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章 怎么可能——是她!?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面对陈小妹的担忧,我只是笑了笑。在这条路走,自然有自己的手段,我也没必要会怕别人,只管着手调查就是。

可问题也紧跟着来了……

当我们去调查之后,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情。那就是孩子天使的那些证明竟然全都是假的。人家药品食物局的人看过之后,他们调查了一番,说根本就没有通过这个牌子的保健品。

那么事实很明显。

这些东西并不是正规上市的,而是通过某个渠道上市的。我问了下李美,她告诉我,孩子天使是在市内的一家药店买的。我立即就前往了那家药店,来到药店后,我发现这儿的装修还不差。

药店的售货员很热情地接待了我,她问我要买什么东西,我笑着说道:“有没有能让孩子长高的东西。我弟弟老是不长。”

售货员顿时笑了,她立即说道:“那当然有,我去给你拿来。”

说罢,她去货架那边拿来了几盒绿色药品给我,可不正是孩子天使,同时她还对我笑道:“这个牌子是最好的,现在很多家长都给孩子买这个。”

“哦?”我装作有些惊讶地说道。“这个牌子我好像听人说过,是挺有用的。”

售货员顿时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:“你看吧……大家都用这个,要不要买,两百块一盒。”

我仔细地看了看盒子,随后说道:“一盒只能吃三天多,我很少来市里出差,你多拿些给我吧。”

“那我们货也不多了……”售货员认真地说道,“顶多卖给你二十盒,这个卖得快。”

“成。”

我爽快地刷了卡,随后提着二十盒孩子天使离开了。才刚离开,我便对身旁的阿天说道:“盯紧了。一旦有问题,立即就联系我。”

阿天点点头,转身就进了药店。我心里很清楚,按照阿天的能耐,想让那些人看不见他,是非常容易的。

为了安全起见,我就在附近的一家小旅馆住下了。经过一天的等待,等到深夜时,阿天忽然给我打来了电话。我连忙接起电话。他那边小声说道:“速度过来,要开始进货了。”

我挂掉电话,立即就出旅馆,因为做事要隐秘,一个人比较合适,我就让陈小妹先待在旅馆里。随后我走小巷子去了那家药店。等到药店后门时,我看见那儿似乎有人影在动,连忙就停下脚步躲在电线杠后面。

只见药店后门听着一辆面包车,时不时有人将面包车里的东西搬进药店,可不正是孩子天使。面包车的驾驶位上还坐着一个司机,那司机正抽着烟,催促这些人搬快点。

等孩子天使搬完后,白天接待我的店员走到司机旁边,笑吟吟地说道:“先打个欠条哈。月底一起给你。”

“没问题……”司机笑道,“赚大发了吧?”

店员也是笑吟吟地说道:“卖得挺好,就这样吧,下次生意,我要先回去睡觉了。”

司机说一声好咧,立即就要驱车离开。我连忙就要跟上次,正在这时,我忽然感觉肩膀一凉,好像有谁在拍我的肩膀。我惊慌地回过头,发现原来是阿天,他小声说道:“这些药怎么办?说句难听的,你要是晚点回来,这些药卖了出去,可又是毒害了不少人。”

我想想也是,就小声说道:“鬼遮眼,千万别让我被发现了。”余沟池血。

“好,现在快去,就一分钟。”

阿天快速说了一句,我连忙就冲向药店,那售货员正在药店仓库里塞孩子天使。因为时间紧急,我慌乱劈出一刀,正好砍在她的后脑勺上,将她的脑袋砍成了两半,也来不及砍下来。但这已经足够了,看着售货员躺在血泊里,我连忙就冲向面包车,从窗户里跳了进去。因为司机一分钟内看不见我,我赶忙就钻进了后车厢,躲在那座位后面。

面包车缓缓启动了,出了马路之后,速度立即就快了起来。司机嘴里哼着歌,颇为欢快地开着车。

半小时后,面包车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,司机这时候在一个厂房门口停下了,他在窗户外面挥挥手,厂房门立即就被打开了,随后面包车开进厂房里。

我发现这儿很明亮很大,才刚一进来,我就看见里头放着许多的孩子天使。屋里还有三个人正围绕在一张小桌子旁打牌,司机这时候开门下车,也加入了进去,嘴里不高兴地说道:“靠,我走之后你们立即就开始斗地主了是不是?”

他们笑骂着开始打牌,我就窝在面包车里听情况。打了几局,司机也许输得比较厉害,他将手中的牌往桌上一摔,没好气地说道:“不玩了,一晚上的钱要输进去了。”

“拉倒吧……”司机对面的人说道,“你今晚赚了快五百吧?”

“那还不是因为老子勤劳……”司机没好气地说道,“还说我,你昨天不是赚了八百?”

此时,司机左边的那人叹气道:“还是当老板好啊,你们看老板挣这么多钱。跟他比起来,我们简直就是穷人。”

几个人都连连赞同,我顿时就放心了,从这几段话里我就能听出来,这些人并不是高手。我立即就打开车门走下去,一见到我出来,他们都是楞了一下,随后这四人不由分说,立即就从桌底下抽出了几把钢管砍刀,张牙舞爪地朝我冲来。可这一点用都没有,我拔出慈悲,轻松地砍翻了三人,只留之前的那个司机站着。

在我锋利的慈悲下,钢管和砍刀都是立即被砍成了两半,使得这些人毫无对战的能力。司机简直都是看傻眼了,他手里拿着把钢棍,呆若木鸡地看着我。

我沉声道:“想不想活?想活就跪下!”

司机顿时怕得双膝跪地,连忙跟我磕头求饶。我沉声道:“说,委托你们运货的到底是谁?”

“我不知道啊……”司机吓得脸色苍白,他连忙说道,“我们只知道是个女人,根本不知道她是谁,对了,我手机里有偷拍过她的照片。”

“嗯?快拿来给我看看。”我催促道。

司机连忙就从包里掏手机,趁着这空闲,我冷声说道:“这些货物是你们找销售渠道的?”

“不是不是……”司机连忙说道,“我们就是运货的,运一盒两块钱,渠道是上头自己去说服药店店员的,卖出一盒,分店员十块钱。”

嗯?

一盒孩子天使,成本约莫是五块钱,给司机两元,给店员十元,那也就是说,一盒约莫能拿一百八十三元的利润。

此时我忍不住问道:“那你们一天大概要运出多少盒?”

“偶尔要运到市外去……”司机此时找到了手机,他正在翻着照片,小声说道,“一天大概能卖千盒左右,也不夸张。”

一千盒!?

也就是说,一天就能赚十八万三千的利润?

绝对的暴利。

将那些一次买多盒的顾客来分摊成一次只买一盒的顾客,最多约莫有一千个孩童在吃这样的商品。可是全哈尔滨算上流动人口有一千万,如果做得足够保密……

司机不说,店员销售时为了赚提成也不告诉老板,而举报的人又被秘密杀害,更何况很多孩子还没病发。在一千万人口的地方,还真没人会注意到这一千个孩子。

此时司机连忙将手机递给我,我接过手机看了一眼,却是忍不住眼睛瞪大,心跳也不由得加速,因为手机里的照片,赫然就是我认识的人。

怎么会是她!?

东方艳月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