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打造神之左手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人生多的是惊险刺激,但更多的是平淡。可能是因为江美的方法不错,也可能是因为路上早已打点好了一切,我安全地抵达了上海。

来到上海,就相当于安全。

为了不让元门怀疑,将我送到上海之后。江军立即又开车回去了。我问他精神能否承受得住,他让我放心,说没问题。

来到李唐朝租住的屋子里,人们早已经在这等待了。我让曹小小帮忙照顾东方又玉,她二话不说就同意了。东方又玉虽然现在精神不好,但很听我的话,乖巧地跟曹小小去房间里了。而李唐朝搭住我的肩膀,他看了一眼我的手腕,轻叹道:“你这次可真是差点回不来。”余亩共才。

“师傅,我们还是先别说那些无用的话了……”我焦急道。“那个神之左手,你准备好了吗?”

李唐朝点头道:“当然准备好了,跟我来吧。”

他转过身,朝着大院最里面的小屋走去。那小屋平日里是专门给李唐朝打造道器使用的,进来之后,我却立即就愣住了。

只见在这小屋里,竟然躺着六具尸体。也不知道是李唐朝从哪儿弄来的。我很仔细地看了看,这些确实都是我不认识的人。

我疑惑道:“师傅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这些都是材料……”李唐朝解释道,“你总不能让我像科学家一样,发明个类似于机械的手给你用吧?这里的手,说你看上哪个了,我直接砍下来给你。别担心能否接得上,我可是很有本事的。”

我小声道:“师傅,我们之前不是说得很好吗?就是那所谓的神之左手,可以让女人对我……那个……意乱情迷之类的。你如果要我用别人的手去摸我的女人,那岂不是给自己戴了个大绿帽?”

李唐朝点头笑道:“我就知道你有这想法。放心吧,我是跟你开玩笑的,这些尸体有其他用处。这神之左手,我已经帮你弄好了,看!”

他忽然打开了旁边桌子的抽屉,里面放着一个小木盒。李唐朝慎重地将小木盒打开,我看见里面的东西后,顿时惊愕地张大了嘴。

这根本就不是手!

这是那个啊!明摆着就是那个啊!每个男人都会有的东西,但说到底也不能算是真的。好像是用其他东西做的。也许是橡胶,我感觉就是橡胶,这时候我忽然看见上面还有标签,我疑惑地往前凑近看了看,上面的字让我分分钟想骂人。

“全新女用震动旋转……售价两百元。”

我吞了口唾沫,看向李唐朝,咬牙说道:“师傅,这就是你说的神之左手?这就是能让女人着迷的神之左手?你要把这东西安装在我的手腕上?”

确实,这东西能让女孩们意乱情迷,可李唐朝如果要往我手上装一个,那我是绝对不同意的。

以后万一出去吃饭怎么办?

一只手拿着筷子,一只手用这玩意儿捧着碗!?

“看你这傻孩子……”李唐朝笑道,“我怎么可能真把这东西装你手上,我之所以要用到这个。是为了橡胶。好了,你坐在椅子上,我来帮你好好地打造一下。”

我连忙点头,随后坐在了桌子旁的椅子上。此时李唐朝将房门都关上,随后在我手臂上倒了一瓶金黄的液体。我问这是什么,李唐朝说是阳气丹融化后的液体,能吸引阴气靠近。

忽然间,这些金黄液体竟然莫名其妙在空中变出了一个手的形态。此时李唐朝将那橡胶做的东西放在我手腕上。那金黄液体变成的手掌,竟然可以拖住橡胶,同时还将那东西融化。慢慢地,橡胶有了手臂的模样,很是神奇,暖暖的贴着手掌很舒服。

我疑惑道:“师傅,这东西到时候真能用吗?毕竟是橡胶,可不是人的血肉。”

李唐朝笑道:“当然可以,这就是神之左手的妙用了。一会儿你就会知道的,先别急,等这东西形成完全再开始。”

我点点头,看这应该还要些时间,我就把这段时间想跟李唐朝问的问题都说了:“师傅,我在北方遇见过一个叫云墨子的少年,你听说过吗?”

“听说过……”李唐朝点头道,“北方震天虎,也是个天才。我朋友与我说过,那是个傻少年,不过这也是好事。傻才纯净,才能一门心思地去研究学习道术。这若是换了个正常人,被七情六欲终日骚扰,恐怕还达不到这样的境界。”

我疑惑道:“那你知道他的师傅吗?他师傅好像跟你有大仇,恨不得杀掉你的那种。”

“哦?这倒是不知道,云墨子的师傅一向很隐秘,莫非你知道是谁?”李唐朝问道。

我连忙说道:“是一个中年女人,叫良姨。”

“竟然是她!”

李唐朝皱起眉头,专心致志地帮我弄着手臂,我好奇地问良姨到底是谁,李唐朝叹了口气,说道:“这天下的四位泰斗,你知道吧?”

我下意识道:“当然知道,佛教南有李阿珠,北有张花旭;道教南有华宏,北有陈丁卯,道云榜上写得清清楚楚。”

“这良姨,名字就叫良姨。当初是张花旭的一个随从,当然也是他麾下猛将……”李唐朝解释道,“张花旭是何许人也?虽说是四位泰斗,但张花旭的地位是无人能撼动的。李阿珠年时已高,华先生莫名失踪,只剩下张花旭和陈丁卯,这两人算是在争天下。良姨从入佛开始就跟随者张花旭,心气极高,认为自己很有本事,不过当初在我手里吃过亏。”

“哦?”

我听得惊讶,不敢置信地说道:“她还能在你手下吃亏?师傅,我看过了,云墨子的道术与我比起来简直就是天与地。这什么样的徒弟就有什么样的师傅,你怎么跟她比?”

李唐朝老脸一红,低吼道:“放肆,你师傅专门研究道器,道术方面自然不高深。我说的不是那个吃过亏,就是当年我们还年轻,她也很好看。那时候华先生与张花旭见面,我们就在张花旭那借宿。之前我也说了,良姨年轻时很好看,我就忍不住去偷看她洗澡,这总没错吧?”

我愣了愣,随后点头道:“是没错,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,江雪洗澡的时候,我也经常想偷看,而且我就是因为偷看洗澡认识得她。”

“对啊,可谁知道良姨这人忒小气……”李唐朝骂骂咧咧地说道,“那时候她发现了我,竟然在追我到屋里,一整夜对我大骂。人们都跑出来看怎么回事,害我颜面丢失,我说她是学佛之人,怎么能这么小气。她说她就这脾气,随心而活才是佛教真理。那时候人越来越多,我怕事情闹大,就把她扯到房间里说话。”

我点头道:“挺好的,闹大了事情也不好收场。其实道个歉就能和好,估计是那良姨钻牛角尖。”

“对的……”李唐朝叹气道,“不过我那时年轻气盛,难免也有股傲气。一时间想不开,就到处宣称说她浑身都是烂脓包。时候我也很后悔,但从那之后,我们再也没见面了。时隔一个月后,我收到她的信,她说自己不再是佛家弟子,而是修道了,因为她恨不得把我的脑袋割下来。”

我顿时哑口无言,这……就是李唐朝太过分了。但我也没全信,因为我知道李唐朝喜欢撒谎,事情只能信十分之一,肯定还有大把真相被隐瞒。

李唐朝耐心地帮我弄手,他嘟哝道:“现在……准备接受神之左手吧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