻声道:“江军,送成哥去上海的事情就交给你,能办到吗?”

江军连忙说道:“当然行,我现在就出发吗?”

“嗯……”江美点头道,“越早越好,通往上海的路肯定没有元门关卡,他们怎么都想不到,成哥还敢往元门的地盘跑。”

江军立即说了句好咧,便请我赶紧去车库。来到楼下车库,他带着我坐上一辆越野车,我先小心地让东方又玉坐进去。江美握住我的右手,她担忧道:“成哥,您这么一去,我也不知道事情能不能成。我会尽全力帮您,打通去上海的路,只是到了上海那边,您……”

“放心吧……”我轻声道,“上海那边的元门跟我可是非常熟络的,我哪怕进去走一圈都没问题。”

她这才放心地点点头,我忍不住叹气道:“江美,只可惜我平日里没有太用得着你的地方,否则要是有你在身边帮忙,真是能给我省去不少麻烦。”

“那就看情况咯。”

江美轻笑了一下,随后跟江军嘱咐了许多事情,江军虽然不耐烦地知道了,但却听得非常认真。交代完后,为了不浪费时间,江军立即就发动车子了。

当车行驶在外面的马路上,江军转过头对我问道:“成哥,您痛不痛啦?”

“你这不废话吗……”我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地说道,“我把你的手剁下来,然后再问你痛不痛试试?我告诉你,要不是因为都有人在我旁边,我绝对跪在地上哭着大吼大叫,绝对不是唬你。”

江军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说道:“我这不是关心您嘛,成哥啊……上海那边要是能打点好就早点走,越快离开南方越好,这个……”

正在江军说话的时候,我的手机忽然响了。我疑惑地看向手机,那是个没见过的号码,等接起来一听,那边顿时传来了一道笑声:“江成,我已经知道你的事情了,啥时候回道法宗啊?给你做乾坤将,再给你个小管理当当,北方这边的大佬们可都是乐开了怀。”

我一听就能认出来,这是道法宗主考官的声音。此时我无奈道:“主考官先生,我现在没时间说话,等我回去再说。”

“成,加油,我们可给你准备了一个大惊喜,包准你会乐得跳起来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