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疯子般的讲道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画出来的道符究竟有什么作用,只能等讲课完后试验才能清楚。

陈丁卯耐心地等人们都放下手中的朱砂笔,在一番我就是道的豪言壮语过后,陈丁卯轻声问道:“道符有闪烁金光的人,请举手。”

教室里的人们纷纷举手,竟然是超过了九成。陈丁卯微微一笑。他继续说道:“我接下来发布的观点,也许会让许多人不能接受。但没关系,觉得不能接受的人,大胆离开便是,我绝不会阻拦,也不会心中难受。你我有缘,这课才讲得下去,你我无缘,听着也是煎熬。”

人们都点点头,可谁知道。陈丁卯接下来说的第一段话,就让许多人站起了身。

“我从来不认为要尊重老祖宗,而应该尊重真正重要的东西。在二十年前,我讲道的时候,说想穿西装讲课,可那时候人们都说要穿道袍,或者要穿长袍。这样显得重视……”陈丁卯笑道,“可有什么用呢?不是在做法事,只是讲道,为何要穿道袍?长袍这般不方便,为什么要穿长袍?我说西装也是重视礼仪的一种,并且携带东西方便,人们说老祖宗的东西不能丢,我说不对的东西,丢得一干二净就好。”

顿时,有十几人直接站起身,直接就朝着门外走去。面对十几人的离去。陈丁卯却全然不顾,他仿佛没受到任何影响,从讲台上拿起一本书,平静道:“这是一本书,就如同我之前说的,道有亿万种,人有亿万个。虽然是同一本书,但人们读过之后,可能会有亿万种想法。实际上曾经我是去读过书的。但没读多久。因为我读书有自己的理解,而老师要硬塞给我一种理解。我觉得那不是我要的想法,说不接受,老师便劝我,说若是不按标准答案去理解,到时候拿不到分数,考不上好学校,没法出人头地,我气不过,就不读了。”

人们顿时发出一阵笑声,看来陈丁卯以前是颇为任性的一个小子。他淡然道:“其实世间万物都是道,有人虽然不是道士,但他们的理念也能拿来做道。我曾经也被祖宗们的理论搞混,后来我读到鲁迅先生的一句话。那句话是这么说的--从来如此,便对么?于是我恍然大悟,开始按照自己认为对的方式去走。其他人的话语,对的我会听,而我认为不对的……哪怕是老祖宗传下的,也不多看一眼。”

这番话说完,竟又是有二十多人站起身。有个年轻人忍不住说道:“陈先生,我原本对您非常崇敬,只是您的言语让我觉得渗人。华夏五千年文明,存在即合理。”

陈丁卯平静道:“华夏五千年文明,不少都是泯灭人性的文明。让女子裹小脚,这是文明么?一纸休书,这是文明么?重男轻女,这是文明么?家妓制度,这是文明么?”余见女技。

“好了!”

说到这里,一位道法宗高层忍不住站起来,他颇为尴尬地说道:“先生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,老祖宗不少东西是好的,谢谢。”

他对陈丁卯鞠躬,随后便离开了。随着这个高层的离开,不少弟子也纷纷离去,陈丁卯讲道才几段话,教室里的人就走了一半。而陈丁卯却仿佛完全没受到影响,他沉声道:“什么是道?虽然你们的师傅有一番作为,师祖也颇有能耐,但他们走下来的,其实大多是一条死路。当然,世事无绝对,只是我认为这是一条死路。人要遵守本心而活,当你们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本心生活,无论那是大道小道,都是属于你自己的道。”

说实话,其实我觉得陈丁卯说的话是有些道理的。虽然偏激了点,但就犹如陈丁卯自己说的那样。

这是他的道,别人无权过问。

“大家应该都知道,前些日子,被称为道教创立以来的第一人东方青云,在元门大殿前拔剑自刎。”

陈丁卯忽然说出了这段话,人们都忍不住坐得更端正了点,我也是。

东方青云的死,一直是道教人士的心病。一个伟大的天才就这么陨落,任谁都会觉得心里不舒服。

陈丁卯用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,轻声说道:“南方盘卧龙,北方震天虎;双云争天下,最恨七春秋。人们喜欢拿云墨子和东方青云比较,其实两个人我都见过。要真说起来,云墨子远不如东方青云。当年我压了华宏一头,可如今确确实实,是东方青云压了云墨子一头。”

听见这句话,我在心里暗暗称赞。确实,在见识过双方之后,人们其实很容易得出结论,云墨子是不如东方青云。他是一张白纸,而东方青云是这个世界的一朵白莲,出淤泥而不染,艳丽如妖。

陈丁卯轻声道:“我曾经与东方青云谈论过道,他的想法,实际上与是我差不多的。原本东方青云的逝世,也让我很惋惜,然而前些时间,我在天宗遇见了一个挺有趣的男人。”

天宗?挺有趣的男人?

有个道士忍不住问道:“先生,请问是南方最强大的那个神秘天宗吗?”

陈丁卯点点头,他微笑道:“那时候我去天宗找老朋友喝酒,正巧遇见一个年轻人在受罚。我问天宗的长老们,他犯了什么错,原来那时候天宗内有个试炼会。说是要集齐十个证明,就能通过。其他弟子都在努力寻找证明,只有这个年轻人,直接啥也不做,待在出口等其他的弟子们出来,之后进行抢夺,还美名其曰说是借。”

听见这段话,人们都是忍不住笑出了声,我却是感觉脸上烫烫的。

绝对是曹大,没跑了,这种事儿只有曹大做得出来……

想到这儿,我却又忍不住笑了,看来他在天宗过得也不错,都能直接打劫其他弟子了。

陈丁卯轻声道:“我跟那个年轻人问,能在天宗修炼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,别人都生怕犯一点错误,你却是横行霸道,就不怕被逐出天宗么?结果这个年轻人告诉我……提升自己的实力就行,我原本不明白,想了一天,才算懂他的话。”

说到这里,陈丁卯拍了下桌子,沉声道:“提升你的能耐,走你自己的道,不要管别人说什么,不要管别人做什么。你在公司里与老板意见不合,可你每年都能为公司带来千万的收入,老板就算不喜欢你,也不敢得罪你;你在组织与传统不合,可你每次都能拿出最优秀的成绩来,门派也只能对你们又爱又恨。当你的能耐提高,地位也随之提高,等到那时候,哪里还管传统,哪里还管天下,因为……”

他放慢语调,缓慢而有力地说道:“你便是道,道便是你。等到那一步,你说的话不再是话,而会被人们奉为天道。不要问你该怎么去寻道,而应该问人们怎样才能以你为道!我讲完了,谢谢。”

教室里立即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,哪怕这时候只剩下十几个人在教室里,人们依然很用力地再鼓掌。我只觉得脑海里又无数灵感,以前想过的,考虑过的,但是被传统束缚着的东西,我都想去记录下来,想去写下来,想要去尝试。

我就是道……

身体内的黑龙不知为何,忽然就开始快速游动,仿佛在为我欢呼雀跃,一股暖流游遍了我的全身。

我下意识伸出手,却见一条虚影黑龙忽然出现在我手中安静地躺着,仿佛在对我--俯首称臣。

我能感觉到,化阴术……要突破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