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二章 有关元门的任务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当初胭脂红与我说过,当我变恶的那一刻,我就能突破到化阴术第二层。

然而,我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否变恶,我只是心中有了些想法。一直以来,我都是在琢磨。应该怎么按照化阴术上的传统教学突破到第二层,而现在我才明白。

那是别人的路,不是我的路。

适合别人的,并不一定是适合自己的。

我感觉到全身冰冷,那是化阴术正在提升,我完全记得这种冷意,它能传遍我的全身,刺激的我每一处肌肉。

阳气……

我需要补充阳气……

我的阳气本来就不足,甚至寿命都没剩下几年,要是现在不赶紧补充阳气。很可能会死在这个教室里。

我艰难地站起来,想要离开教室去补充阳气。还好现在上课已经结束,人们是可以自行离开的。陈丁卯正在与几个高层聊天,他看见我满脸难受的样子,有点疑惑地问道:“你是怎么的了?”

我连忙摇摇头,此时我想说没关系,可因为全身寒冷。甚至有些开始疼痛的关系,我怎么都没法将话说出口,甚至我能感觉到,我全身都已经是鸡皮疙瘩。

“有点不对劲。”

陈丁卯轻声说了一句,他将手放在我的额头上。他的手很温暖,我能感觉出他的手几乎没什么老茧,很是柔软。

此时陈丁卯忽然露出个笑容,他轻声说道:“原来如此,那你我也是有缘,就帮你一把。”

帮我一把?

忽然间,陈丁卯用手指在我的额头画了几下。在他画完的一刹那,我立即感觉到一股暖流进入了我的身体,那冰凉竟然是直接被驱散,令人感觉神清气爽。

我活动了一下身体,连忙感激地对陈丁卯鞠躬:“多谢先生。”

陈丁卯笑容慈祥地说道:“那鬼族竟然能将化阴术传给你,有意思……待我掐指一算。”

他忽然伸出手开始算,这我自然是看不懂的。虽然我有个道士的名头,但很多地方都不行,特别是算命术风水术一类的。几乎完全不懂,只能算半个道士。

其实李唐朝也教过我一些基本的,但我根本就学不会,听着就觉得脑袋大。那时候李唐朝教了我一下午,最后我就告诉他--师傅,别说有的没的了,直接给个厉害的道器吧。于是乎,李唐朝差点气得吐出一口老血。

此时陈丁卯眉毛忽然抬了抬,随后哈哈大笑道:“原来如此,那还真是有缘分。小友,你稍等片刻,我有话想对你说。”

我心中大惊,莫非陈丁卯已经算出我是李唐朝的徒弟了?

不可能吧……保密了这么久的事情,他竟然会知道?

此时陈丁卯又与其他人说了几句。随后人们都出去了,我顺从地坐在位子上不离开。身上的寒意已经消失,我估摸着肯定达到了化阴术第二层,就是能耐到底如何,还要测试一下才能知道。余沟乒扛。

等教室里只剩我们两人,陈丁卯走到我面前,直接在我前面的位置坐下了,毫不拘束。他的第一句话就让我心中一惊:“曹大便是华天意,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
华天意?

我皱起眉头,这应该是曹大原本的名字。我有些震惊地看着陈丁卯,这都能被他发现,莫非也是算出来的?

陈丁卯将手放在桌上,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,这烟我知道,是大前门,以前卖两元五角钱一包,后来听说烟草集体涨价,也不知道现在卖多少钱,应该是三四块左右,贵不到哪里去。但是在厦门旅游区,却是卖二十块钱一包,实际上就是从其他地方一块多进过来,然后卖游客二十,美名其曰说是海对岸进口的。

这香烟极为难抽,若是抽过其他香烟的人抽一口这个,恐怕要直接呕吐出来,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。当初在两块钱的那一批香烟里,它就可以算是味道最烂的,我当初在山里的时候,抽的是两块钱的雄狮,味道要好许多。实在没想到陈丁卯身份如此高贵,却抽这么廉价的香烟。

他还给我递来一根,迫于人家的身份,我只能点燃了但是不抽。此时他平静地说道:“前些天我算了一卦,实际上算卦的本意,是想算能否找到人接下我的衣钵。只是我算出这么个卦象,你是否要听听看?”

我轻微地点了点头,而陈丁卯似乎也没打算征求我的意见,我才刚点头,他便吟道:“天下三分立,南首占两头。待得龙脉空,北道陨星斗。”

听见这话,我顿时脸色大变,下意识想要站起身,陈丁卯却是将我给按住了。我被吓得有些害怕,说话也有些颤抖:“这只是卦象。”

“可我算卦从没不准过。”陈丁卯轻声道。

我摇摇头,连忙解释道:“虽然卦象如此,可南首也并非是华宏,而这北道星斗……也并非……并非是……”

“北道星斗,暂时只有我一人……”陈丁卯微笑道,“只是这南首,到底是不是华宏就不知道了。如果是南首,我们还真算得上有那么一丝仇恨。只是我非常好奇,为什么会无端出现这种卦象,我与华宏的感情还算是不错,倘若说华宏的人要杀我……我不理解。”

我吞了口唾沫,小声说道:“我也不理解,那您的意思是?”

“我很好奇,人生多的是平淡无奇,但有些事情,是搭上性命也希望去见证一下的……”陈丁卯咬着香烟,他沉思道,“只是不知最后到底是否会找到有缘人,说说你的名字,我会记下。”

我连忙恭敬道:“小辈,江成。实际上我很憧憬陈先生,甚至还想去参加万教大战。”

陈丁卯微笑道:“万教大战么……不远,不远。每年的万教大战举办时间都不稳定,我会选个最适合的时候举行。帮我跟你师傅说一句,他还欠我个人情。”

我点点头,随后害怕地走出教室。等出了教室后,我忍不住长吁一口气。

反正我就是个小菜鸟,这种卦象将来应该不关我的事儿。眼下讲课已经结束,我应该赶紧去张霸那边,让他给个新的成长计划。

来到张霸的教学教室,他依然是盘腿坐在里面闭目养神。我走到张霸身边不敢打扰,直到他自己睁开眼睛看见我,随后有些满意地说道:“江成,我有个任务要交给你,也正好能帮助你提升自己。而这个任务,实际上也与元门有关。”

“哦?师傅请讲。”

张霸冷声道:“元门的性格你应该知道,只要能赚钱,他们什么都会做。前阵子道法宗接到委托,有个孩子长期服用一家公司的保健品,后来竟然是患了肝硬化。后来一查才知道,服用过那种保健品的孩子,不少都有肝脏或肾脏的损坏,甚至已经造成几人死亡。有几个人气不过去举报,结果发生了奇异的事情。”

我疑惑道:“奇异的事情?”

张霸点头道:“去举报的家长们,第二天都死在了自己家中。每个死者都身穿红裙上吊而死,十分诡异,弄得暂时没人敢去举报。原本道法宗有派出弟子调查,却是丢了性命,在他临死之前,给我们传回过信息,说其中有元门在搞鬼。你去查查,带个结果回来给我,报酬绝对是丰厚的。”

我听得皱起眉头……

在孩子们身上赚黑心钱,元门还真做得出这种事,可信度很高。如此看来……这次任务可以好好地喂饱一次刀锋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