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八章 不辱东方青云!(四)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又要杀人?

我心中倒是没太多想法,既然要杀便杀吧,反正现在的我已经习惯了。东方艳月的手上拿着把长刀,有点类似于武士刀,但却是以唐刀为轮廓。刀身散发着寒光,那刀锋看着估计不输给我这慈悲的刀锋。刀身上还雕刻着符文,很是华丽好看。她将长刀收起,放进一个古朴的蓝色刀鞘里,微笑道:“好看吗?”

我有些痴迷地看着长刀,认真地点头道:“是好看,把这刀丢到外面去,估计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。”

“这是青云送我的,叫佛陀八千斩……”东方艳月微笑道,“锋利,坚固。但重量很轻,非常适合我使用,这也是我拥有的第一把道器刀。”

我尴尬道:“我第一把道器刀名叫屠鬼血影刀,就是将木刀放在黑狗血里泡一泡,是我师傅忽悠我的玩意儿。那时候师傅还跟我宏观未来,说一个月只要卖出多少把屠鬼血影刀,就能赚多少钱……反正忽悠起人来一套一套的。当然那东西开始的时候还有点销路,最后大家就看透了,摆明没啥用处……”

她噗嗤一笑,说这样的师傅真有趣,随后叫我先帮忙收拾尸体。我们将尸体塞进仓库最里边的一个小房间里,随后还将血液打扫干净。擦洗几次后,仓库里的马桶都被鲜血染红,很难冲干净。而擦地的拖把,我们为了安全起见,将所有擦过血的用具都用火烧掉。

直到仓库里没有血腥味,终于能让人安心。便将钱都藏在仓库里一个隐秘的地方,锁好门后,我们坐上车,东方艳月说她来开,先带我去个地方,我自然说好。反正现在是别人做主导,我只管跟着走就是。

东方艳月带我去的地方,其实就是个破旧的二楼小屋。屋里的墙壁被油烟熏黑,还有许多裂缝。若是碰一下,感觉就要蔓延下去。窗户的边框的木头,已经有些发黑了,屋内只有一盏白炽灯,因为是白天没有开,里面摆着个桌子,上面却是摆满了丰盛的饭菜。

在饭桌旁坐着三个人,是一对中年夫妇,穿着十几年前的款式衣服,还有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。东方艳月招呼我坐下来吃饭,我这才反应过来,原来这些人是东方艳月的家人。

如此看来,东方艳月是要来与他们告别。毕竟自己即将要做一件危险的事情,这时我忽然觉得有些伤感。人家还能和自己的父母见最后一面,我的父母却是痴痴地等不到我回来。

东方艳月跟家人介绍了一下我,她父亲听后,立即笑吟吟地说道:“我知道,是又玉那丫头一直在追求的男人,今天终于是见到了。会喝酒吗?”

我说会喝一点点,此时东方艳月拿起酒瓶,给我倒了一杯酒,又给她父母每人倒了一杯。此时东方艳月的弟弟举起杯子,说自己也要喝,东方艳月戳了一下他的小脑袋,微笑地说道:“你还小,喝果汁不行么?”

小男孩应该是很听姐姐的话,就给自己倒了杯果汁喝。东方艳月先给父母敬酒,随后她一饮而尽,再缓慢地给自己倒上,轻声道:“爸爸,妈妈,我昨天梦见青云了。这样说来也怪,其实我每一天都会梦见他,但只有昨晚不一样。以往每次的梦里,都是他在对我耍酷任性,昨天我却梦见他很温柔地与我说,想我和他在一起。”

东方艳月的父亲微微点头,他微笑道:“实际上你们早已经在一起,当人死后,并不会隐藏在墓碑里哭泣哀嚎,而是会化为一律温柔的风,陪伴在自己最爱的人身边。每当有微风吹起,实际上你就能知道,那是青云在守护你。”

“我就是这么想的,所以每天都过得很开心。你们想必也是这么想的,所以这时候很平静。其实别考虑太多,就当女儿嫁出去了,其实最后还是会在一起的。”东方艳月笑道。

他父母都是点点头。

“爸爸,妈妈,等我出事之后,他们恐怕会对你们不利……”东方艳月抚摸着酒杯,她轻声说道,“也许会折磨你们,会逼迫你们,会杀害你们……不对,按照元门的性格,不会随便杀掉你们,估计会进行无休止地折磨。”

她的母亲忽然笑了:“这有什么关系呢?我和你爸爸什么都见识过,那时候东方家还在没落,没有青云横空出世,我们又是旁支。若是没点能耐,根本就存活不下去,只能沦为下人,已经算是什么苦头都吃过。只是可惜了你的弟弟,老师原本说他成绩不错,人也听话,想送他去市里最好的初中读书。”

东方艳月顿时笑了,她问道:“小豆,在学校里有很认真学习是吗?”

小名为小豆的男孩用力点点头,他认真地说道:“我要成为青云哥那样厉害的人。”

“孩子从小就喜欢青云……”东方艳月的父亲笑道,“那时候我们在东方家的地位如同下人,后来也多亏青云,情况才慢慢好转。因为是旁支,得不到好的发展,而青云知道艳月喜欢耍刀,就去弄来许多刀法,亲自教她用刀。而我家儿子喜欢读书,他就耐心地教他读书,说来也怪,那男人几乎找不到缺点。”

小豆捂着嘴笑了起来,乐悠悠地说道:“当然有缺点,他的缺点就是姐姐呀。”

人们顿时都笑了,东方艳月敲了一下小豆的脑袋,娇嗔着说他太顽皮,小豆则是开心地笑了。东方艳月的母亲微笑了一下,她轻声道:“我们家欠他的,这辈子也还不清。若是能还掉一些,也算是满足心愿。艳月,记得你手里那把刀么?佛陀八千斩,是他与一位高僧求了三天三夜,最终用一个大人情换来的。当你握着这把刀时,有些事情要铭记在心。”

东方艳月点头道:“记住了。”

“嗯……”她父亲抱住了妻子的肩膀,微笑道,“我们的衣服老土不?当初我和你妈妈结婚,穿的就是这套衣服。那时候穷,婚纱也买不起。”

“不老土,爸爸妈妈最好看了。”小豆嬉笑着说了一句,有这开心果的话语,一家人都是露出温柔的笑容。

东方艳月点点头,她轻声道:“是最好看,我会一辈子记在心里。”

忽然间,她出刀。

我几乎什么都没看清楚,只见一阵刀光闪过,那刀光似乎来自于四面八方,犹如一道幻影,明明就像虚幻,但却是真实存在。

下一刻,什么事都没有发生。

东方艳月家人还是满面笑容,但那笑容仿佛是凝固了。直到他们的脖子流出一丝鲜血,我才明白事情已经超出了我的预计。余肠司扛。

东方青云站起身,轻轻地将三个头颅取下放在桌上,鲜血染红了桌面,没人能料想到三个头颅到底还是如此和睦温柔,只是眼睛已经闭上了。

东方艳月对着家人的头颅下跪叩首,她红了眼睛,轻声呢喃道:“艳月向你们起誓,不辱东方青云。”

我没说话,只是将沾染上了鲜血的筷子放在桌上,也对着死者鞠躬。在我的心中,却是有一个想法,油然而生。

那男人天下无双的时候,她是这般平凡。而当那男人如普通的尸骨一般平凡,她是这样天下无双。

当东方青云以为自己打造出了一个小白女友而洋洋自得时,却不知道是有个女人为了他,宁愿装十几年的傻子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