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三章 道法宗的教义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能理解云墨子的所作所为,每个人孤独的时候难免都会做出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。就比如我,我经常会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表白,反正就是怎么甜蜜怎么说。甚至有的时候,我喜欢伸手摸自己的屁股,因为我觉得很滑很嫩。

这时候要是有谁看见了我的秘密。我会简直恨不得咬舌自尽跳楼自杀,反正肯定比云墨子闹得还要疯。

云墨子被我好一阵子劝才心情好了一些,他用纸巾擦着眼泪,呜咽个不停,求我千万不要说出去。

我躺在床上,伸了个懒腰问道:“你和小妹啥时候感情这么好了?我记得未亡人是没有情感的,她只会听从我的命令而已。而我下的最后一个命令是保护你,可现在看来,这并不是保护这么简单。”

“未亡人虽然没有情感,但那是因为大脑没情感。灵魂还是有的呀……”云墨子说道,“只要我好好地跟她的灵魂交流,还是能有感情的。”

“哦?”

我心中一动,连忙说道:“那你能让小妹恢复情感吗?说实话,以前的小妹挺可爱的,可现在总跟个机器人一样,感觉真是怪怪的。”

云墨子很仔细地思考了一会儿。随后说道:“可以是可以,但需要一些材料。其实未亡人的原理是这样的,将灵魂和肉体分割开,这样可以保留神智。而那肉体,是用无尽的阳气在补充,阳气是生命之根本,所以未亡人没这么容易死。这也就是他们不能晒太阳的原因,因为再多补充些阳气就太过饱满,因为未亡人本身就是个饱满的气球,再往里面打气的话,肯定会发生问题。”

我点点头。云墨子说得很有道理,便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云墨子此时摸了摸自己的手,他轻声说道:“我们只要将灵魂和肉体再次融合在一起就行,但是代价太大。说句真心话,如果要让一个未亡人变回原本的人,至少需要两百万人民币,所以几乎都没什么人会让未亡人恢复原状。”

两百万……

我倒吸一口凉气,要弄两百万还真是个问题,只能慢慢来了。可问题是这次跟云墨子分别了。下次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见面。于是我下意识问道:“墨子,听说道法宗高层一直在想办法拉拢你,你是怎么个想法?”

“是挺烦的,但这个我师傅会处理,他们在跟我师傅打交道……”云墨子嬉笑道,“反正师傅让我去哪儿,我就去哪儿。对了成哥,如果我不留在道法宗,以后还能和你见面吗?”

我连忙道:“当然可以。”

他这才开心地笑了笑,我这时候忽然有些感慨。

李唐朝说得没错,傻傻地才能好好地修炼道术。估计当初良姨就是看中了云墨子这一点,才选择将他收为徒弟。若是云墨子的灵魂是肮脏的,被世俗沾染上了尘埃,恐怕没有这么容易走到这个地步。

傍晚之后。云墨子就说他师傅找他,随后回去找师傅了,只留我和陈小妹在房间里。我躺在床上,对陈小妹笑道:“这几天过得怎么样?”

“还行……”陈小妹依然是平静地说道,“很认真地完成了任务。”

听见她这机器人般的回答,我心里总是不舒服的。如此看来,那两百万必须要赚到手才行,不能让陈小妹年纪轻轻就变成这样。

我就这么在酒店里住了一夜,当第二天早晨走下楼,酒店门口已经有车在接送了,是一辆黑色的桑塔纳,那司机站在车边,手里还举这个牌子,上面写着张霸两个字。除了这个司机之外,还有其他的司机在等待,手上都拿着写有字的牌子。

我走到那司机面前,说自己是张霸新收的弟子,他问我是不是江成,我点头说是,于是司机立即就恭敬地邀请我和陈小妹上车。

坐进车里,司机启动了车子。我好奇地问道:“去道法宗要多久?”

“先生,我们大约需要半个小时……”司机恭敬地说道,“我会尽快,您若是觉得无聊,座位后面有杂志可以看。”

我对看杂志没兴趣,就开始用手机看小说。最近我看了一本很好看的小说,里面说一个高富帅特别有钱,十九岁就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还自己做生意赚了两百亿,二十岁就是福布斯富豪榜的前三名,军方见到他都要很恭敬,还长得特别帅,是个女人就会迷上他。但唯独有一个学校里的普通女孩不喜欢他,高富帅觉得这女孩与其他女人不一般,让自己怦然心动,就霸道地对那个女孩说--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的女人了。

我觉得小说很有趣,一有空就会看,也幻想自己很霸道地跟江雪说--从现在起,你就是我的女人。

恋恋不舍地看了半小时小说,司机就告诉我到道法宗了。此时我往外面看了一眼,顿时有些震惊。

这……

这不是个学校吗!

我惊愕地目瞪口呆,司机这时候下车帮我打开车门,他微笑着跟我介绍道:“这是道法宗盘下来的一个废弃学校,已经经过道法宗的装修恍然一新。先生,学校里分为近战部,道术部,傀儡部等等部门,您是近战部的。但平日里并不在教学楼里上课,当张霸先生有什么要传授给您,会主动叫您过去。现在我先带您去宿舍,若是饿了可以去食堂。道法宗不讲究自己接任务,而是由道法宗来发布任务。”

我疑惑地问道:“那教学楼既然不是拿来上课的,到底是哪来干嘛的?”

“教学楼是庇护所。”司机轻声道。

我被弄得有些莫名其妙,怎么都不懂司机说的话语。他解释道:“在道法宗,是真正的强者为尊,甚至您可能从来没见过这么混乱的地方。道法宗允许弟子夺权,比如说食堂一楼,要是能夺下食堂一楼,那食堂一楼将会与那弟子平分销售额。”

我吞了口唾沫,小声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夺权之后,还能赚钱?”

“对,还有宿舍也是这样……”司机解释道,“道法宗的宿舍并不安全,人家完全可以破门进入打到另一个人服气,随后将宿舍夺来。而夺来宿舍之后,对那个房间就会拥有使用权。总而言之,在学校任何地方都可以发生战斗与夺权,只有一个规定。”

我下意识说道:“不能打死人,对吗?”

司机摇头道:“不能打死人是必须的,这在任何一个门派都不用说。而这里的规定是,在教学楼不能打架,其实就是弱小道士们的避难所。这也就是为什么,道法宗面对这么庞大的元门,却也能浑然不惧。”

这实在是……了不起。

永远都在培养自己的弟子们战斗,比元门的训练方式实在厉害太多。我心里忽然开始有点不想云墨子来了,一旦他过来,可非要被人欺负死不可。

令我惊讶的是,道法宗的宿舍还挺大的,也是学生宿舍的模样。我才刚走进来,就听见了一阵骂声,两帮道士围聚在一起,打得十分激烈,地上都是嫣红的血液。

路上还有些三三两两的道士,在看见我之后,他们都是脸色有些奇怪,随后竟然开始跟着我走。我疑惑地对司机问道:“他们为何跟着我?”余边鸟亡。

“因为新人好欺负……”司机轻笑道,“先生,等我走后,他们估计会立即对您动手,请您小心为上。”

哦?

才刚进入道法宗,就要经历这么刺激的事情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