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九章 硬币定生死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早就知道良缘会在北方,但根本没想过他竟然会留在道法宗。

或者说良缘为什么会加入道法宗!

我原本就不是良缘的对手,更别提还戴着沙袋的我。被良缘砍了一刀挡住后,我连忙下意识后退,而他立即一脚踹在我的胸口,我快速倒退两步。硬是忍着没摔倒,连忙就抽出了后背的慈悲,咬牙道:“你别逼我,若是将我逼急了,我定当将你当场斩杀。”

“少废话!为我干爹偿命!”

良缘怒吼一声,他身体几乎在原地消失了,只留下一道残影出现在我身边左侧,我根本来不及反应,就看见一把匕首在我眼前无限放大。我惊慌地提起慈悲抵挡,可因为有沙袋的关系。根本就来不及防御。

匕首刺进了我的头皮,但这时我手已经抬起来了,正好将良缘的手给打开。饶是如此,我的脑袋也被刺破了一些皮,鲜血立即就流了出来。此时我大吼着说道:“救命!快来人救救我,救命!小妹,你快过来!”

良缘狰狞地笑道:“谁都救不了你。”

他忽然一个侧踢。正好就踢在了我的鼻子上,不是我不先防御,而是有沙袋的我速度实在太缓慢了,除非要将沙袋都摘下来,才能凭借着被称为最唐朝的刀锋勉强对战良缘。

我只觉得鼻子传来一阵剧痛,整个脑袋都昏了,此时有人听见声响,都纷纷打开门来看。可等看见我们这场景后,他们却是立即将门又关上了,完全是一副不打算管闲事的态度。

“该死!”

我低吼一声,忍着疼痛将慈悲往前抡了一圈。饶是良缘也不敢与慈悲硬碰硬。但他却是单手放在我的肩膀上,整个人顿时倒立起来,稳稳地倒立在我的肩膀上,正好还躲过了这次攻击。

由于沙袋很重的关系,我这一刀砍出去来不及收回,只能顺势将双手松开,慈悲立即就飞了出去,直接就刺在了墙壁里。

我立即将双手往上抓,良缘的速度却是要比我更快。他那匕首已经刺向了我的头顶。我一时间心急,连忙就趴向地板。良缘一时间也是失去平衡,与我一起摔在了地上。

“闹什么!谁喊救命!”

正在这时,有两个人已经冲上了楼梯。这两个人都穿着白色斗篷,身高魁梧,手里还拿着反射着寒光的长剑。我看见有人来了,连忙就说道:“这疯子要杀我,你们快来帮忙。”

“岂有此理!”

其中一人怒喝一声,他走到我和良缘身边,竟然是拿出了一副手铐,这时候我才看见他们背后的斗篷上纹着执法部三个字,顿时我就松了口气。

可令我惊愕的是,执法部的人竟然将我给铐了起来,弄得我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:“等下。你们弄错了,是他要杀我。你们看,我脑袋上还有血。”

“你他妈别废话!”其中一人冷声道。

我一时语塞,根本就弄不清楚现在的情况。而良缘这时候拍拍尘土站起身,他冷声道:“将他带去反省室关起来!”

两人都是恭敬地对良缘说道:“是,队长!”

我……

我的天!

都说民不与官斗,怎么我现在与一个当官的有仇了!

不对,或者说与我有仇的良缘,怎么会成为道法宗的执法部部长!

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良缘,他很淡定地将匕首收起来,有个执法部部员问道:“队长,他现在还在流血,要不要先带去医务室看看?”

“嗯,先带去医务室,执法部要对每个弟子都公平……”良缘点头道,“这家伙危险度很高,刚才我正在房间里休息,忽然听见他说要挑战我。等我出来一看,却发现这家伙拿着利器攻击我,若不是小心谨慎,恐怕已经被他整得魂飞魄散。你们看那把木刀,那就是凶器。”

有个部员看向慈悲,随后吃惊道:“木刀竟然能刺进墙壁里,果然是利器。小子,快点跟我们走!”

我此时只能保持沉默,因为我知道自己无论说什么,这些人都不会相信我。良缘的职位摆在那儿,人家是执法部队长,我能怎么办!?

“等一下!”

良缘忽然开口说道:“我与这人无冤无仇,他却忽然要来杀我,实在是让人摸不着头脑。这样吧,你们先回去,我将他带屋里问问情况。”

“是,队长。”

两个执法部部员点点头,转身就要离开,我一看急了,连忙大吼道:“等一下啊!是他要杀我,你们眼睛瞎了吗?把我带走,带去反省室也没关系,先把我也带走!”

可这两人却仿佛没听见我的话,直接就离开了这一层的楼道。此时我双手都被铐着,腿上还有沙袋,连忙逃跑两步,却因为没法保持平衡,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余见何才。

良缘冷哼一声,他抓住我的脚,将我往他的屋里扯,我疯狂地抓着地板,可地板哪里能拯救我,我的身体快速被拖进良缘的屋子,见此情况,我连忙低吼道:“良缘!道法宗里的弟子不能死,而且他们很看重我,你不能杀我!”

良缘却是冷笑一下,用力地将我整个身体都扯进了屋里,随后他关上门,一脸阴森地看着我。我吞了口唾沫,身体都忍不住瑟瑟发抖,小声道:“良缘,你不能杀我,真的……我跟巧巧的关系不错,还救过她一命。”

良缘平静道:“我知道,她与我说过。”

我一看有戏,连忙说道:“对啊,我和巧巧的交情这么深,你不看僧面看佛面,以前我们是有点仇怨,但现在算算,其实也是自己人。”

“自己人?”

良缘脸色忽然变得很狰狞:“要不是你,巧巧也不会沦落到那个地步,哪里还需要你救。江成,你今天既然落到我的手里,就不要想着还能安全离开,先向我干爹下跪道歉!”

我疑惑地朝房间四周看去,却发现在我身后竟然有个灵堂,上面还有个木牌,赫然就是罗武忠的灵堂!

在那木牌下,还放着一盒骨灰,我吞了口唾沫,才发现房间里黑得阴森。

我自然不会向罗武忠的灵堂下跪,但良缘也没管这些,他冷声道:“道法宗里是不能杀人,但我若是做得干净点,也没人会发现。可你与巧巧的关系是不错,我一直将巧巧当做亲妹妹看待,就像你说的,我给她的面子,要不要杀你,就让天来注定。”

说罢,他坐在床上,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硬币,冷声道:“我将硬币抛向天空,如果是字面,我就给巧巧个面子放过你;如果是花面,你也怪不得我,是天注定。”

我傻愣愣地看着良缘,可现在没办法,我双手也铐着,性命完全是让良缘来做主。

此时良缘也不说废话,直接就将硬币抛向天空。那硬币掉在地上,正好在我面前滚了几圈,我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。

终于,那硬币倒下了,而上面的图案让我松了口气。

是字面。

“你看,天也认为不杀我比较好……”我连忙说道,“良缘,你帮我把手铐解开,我保证……以后我绝对不会出现在你面前。”

良缘沉默地看着硬币,他一句话也不说,就这么沉寂了半分钟左右。忽然,良缘又将硬币捡起来,嘴里认真地说道:“刚才那次不算,刚才那次只能算是练习,我再抛一次。”

我连忙焦急道:“等一下!你要听老天爷的话,罗老爷子的灵堂就在这儿,你是要在他面前做个出尔反尔的小人吗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