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章 我就是道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良缘仿佛根本没听见我的话,他捡起硬币,再一次丢向空中。而当硬币落地后,却还是字面。

我松了口气,诚恳地与良缘说道:“你看,苍天注定不能杀我。就放我走吧?”

他呆呆地看着硬币,最后叹口气,摆了摆手,轻声说道:“你走吧,我不想看见你。别让我找到杀你的机会,这若是在道法宗外面,你已经是死路一条。”

我如获大赦,连忙就打开门逃了出去,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直跳。哪怕回到屋子里了,我都没能反应过来。

良缘怎么会加入道法宗成为执法部队长……不管怎么样。以后可千万要小心点,谁知道这家伙会不会哪天突然就来暗杀我。

我现在还没能反应过来,便哆哆嗦嗦地拿出了手机,给张霸拨打了电话。那边接通后,我小声说道:“师傅,这人我没法挑战,换个人吧。”余见刚血。

“怎么回事?”张霸问道。

我很仔细地想了想。觉得不能说自己跟良缘有仇,就解释道:“换个人吧,这人我以前认识,关系还算可以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张霸想了想说道,“那没事,我再给你安排新的锻炼计划。对了,那张门票卷没丢吧?明天陈先生就要来讲课了。”

我连忙激动地点头道:“当然没丢,我可是一直期待得很。”

张霸轻声道:“嗯,那你今天先好好休息一番,具体时间还没订下来,主要是看陈先生那边的档期。反正到时候会给你们打电话的。记得手机要保持接听状态。”

我说这个必须的,随后就挂了电话。我用力摇摇头,暂时不去想良缘的事情,继续在房间里锻炼。反正这里是道法宗,他也没法将我怎么样。

第二天早上,我正在舒服地睡觉,就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了。此时我犹如鲤鱼打挺一般跳起来,连忙就接通了电话,那边传来一道温柔的女声:“请问是江成先生吗?”

我说是的。那女人便笑道:“陈先生的课堂将会在半小时后开始,地点是教学楼顶楼的多媒体教室,请不要迟到了,记得带门票卷。”

“知道了,谢谢!”

我连忙冲进卫生间里疯狂地洗漱一番,找出一身西装换上,随后跑到教学楼顶楼。这边早就是人满为患,走廊上全都是排队的道士。这次不止是道法宗的弟子听课,还有周边其他势力的精英弟子,只是陈丁卯选择在道法宗讲课而已。

在多媒体教室门口,有个老人正在检查大家的门票,只有拿出门票的人才能进去。此时人们都在议论纷纷,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兴奋。

“快看楼下!”

这时忽然有人喊了一句,大家都透过走廊往下方看。我也是好奇地看了看。原来在教学楼一楼,竟是跑来了上百位执法部的弟子,他们站得笔直,犹如士兵一样护卫教学楼。除去穿白斗篷的执法部普通弟子,还有十名穿黑斗篷的弟子。我看见良缘也在其中,他撑着一把伞朝楼上走来,背后是一行鲜红的大字。

执法部五队队长。

“快看,部长也来了!”

又有人兴奋地大吼一声,此时在道法宗的校门口,有辆越野车正杀气腾腾地开来,直到教学楼门口才停下。从那上面走下一个身影,却是让我看得愣住了。

这不正是前些天晚上遇见的那个女孩吗?

她依然是穿着旗袍,身上却有一件红披风,在红披风后面,绣着龙飞凤舞的五个大字。

执法部部长。

原来这个存在了四百年的女孩鬼魂,竟然是道法宗的执法部部长!

道法宗对这次讲课还真是够重视的,现在是整个执法部倾巢出动,应该是不允许出一丝纰漏。随着队伍前进,我也交出门票进入了教室。里面的座位早已经被安排好,我坐在属于自己的座位上,进来的人们话都不敢多说,都纷纷坐在椅子上,整个教室都非常安静。

没过多久,教室里都坐满了。但这时连一丝吵杂的声音都没有,哪怕是一根针掉在地上,都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敬畏。

这便是人们对陈丁卯的敬畏。

然而,我们给出了敬畏,却没见到陈丁卯的回报。

时间一点点地过去,陈丁卯却是迟到了。本来讲道的时间差不多是八点,可等时间到了十点,依然没见陈丁卯过来。

可即便如此,教室里所有人还是在安静等待着。人们没说话,没东张西望,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前方,甚至连手机都不会拿出来玩一下。

等到了饭点,陈丁卯还是没来。直到下午一点半,在那走廊上,终于传来了缓慢的脚步声。

五个半小时。

这五个半小时里,整个教室都没发出声音,哪怕是一声咳嗽都没有。每个人都坐得笔直,就等待这次的关键人物登场。

“吱呀……”

多媒体教室的前门终于被推开了,在那前门门口,站着一名身穿西装的男子。他约莫有四十多岁,也许快到五十,一身笔挺的西装被他穿得挺好看。他全身上下没有一丝褶皱,领带也打得很整齐。

男人走到讲台上,他对大家微微鞠躬,随后爽朗地笑道:“我有个习惯,等到达一个地方,都会忍不住去看几眼最好的风景。这次接待我的是道法宗宗主李爱山,他说带我去看些名胜古迹,可一上午走下来,也没见到喜欢的。但刚才来讲课的时候,我倒是见到喜欢的场景了。因为中午太阳大,整个道法宗校园里看不到人,安安静静的,只能看见阳光照耀在建筑上,我想这便是最好的风景了,只可惜没听见学生们的读书声。”

我们心中顿时明了。

这个中年男人,就是北方道教第一人--陈丁卯。

不对,在华宏重新出现之前,陈丁卯是全国道教第一人。

“等待许久,你们心中应该有了些感想,我也不问太多,道有亿万种,人有亿万个,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想法,倘若去沾染,那就是我多管闲事了,今天我只想将自己的想法谈一谈,那便是我的道。”

他忽然拿起一只粉笔,在黑板上写下了两个字。

入道。

大家都是疑惑地看着陈丁卯,而他笑道:“所谓道士,其实被我分为三种境界。先是入道,后是悟道,再最后,便是成道。你们虽是道士,但我认为,那也只是名义上的道士,等心入道了,才是真正的道士。我且问你们,读过《道德经》的举手。”

人们纷纷举起手来,所有人都读过。陈丁卯又问道:“那么你们有自己悟出是什么意思吗?”

所有人都是哑口无言,一个道法宗高层尴尬道:“先生,这不都是师傅传给我们的吗?”

“师傅是谁教的?”陈丁卯忽然问道。

“那自然是师傅的师傅……”高层小声说道。

陈丁卯爽朗地笑了笑:“那就对了,那并不是你们自己的道。现在所有人都拿出朱砂笔和道符,先是画个启动轮廓,随后自己按照想法,行云流水地画个道符出来试试。”

我们都顺从地拿出朱砂笔和道符,说实话,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。什么叫按照自己的想法画下来,那道符还是道符吗?

但我还是画了下来,没按照任何道符的画法,而是就这么顺着画了下来,是完全按照心的想法去画的。

当画完之后,令人惊异的事情发生了。

只见这道符忽然闪烁起一道金光,可是这……分明就是道符能使用的意思!

可这道符有什么用?我完全不知道啊,刚才分明就是按照我自己的本意画下来的,全然不知道这道符的用处是什么。此时许多人都是抬起了头,忍不住发出惊呼声。

陈丁卯露出个笑容,他轻声道:“道士道士,道教人士;道便是我,我便是道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