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 不辱东方青云!(五)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与东方艳月提出过,是否要处理一下她家人的尸体,她却摇头说不用,现在要急着办事,没时间处理这些尸体。

既然人家都说不需要,那我也就算了。毕竟她才是最伤心的。如果有可能,谁会愿意让自己的家人们无法入土为安呢?

我能明白东方艳月为什么要杀人,一方面是害怕家人以后受到折磨,而另一个方面……估计是不想家人被当做人质。

她带着我回到厂房,与我一起将钱放在一个办公室的桌上,认真说道:“到时候我会在这里与那些人谈事情,你有几件事情要注意,千万别忘记或到时候做错。”

我连忙说道:“成,你只管提。”

东方艳月带我走出办公室的门,这里的是个防盗门。东方艳月轻声道:“等大家都进入门后,因为担心隔墙有耳,到时候肯定会关门。当关门之后,可能会有鬼奴留在外面,我会给你个顶级避鬼符,半小时内,那些鬼魂会看不见你周围半米的情况。”

我疑惑道:“你是要我杀掉鬼奴。以免它们通风报信或者开门?”

东方艳月点头道:“对,这门可以从外面反锁,能锁十个锁,绝对撞不开打不烂。你到时候擦上牛眼泪,用这把刀杀掉外面的鬼奴,刀已经被我解除认主,你拿去认主吧。”

她忽然将佛陀八千斩交给我,我连忙就接了过来。东方艳月又在脖子上摸了一把,随后取下一条红绳,上面挂着个黄金钥匙。她也放在我手上,轻声道:“这两样东西。就当做是你的报酬了。”

“报酬?”

我惊讶地看着手中的佛陀八千斩,这东西要送给我?

若是……将李唐朝给我的刀锋装在这把佛陀八千斩上,那简直就是……

我又摇摇头,这样不好,恐怕会糟蹋一把名贵宝刀。虽然刀锋以后会很强大,可没必要拿佛陀八千斩当刀身,太浪费了。

我小声道:“我能把这刀送人么?”

“送个有缘人吧……”东方艳月笑道,“最好送个跟他性格差不多的人,也不算辱没了这把刀。”

我又看向黄金钥匙。不明白东方艳月给我这东西是什么意思,莫非是要我丢到黄金店里去卖钱么?

东方艳月看着我疑惑的样子,她笑道:“以后……若是青云回来了,你这东西能用得到。若是他没回来,就留个念想吧。”

东方青云会回来?

这段话说得我半懂不懂,但我还是认真地将钥匙收起来。东方艳月又指着办公室天花板的一个角落,那儿挺脏的,就只有一些灰尘。而她认真道:“那里被我藏了一个微型监控,你到时候能在保安室里看见我们的情况,也能听见我们的声音。而你要做的事情就一件,那就是将门给堵死。我不害怕他们跳窗,你去看看窗户外面是什么。”

我好奇地走到窗户边,发现外面就是一片空地,啥也没有。此时我下意识要打开窗户看看底下。却发现这窗户怎么都打不开。

“没用的……”东方艳月微笑道,“窗户已经被彻底钉死,是用一百个钉子钉死的,根本踹不开打不开,这里的墙壁还被我偷偷地重新装修过一遍,里面有大量钢板。而这玻璃也不可能打碎,因为是加厚的钢化玻璃。”

我深吸一口气,问东方艳月接下来该怎么办,她说不用想太多,只要到时候我按照计划照办就行,随后让我去保安室里待着。这儿的保安室在二楼内的一个小房间,很隐蔽。

我顺从地来到保安室,里面有一台电脑,上面有八个监控画面,其中一个就是楼下办公室的情况。东方艳月帮我把门关上,我想再说些什么,可看她脸色平静,最终什么都没说出口。

就给人家一些时间回忆吧。

我坐在椅子上,静静地看着监控,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,之前打扫仓库用了太多的时间。我现在能明白东方艳月为什么跟我要五百万,她肯定是将孩子天使的货物款用掉了许多,好拿来装修那个房间。为了不让人怀疑,就让我弄来五百万假装营业款。

可是……装修用得了五百万吗?她将其余的钱弄哪儿去了?

我靠在椅背上,看着手里的佛陀八千斩,但也没打算认主。万一我死了,无非就是让这把刀埋没在这里。

我将黄金钥匙收起来,随后用慈悲的刀锋割破手指,滴了一滴鲜血,落在当初尘埃送我的玉佩上。

带走曹大的那个夜晚时,尘埃与我说过,只要将鲜血滴在玉佩上,她就会出现在我身边,也不知是真是假。

血液慢慢被玉佩吸收,就如同玉佩是个会吃血的怪物。慢慢地,绿色的玉佩竟然被染上了红色,在这房间里,忽然无端刮起一阵阴风。

在我的左手边,凭空出现了一个人影,赫然便是尘埃。她戴着面具,我看不清她的表情,但她的话语却很冷:“我过来一趟,是要用去不少阴气的。想不到在与我对抗过后,你还有脸找我帮忙,说吧,遇到什么困难了?”

“别想了,我就是死也不可能找你帮忙……”我冷笑着说了一声,随后将佛陀八千斩丢给尘埃,平静说道,“我不知道天宗的位置,没法亲手送到大师兄手里,你就为你的少主跑腿一次,帮我送给他吧。大师兄喜欢用刀,这我是记着的。”

尘埃抚摸着刀,她扯出刀身一看,随后低声惊呼道:“佛陀八千斩!?这东西……你舍得送?”

“我有个更好的……”我轻声道,“虽然现在还不如佛陀八千斩,但以后总会超越。除了大师兄,我身边也没人喜欢用刀,估计天宗就算对他再好,也不舍得送把太好的刀给他。啧啧,这就是差距,我有被称为最唐朝的刀锋,他却只能用师弟淘汰下来的刀,让他好好努力,别一个不小心被我超过了。”

尘埃摘下面具,此时她脸上带有一丝惊色:“佛陀八千斩,南方佛教十圣刀排行第二。他们将刀分为三佛刀,三魔刀,十圣刀,现在明白这把刀的价值了么?”

我耸了耸肩:“那有怎样?有最唐朝厉害吗?如果是三佛刀或三魔刀,也许我会犹豫一下。”

“那……谢谢你对少主的照顾。”

尘埃收起刀,随后对我微微鞠躬,走到窗户边直接跳下,估计已经走远了。

我靠在椅背上,闭上眼睛,很快就进入了睡眠。等我醒来之后,桌上放着热腾腾的早餐,估计是东方艳月去买来的。我稀里哗啦地吃着早餐,正在吃着,却看见有辆轿车来到厂房门口。

是元门的人?

东方艳月走到了厂房门口将门打开,此时轿车直接开进厂房里,停稳之后,那车门打开了,下来一个很魁梧的男子,看得我心中一惊。

赵洪荒。

那个让我敬畏,却曾经饶过我两条性命的男人,每次看见他,我都觉得身体难免会微微颤抖。

这里的监控应该是听不见声音的,此时东方艳月与他说了几句话,两人朝着办公室那边走去。等他们进入办公室,赵洪荒看见了桌上成堆的钱,他饶有兴致地走过去摸了摸钱,平静道:“果然是大生意。”

东方艳月笑道:“不然你以为上头为什么这么重视?”

赵洪荒嗯了一声,正在这时,他抬起头,正好看着监控画面,露出了狐疑之色:“那角落不对劲。”

我顿时觉得后背一凉。余狂肝技。

糟糕,以赵洪荒的本事,真有可能会发现我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